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四卷 迷失故国 第三十一章 鎏金匣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我一听,也比较好奇,便跳上去一看,果然如此,蛇喉里黑洞洞的,还有微微的凉风,这证明石蛇体内是掏空的。分明是一条通道。

  光溜溜的蛇喉盘旋向下,很像回旋式滑道,我心里直低谷,这谁敢进哪。玩过滑梯的都知道,这玩意滑下去容易,上来难,尤其像这样角度极窄又一圈一圈的,如果没有辅助工具,基本上只要下去,就别想上来。

  如果这个大嘴蛇头下面是通道。那另一个是什么呢?我纵身一跃,跳过去,这只蛇头看上去没什么特殊,抿着樱桃“小”嘴,一条细长的信子在口里弹出,如果可能会有什么问题。应该出在蛇信上。

  我趴下去用手电照着蛇信,黑色材质,又细又长,前端分叉,向上扬着,与蛇吻相连处不过半尺,年深日久被灰泥封死,也看不出有没有缝隙,不过如果蛇信与头部是一体雕刻的。舌根那半尺相连绝对支撑不住整条蛇信的重量。

  我从蛇头跳到蛇信上,又蹦了几下,蛇信禁不住这么折腾,突然向下一沉,出其不意。我差点被闪了下去。倒!又把什么机关扳开了这是?只听孙威“哇:的一声大叫:“发财了发财了!老俞快来看!咱们发财了!”声音沉闷却充满狂热。

  “啥!咱们‘又’发财了?”我骑在蛇信上。不太热切。有了长白山和湘西的两个宝藏只许看不许拿的经历。我对发横财早已经死心,那些东西,再价值连城,对我来说也不如手边挺括括的人民币有用。

  一回头。找不见孙威:“威子你在哪儿呢?”游牧之神手打。

  “肚子!蛇肚子!”孙威的声音从石蛇内部传来。“这下面是间石室,你快进来。”

  蛇腹石室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微一犹豫。虽然担心进得去出不来,不过反正在外面一样没路可走。还不如下去看看。于是又跳回先一个蛇头。顺着喉咙滑了下去。

  到没像我想象的那样一滑到底,在蛇腹外侧,凿有一排半尺左右的小阶。类似旋转楼梯,上下虽然不特别方便,倒也不会出不来。我在蛇腹中大约之转了三四个圈子,就到头了,又是两扇石门左右打开,没等进门便看到金碧辉煌,晃得我闭着眼睛适应了半天,才能睁开。

  这个房间大约有二百多平方米,屋子从地面到墙壁、房顶。全是用金砖或银箔覆盖着,壁上镶着珠子,在手电的照明下,反射着璀璨的光芒,整个房间显得金雕玉砌,富丽堂皇。除了大量的金银珠宝,屋子里还陈列着各式各样的青铜器、玉器、金器、瓷器、漆器……

  孙威坐在地上。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眼睛都不够用了。

  我也眼花缭乱,看了般天,才想其一个词“金银铺地”,这在过去是迎接至高无上的佛祖光临才有的待遇。

  哇靠!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居然有这么高的规格!

  石室正中,放着一座很大的白玉床,四柱上雕着雄师,帐幔如丝如锦,累累低垂,将里面遮盖的严严密密,什么也看不见。

  这床上会是什么呢?最大的可能,会是一具尸体或者骸骨。看床柱雕刻的狮子,男尸的可能行比较大。我实在压抑不住好奇心,(重生之官路商途)走上前去,将长子撩开一角,顺手又在指端捻了捻,料子柔韧异常。绝非普通丝帛,有灿灿的金属光芒。想起古代有一种工艺,能把黄金抽成极细的丝织进布料的,估计就是这玩意。这个时候无暇细究,把帐子掀了起来。

  令人失望的是,帐子里面的玉床之上,却只放着一枝银枪和一副堆叠整齐的甲胄。

  银枪的枪缨已朽怀了,枪身过丈,镂有火焰浅纹,鸡蛋般粗细,一条金线盘枪身螺旋向上。应该是增加摩擦防止手滑的。枪头如蛇,一尺多长。锋锐处是深褐色,虽然年深日久,仍可感觉到枪上带有凛冽的杀意。我拾起来抖个枪花,感觉很沉,没把子力气休想舞得动它。

  银盔放在铠甲上面。头盔后部有护颈的“顿项”,我拿起来看看,沉甸甸。又拎起银甲。入手分量着实不轻。铠甲式样比较繁琐,护肩护膝俱全。身甲长约及臀,胸前与背后各有金属圆护,虽然蒙尘。但仍可看出从前打磨的极为光亮。盔甲下还压着一条银腰带,上面纹路清晰,镶嵌着进给的银质饰品,带扣完好。

  我抓抓头,记得小时候曾经在小人书上看过不少中国古代盔甲。这种铠甲式样应该叫做明光铠,因为那两个圆护和镜子似的,在战场上会反射阳光扰乱敌将视线,故名。是两晋和北朝时期将士常用的。这是哪位古代将军的遗物?看盔甲和枪的重量,绝对是一位猛将!想起这副装备陪主人纵横沙场,一时有些心动神驰。

  自从掉进潭底,我一直觉得云里雾里,新闻五要素(何时、何地、何人、何事、何故),可以说一个也没搞清楚。现在看到这副盔甲,貌似可以把时间确定在两晋南北朝时期了。就算不对,也差不了上下一千年,嘿嘿。

  从“断弓杀”掉到潭底,从潭底石台到地下通道,从地下通道进到石室,从石室蛇雕腹部进了这个房间,里三层外三层,一环套一环,怎么跟八重宝函似的!游 牧之 神手 打。

  想到八重宝函,我心里一亮,这不就是个放大的八重宝函嘛!只不过外面的包装,不是直观上的盒子而已。

  八重宝函层层相套,是古代用来盛放舍利等极为贵重之物的,可是这一层,只有这副甲胄,就算穿着它的主人生前功高彪柄,也不应该用放大版八重宝函保护,难道这屋子里面还有其它秘密?

