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四卷 迷失故国 第四十一章 冯贱人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前是个巨大的洼地,跟个大盆子似的,里面全是蛇,着一个蛋一个蛋的:有的蛇头呈三角形,有的呈倒三角形;有的尾巴粗短如铲,有的细长如绳;有的颜色斑爛鲜艳,有的看上去就一堆泥土狗屎;有红有绿有带圈的带环的顶冠的长毛的有毒的没毒的长的短的……那真是鳞光闪闪,腥涎阵阵,红信吞吐,S曲线哪!

  这些蛇花里胡哨,品种齐全、式样繁多,要是被蛇类研究专家看了,估计得乐屁颠屁颠的!可是哥哥我哪,却眼泪哗哗的——突然掉进密室没什么可抱怨的,值得抱怨的是这个鬼地方竟然是蛇窟!天啦,难道咱老俞人品就这么差?还是上辈子没积德问候过蛇神的妈?!

  回顾身周,立身之地是一处黑色高台,孙威正笑嘻嘻地看着我,公主则神色肃穆,一言不发。顾不得说话,四顾找路。靠!才穿过一道石碑就进了两重天地,还是外面的空间好啊,有金银财宝,还有小蓝精灵等着我去扁哪!

  转了一圈,心凉半截,这个黑色的高台是圆形,大约十几平米,位于蛇盆之中,四周黑漆漆的只见蛇头攒动,就象蛇海中的孤岛一样,根本就没有退路。想想自己似乎是从上面掉下来的,立刻抬头上看,顶上同样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老俞,你看出什么来没?”

  “当然看出来了!”我随口蒙他:“这个地方,叫做万蛇池。始建于公元一千六百年多前——哎,你还别跟我抬杠蛇的寿命有没有那么长。哥哥我也没给它们掐万年历——它们孙生子子又生孙,虽然不晓得计划生育,但住房面积狭窄,又忍饥挨饿,生活条件不好,‘蛇口’数量也没有暴涨,因此克服重重困难。一代一代传承至今……”

  “别瞎掰了,留神公主抽你!”

  “她抽我干嘛,我又没招她!哎,我说,你们进这地方怎么不打个招呼,看刚才把我急地!”

  “我是公主推进来的。她是自己走进来地!”孙威简单地说道。“对了,刚才我看你骂骂咧咧,骂谁哪?孟迈呢?”

  “我就骂他呢!靠!我是让他砸进来的!”我也不怕丢脸,把刚才的事情说了,把孙威乐得直蹦。

  扯了几句,我去看公主,她老人家自打在上面看到石碑,就一直怪怪的,此刻又站在高台边上发呆,真怀疑她神经突然出现有问题。打算跳蛇盆里自杀。

  “公主!公主!”喊了两声。她仿佛没听见一样,我想了想。伸手入怀。把那柄黑拂尘摸了出来,在她面前晃了晃。

  公主回眸看了我一眼。流露出憎恶的神情。

  “公主,这个东西是不是那个拓跋流云的?”

  公主似乎很不愿意提这个人的名字,迟疑了一下,才冷冷地点点头:“这是他随身武器之一。”

  “他是不是也用剑?”

  公主一怔:“你怎么知道!”

  我把在上面潜龙入渊处看到地图描述一翻,公主沉思一下,眼神有些恍惚。半晌,她冷笑一声:“他对那贱人倒情深义重,居然用‘金龙登天’和‘玉带环腰’来护她!”

  “那个青衣人像真的是拓跋流云?”我好奇地问。“哪儿又冒出个贱人?”

  公主叹了一口气,在包里拿出一张符纸,迎风一抖,符火自燃。她随手将符抛在地上,就见我们脚下迅速烧起一道火线,跟点着导火索似的,火头迅速窜了出去。

  火线蜿蜒,很快,脚下石台之上出现一个火的图案。这图案我认识,正是放大了的清净神煞符。随着火符的完整现身,蛇窟顶部正东方,突然“篷”地迸出一团火焰,紧接着,正南、正西、正北也顺时针依次亮了起来,然后是东北、西北、西南、东南地逆时针方向也有火燃起,火焰四壁游走,也就两三秒的时间,蛇窟光线大亮,在四壁的山岩上,纵横曲折,呈现无数的火焰道符。

  在我们正对的方向,几十米外出现另一个石台,两个石台正是太极图黑白双眼的位置。

  那个石台呈灰白色,台上有一张腰形玉床,轻纱低垂,明珠点缀,在火光的映照下,床上隐隐约约躺着一人。此人侧卧着,背对着我们的方向,腰肢纤细,臀部浑圆,曲线惊人。

  “这就是那个贱人?”

