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情感故事 > 亲情故事 > 正文
那个拉黄包车的人

  阿玲是城里一个富地主的小女儿地主从小就把她视为掌上明珠她却也不似其他富贵小姐那般娇气可却又十分骄傲。她生得俊俏、圆润饱满。还曾出国学习总爱穿一袭旗袍跳着西方交际舞。

  她这天正赶着去舞厅跳舞匆匆拦下黄包车赶往舞厅。这是阿玲第一次见到德福德福拉着黄包车站立在阿玲跟前黑旧的头巾包着德福的头黑黝黝的脸配着深深凹陷的眼珠子实在是恐怖得紧阿玲被吓了一跳第一次看见这么邋遢长相可怕的车夫她踌躇了会儿可又赶着时间就上了车。一路上德福都在找话茬儿一会唠叨“小姐大晚上的出门可千万得小心最近这一片儿可不太安宁。”一会又唠起了自己的辛苦“唉你可不知道啊干俺们这一行的最是辛苦了白天晚上的都不能休息一会”说完还会冲着阿玲憨厚地笑。阿玲心里只觉这车夫也忒烦了皱了皱细长的柳叶眉说“你这车夫也忒招人烦了话真多。”德福不好意思地笑了目光闪避的左右瞎看阿玲提醒着他“看着点路出了什么事儿你可担待不起。”

  到了舞厅阿玲把包里的几张大钞给了德福德福慌忙拒绝说“多了多了”阿玲觉得好笑在这样的社会他竟然没有染上贪小便宜的坏毛病。阿玲不耐烦地把钱扔到了黄包车上“这人怎么磨磨唧唧的有钱还不要忒傻了。”说完转身进了灯红酒绿的舞厅。

  第二天阿玲再次从宅院出发去舞厅时就看见德福蹲在自家街边旁边跟着他那破旧的黄包车阿玲诧异心想这是盯上她这有钱的主了正要往返方向走时德福赶忙叫住了她“小姐还要去舞厅么俺载你啊”阿玲不屑的嘲讽他“你这是盯着我打算多要点钱啊你这心眼可真坏透了小心我告诉爹爹让人没收了你的车。”德福不好意思的搔搔头说“哎呀误会啊误会呀俺这是打算多载载你昨个你给的钱多了今儿以后载你就不收钱了直到把俺把债还清。”阿玲仔细的打量了德福见他老实本分也就相信了他说的话。

  之后阿玲每次来回舞厅都是德福接送德福总爱唠嗑几句久而久之便开始熟络在德福眼里阿玲是很美的穿着素色的旗袍领口和扣子上有小巧的雕花裙长及脚踝走起路来优雅小心配上她俊俏的脸庞优雅而又有灵气。朴实的德福第一次感受到了心跳加快的感觉他心眼实在喜欢就直接表达出来阿玲知道他的心思时起先一愣然后嘿嘿地笑了出来说“你这骨瘦的身材如何能给我保护啊”阿玲用手绢温柔地拍拍德福衣上的尘继续说“你唉总是马虎我可不能照顾你你还是另寻别家俊姑娘吧。”

  德福被阿玲点出缺点后臊红了脸只能呵呵地傻笑阿玲见他这样子还当真有几分可爱扑哧地也笑了德福的心意虽然被拒绝了但他依旧每天接送阿玲给阿玲扫家门前的地偷偷地看着阿玲跳舞每天在阿玲身边徘徊。他希望能尽自己所能为阿玲做些事。

  一天晚上阿玲从舞厅出来德福还没到她百般无聊的站在花圃旁赏花突然几个高大的小混混直接将阿玲绑走阿玲挣扎着呜呜地大声叫唤德福当好到达舞厅看到这一幕急了立刻冲上前在其中一个男子的腹部打了一拳其他人见状直接向德福扑去很快就钳住了德福德福奋力挣扎未果只能暂时拖制住小混混让阿玲先跑阿玲吓坏了慌忙地跑去警卫值班室叫了警卫去就德福好在警卫即使赶到德福受的伤并不严重可阿玲却被吓得不轻她小声地抽泣小声地用细腻的声音说“可算没事了你下次可得当心点儿万不能如此鲁莽地冲上前。”德福还是笑笑用宠溺的眼神看着阿玲道“为了你俺啥也不怕。”阿玲感动坏了心里被德福的努力暖化了然后羞着脸对德福说“咱两一起过日子吧。”

  德福和阿玲就这样在了一起了过着平淡的生活阿玲自小挥霍惯了和德福在一起竟也慢慢地学会节俭。德福也会去学习一些小浪漫给阿玲惊喜例如前一段刚去和学堂先生学了一句诗“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虽然德福读起来十分别扭但足以看出他认真背诵的阿玲听完扑哧地笑了说“先生教你肯定累坏了。”德福红了脸“先生说‘朽木不可雕也’俺问他什么意思他看了俺好久然后说‘罢了罢了’”阿玲听着然后那双眼睛弯得想天边皎洁的明月似的。

  平淡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社会上逐渐出现了仗势欺人的主儿德福的黄包车总是被强然后拿去卖个价钱德福也不敢与他们争论渐渐地德福赚的钱已经不能养活他自己了阿玲开始支助德福德福拿过阿玲手中的钱低头不敢看阿玲但他向阿玲承诺“俺以后会有钱的定不会让你委屈过日子。”阿玲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地笑着她定不知那一刻的她笑得有多幸福。

  靠着阿玲的钱德福勉强地生活着阿玲不忍看到德福如此辛苦便当掉了自己名贵的首饰给了德福一大笔钱德福起初用了这笔钱开了一个小商铺租铺子的商家要的租金越来越多德福只好退了租几经周转后也未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以前和德福一起拉车的哥们儿就带着德福去了赌场喜滋滋地说“这儿才是赚钱的好地方。”刚开始德福竟也赢了不少钱这些钱可是他以前要拉上数百位客人赚得的钱如今竟然这么轻松的拿到了德福窃喜地想着今晚可以给阿玲买烙饼吃了。

  自那之后德福开始进出赌场起初还得了不少钱可越赌输得越惨阿玲给的钱也用完了德福开始欠债每天找他的债主越来越多后来甚至连阿玲也找不见德福了。阿玲在德福离开的前几个月里几乎天天以泪洗面而后情绪开始平复曾尝试着去寻找德福可德福就像从未来过这世上一般。

  又是多年阿玲早已为人妻为人母依旧穿着素雅的旗袍眉宇间依旧温柔她在夜里常会看着她一直戴在脖子上的项链那是一个叫德福的男子欠债为她去买的项链而在将项链交给她的第二天那个男子却因为欠了大笔的债而自己了结了生命。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