  孙威爬起来抱住一个两耳三足的青铜锭鼎乐得合不拢嘴。抱了半天没抱动,恋恋不舍的放下。又去拿一个兽纽青铜镜。接着又相中一个淡碧如远天的瓷瓶,然后去抓一个玉壶……

  我鄙视的看看他,这小子。被宝贝晃花了眼睛。最后非落个熊瞎子掰棒子不可!不过……这些东西要是能运出去,得引起多大的轰动啊!

  “威子。捡两件轻便又值钱的东西拿得了,多了咱带不走!”

  “哪个值钱?”孙威头也不回,坐在地上抱着一个鎏金宝箱在那想方设法的撬。

  “这个——这些东西既是宝物又是文物。价值还真是不好判断!”痛下决心,回去非恶补古董知识不可,奶奶的。这么多好东西放到面前眼睛都不识得,我也太逊了!

  “你干嘛呢?”我走过去看他撬箱子。

  “来。帮我把这个弄开!”

  我过来看看,这箱子两尺见方,是纯金雕铸,箱顶铸有一只雄师座像。箱身上面镶慢红宝钿、绿宝钿、翡翠、玛瑙、绿松石等各色宝石。四面箱角镶嵌珍珠宝石花朵。华丽精美。

  箱子被一把金锁锁着,孙威弄了半天都打不开。

  “要不算了吧,外面这些东西就够你拿的,别费那个事了!”

  “我也不是非拿不可,我就是想看看里面是什么!”孙威说:“老俞,你说这里面放的会是什么呢?天地至宝?仙丹妙药?还是九阴真经、葵花宝典这类的?”

  “去你的,这都哪跟哪啊!就算有仙丹妙药,估计也过保质期了!还葵花宝典,真给你你练啊?”话虽如此,但听他这样一说,我也动心了:“你这么开可不行,古代人比较小家子气,放宝贝的盒子都有机关,无知莽夫一打开,立刻喷出毒水、药箭、钢针、飞刀什么的!”对这些歪门邪道,咱虽然尚未亲眼见过,但理论知识还是有的。

  孙威一听,立刻离开箱子好几步,“不错。我一时财迷心窍,都忘了这个茬了!”

  我先想办法把箱子卡住了,然后走到玉床边,拿起银枪,伸过去用枪头别住箱盖上的锁扣,双臂较力开始撬——此实乃破坏之举,不过谁让咱没别的招了呢!

  “一、二、三!”

  只听“喀嚓”一声巨响,简直山摇地动。我一个没站稳。直接就坐地上了。第一念头是箱子里有火药。被我引爆了。抱着头一个就地十八滚,躲到玉床后面,可如果真是炸药爆炸,躲到床后有个屁用。

  孙威惊得一缩脖子,跟着我滚到床后,趴倒地上眨眼睛:“老俞,咋了?把雷招出来了?”

  我一愣:“你说是雷?不是爆炸?”定定神,不错,刚才那一声巨响,确实不是爆炸,除了声势惊人,根本没有爆炸产生的火焰冲击。

  耳听得稀里哗啦之声,室内的宝物坠地的坠地,倒塌的倒塌。孙威“咣咣”给我两拳,咬牙切齿的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这一下让你毁多少东西!”

  我大人大量,没时间跟他一般见识。这是怎么回事?地震了?不对,刚才那确实是雷声,大冬天的打雷预示着什么?似乎有种说法叫什么“雷见雪,人死绝”的,可是那雷——不像是天雷,而是……

  我蓦地跳起来,向石门跑去,踩着蛇腹的石阶。就往上爬。

  孙威急忙跟在我后面:“怎么了?你尾巴让人剁了?”游 牧之神 手 打。

  “威子,搞不好咱们被活埋了!”我语调沉痛的告诉他。那声打雷不是自然产生。根本就是法术招出来的。而且,这已是今天第二次听到。

  第一次,我跟孙威正在密林里对孟盁逼供,初听到巨响还以为是瓦斯爆炸,顺着声音找到“断弓杀”的箭头位置,却发现根本就是法术造成潭水黄泉倒卷,此后我们哥俩就进这里来了。

  现在是第二次听到。听那动静,我心里真的有点恐惧,因为我跟孙威此时深入地下不知多少米,万一那雷再把什么劈倒了。把水潭填上,甚至再把倒卷的水整回来,则此地就是我们二人一猫的葬身之地。

  听我简单一解释,孙威也面如土色,呆了半晌。强打精神开玩笑:“这个地方葬身我看也将就。虽然比不上秦始皇陵,可也比住一只小匣子蹲八宝山强!”

  “那是,说不定过个百八十年,咱还能被养成俩僵尸,那可就威风了!”说着话。我的头已经从蛇口里探出来,因为蛇头正对着外层石门,所以通道内的景象一览无余。

  我们下蛇腹密室之前,这一层的空间,本来是漆黑的,可是现在,不但金光灿烂,还多了两个人!

  我一见之下,立即缩回头去。孙威在下面直拱我,“上去啊!怎么啦!?”

  “嘘!”我制止他,钻到下面,抓起一个青铜爵,掂掂分量,轻重挺趁手,就是它了!抱着再次爬了上去。

  外室,那两个人正在对峙。一个在门内,一个在门外。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