  公主淡淡地说:“这贱人是逆贼冯跋的女儿。!”

  “冯贱人?不也是当初害你的五人之一吗?”记得她说过,那五个人是拓跋流云、她地侍女还有冯跋及其妻女。

  公主轻轻“嗯”了一声!

  我皱起眉头,突然冒出个冯贱人,把我先前地推论全部打翻了。初时还以为既然发现段冷的血尸,那么根据狮凤雕刻推断,下面应该是公主地尸体才对!咳,其实倒也没错地太离谱,这不真的出现一具女尸嘛!虽然不是我们这位公主慕容绝色,但冯贱人,好歹也算是个北燕公主啊!

  “公主,你刚才说什么?拓跋流云布下‘金龙登天’和‘玉带环腰’来保护冯贱人?”

  公主点点头。

  金龙登天和玉带环腰是两种地局,金龙是山脉,玉带是水脉,前者本指穴地前有上天梯形砂,望之如拾阶而上,后者指有水护穴,如风吹罗带。在这座地宫风水中,金龙登天和玉带环腰又被实化了。以蛇为龙,即有巨蛇水怪,又有双头石蛇盘柱,还出来一个蛇窟,简直龙气十足。从最上面地水潭一直到蛇窟,地宫一层比一层低,如梯升阶抬,意为登天。此外上面还有潜龙入渊,化为玉带护穴。

  据我分析。公主被害之时不惜两败俱伤布下血拘魂,拓跋流云虽非庸手。却也无法可解,因此只得想出一些办法来抵挡,这地宫说不定便是他特意为冯贱人建造的保险箱。就算破不了血拘魂,也希望以煞挡煞,让其报复不是那么凶残狠厉。

  咦,我们先前还猜拓跋流云暗恋公主不成,因爱生恨。所以残害她和段冷,可是现在看来,他对冯贱人真不错,嘿嘿,搞不好还有奸情!

  “公主,这冯贱人和拓跋流云是什么关系?”

  公主苦笑一下:“这贱人是拓跋流云地表妹。是段冷将军的师妹!”

  我摸摸头,似乎辈份有点乱,他们

  代关系不像咱们现代这么简单清晰,我也懒得追纠。不是也涉及什么四角恋爱醋海生波地,反正问了公主也不会回答,就别自讨没趣了。

  “公主,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我要她!”公主向前一指,说。

  我目测了一下距离,两个石台大约距离五十米左右,中间蛇头济济。我是蹦不过去啊!“呃——这个没办法!我没长翅膀!”

  公主凝视着我:“让她自己走过来!”

  “啊?这不太好吧!”我有意见。“公主,您得有这个认识。我们三个每人只有一条小命。离那些危险品越远越好——这具尸体可不是什么好相与!您老人家不就是想出气吗?我建议咱想法子把那死倒儿五雷轰顶、千烧万炼,您看怎么样?”

  公主眼里带了一抹讽刺:“你胆子可真小!”

  “我那不叫胆小。叫谨慎,是不威子?”

  “就是就是,我也不赞成冒险!”

  公主手一摊:“可是清净神煞符燃起,逃跑已经晚了呀!”

  孙威捅捅我:“老俞,对面那个美女在动哪!”

  我向对面望去,不知何时,本来背对我们的冯贱人,竟然变成面对我们,只是轻纱朦胧,看不清相貌。窟中的蛇不知受到什么打扰,突然骚动起来。

  我心里打了个突,就知道把尸体处理得这么美观漂亮,绝对不简单,和孙威面面相觑,同时苦笑摇头。

  公主的眼睛里有了一丝笑意。

  自从进入地宫以来,她神色一直郁郁不欢,这还是第一次有点开颜呢。我忽然有点心疼的感觉,唉,公主也够可怜了,只要她开心,只要她喜欢,随便她想做什么就做吧!

  这时,对面台上的冯贱人已欠身而起,她倦倦地伸个懒腰,一只手支在床上,另一只手轻轻地掠了掠头发,然后耳边传来清脆的钗环碰撞声,就如美人春睡初起,说不出地娇慵诱惑。

  “老俞,你确定她真的是死人?还是一千六百多年的死人?”孙威张大眼睛,忍不住问。

  “当然,你有点出息好不好,不过是一具艳尸而已,再艳也是尸!”

  “那不是普通的尸体。”公主凝重地说:“想不到为了逃脱血拘魂的追杀,拓跋恶贼竟然在这贱人死后,将她的灵魂直接封在原体内,不让其坠入轮回,你看,这尸体到现在栩栩如生,行动如常,就是因为生机虽断,灵魂却没有离体地缘故。”她冷冷地说:“拓跋流云以为这样就能保护她了,真是可笑。”

  此时,冯贱人已经坐了起来,左顾右盼了一会儿,慢条斯理地撩开轻纱床帐,试探着把腿伸下床站了起来。她面容姣好,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穿着鲜红的裙子,同色的绣花鞋上用墨线绣着花朵,初时动作有点僵硬,可能是躺太久的缘故,但在石台上活动了一会儿,便利落多了。

  我不禁摇头叹息,这么漂亮一大姑娘,当初咋就那么狠毒,参与残害公主和段冷呢!害了别人自己又落什么好了?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么年轻就夭折了,也没比公主她们多活几年嘛?再说了,公主魂魄虽然被封在燕山下受苦,她也没舒服了,灵魂不一样被封在地底下动弹不得嘛!时间也一点没比公主的短!真是的,害人图什么啊,就落个当时乐呵?

  公主慢慢地拔出龙颜短剑,在自己的左臂上轻轻一划,顿时渗出一串血珠。

  孙威大惊:“你干嘛!借来的东西,不要随便损坏。”

  公主“哼”了一声,右手中指蘸了臂血,望空一弹,化为一片血影向对台飞去。

  闻到血腥气,冯贱人的脑袋倏地转了过来,直勾勾地盯着我们。

  公主又连续蘸血弹了数指,冯贱人一步一步向我们走来,几步就跨到台沿,然后“噗嗵”掉了下去。

  她所在的高台,距离蛇窟地面大约四米多高。我兴灾乐祸地想,照这么直愣愣地走下来,还不跌折腿啊!往下一看,冯贱人砸在蛇堆里,跌了个四脚朝天,随即有无数地蛇爬到她地身上,正怀疑会不会就这么被蛇吃了,没过一两秒,她直着弹了起来,肩上头上直往下掉蛇,嘴里还咬着两条蛇尾巴,顺着嘴角往下流液体,她摆摆头,继续一步一步踏着蛇向我们这里走来。

  趁这机会,公主迅速在地上按奇门九宫摆了八面小旗,自己往旗中间一坐,又拿出一张符纸,撕成人形,摆在死门位置,然后她右手持剑横膝,左手捏诀,说道:“那贱人虽然已死,可是灵魂尚在,我要摄其魂魄,将我所受百倍千倍与之,你们二人替我护法!”然后眼帘轻阖,口中念念有词,八面小旗和纸人,倏地立了起来。

  唉,反正不遂了公主的意,这事就总也完不了,我也不与之争辩了,直接准备开打。先前那枝紫电追龙枪杆被扔在密室里,我现在赤手空拳,无奈之下,把那只五厘米地迷你瑞士军刀又掏出来了,虽然刃短,但抽冷子给丫一刀估计也挺疼。

  “老俞,守住台子,不能让她冲上来阵地战!”孙威说,掏出电棍埋伏在台边。

  正做着准备,冯贱人已来到我们地台下,也不见做势,身子倏地拔高数米,正与孙威打个对脸。孙威“呀”地一声,电棍就捅过去了。冯贱人却不怕电,嘴一张,咬住电棍,“喀嚓”就咬碎了,嚼了两口,大概觉得不太好吃,又吐了出来!

  孙威倏地缩回头来,我冲上去,对着那张美人脸就是一刀,“噗”地从腮帮子捅进去了。冯贱人神色狰狞,“喀”地抓往我手腕,向蛇窟甩去。

  我急忙左手扣住高台边沿,大叫:“威子,她骚扰我!”

  “老俞,闭住呼吸!”孙威把防狼喷雾器又祭出来了,对着冯贱人连连喷了数下,喷雾器里却什么都没出来。

  “靠!上次打蛇全用了!”他一把将喷雾器塞冯贱人嘴里。

  我差点让他气死。眼见冯贱人白咔咔的脸,吐掉喷雾器张嘴向我颈上咬来,着急之下,“啐”地吐她一脸唾沫。她嗷地一声大叫,“咕咚”栽了下去。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