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四卷 迷失故国 第三十章 双头蛇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我不禁有些泄气,走了回来看孙威怎么拿一5.8厘米的瑞士迷你军刀剥蛇皮。

  餐馆杀蛇,一般是先把活蛇敲晕,或者直接剪去头,控净蛇血后,从蛇颈处用力撕下整张蛇皮,剥出来的蛇白中透粉,十分干净好看,而金环蛇、赤炼蛇自尾向头剥离蛇皮比较容易。还有一种杀蛇方法是从蛇颈部用剪刀通到肛门,从肛门以上约两厘米的部位剪掉蛇尾,然后从上而下直接撕下蛇皮即可。

  以上方法皆不使适用我们这条蛇,它太大了,一身鳞甲坚硬异常,要想弄掉它的头往下撕皮,估计得预备特大号铡刀,要有《电锯杀人狂》里那种电锯就更好了。

  孙威并没有在蛇头上打主意,他右手握刀顺着蛇腹部的豁口划下,边划边撕蛇皮,虽然蛇皮坚硬,但瑞士军刀倒也锋利,并非我想象中的困难。

  “老俞,别站那扒眼儿,帮把手,奇怪,蛇死了不挺尸吗?这家伙怎么还盘着?”

  可不,巨蛇死了之后,上半截耷拉在地上,下半截还是盘成大饼状,令人纳闷的是,即使刚才我在它肚子里挖门盗洞的起劲折腾,它疼得翻来滚去,竟然都没有离开原地!

  我顿时来了精神,上去抓住蛇头就往后拽。巨蛇体形实在太大,死沉死沉的,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一点一点把它拽直了,终于传来“哗啦!”一阵异响。游牧之神手打。

  “老俞,快来看!”孙威嚷。

  我急忙过去查看,巨蛇的身下是一个白玉石台,怪不得它总是盘成饼状,原来身体竟然有四分之一被巨链锁着。锁链一共七条,从上到下排列,穿过蛇身。另一端锁在石台上,也不知道巨蛇在这里锁了多久,白玉石台都被它的身体磨出盘状的沟纹,足有尺许深。

  锁蛇的链子粗如儿僻。乌中带紫,一点水锈都没有,也不知道锁在蛇身上多少年了,已然和蛇的身体长在一起,伸手一摸,触手微温。

  “威子,这几条链子说不定老值钱了,似乎是紫金的!”我虽然没见过紫金。但却在书上看到过描述。

  “紫金?”孙威立刻两眼贼亮:“《西游记》老唐的饭碗就是紫金的钵盂,后来还跟佛祖换来不少真经,咱回头把这链子弄回去,也做套锅碗瓢盆用用!”

  他伸手去拽,把链子弄得“哗啦啦”响。

  “要是连你都拽得动,这大家伙早就跑了!”我也拉过一条链。不过却没傻得往出拽,而是用来敲打石台,石台发出“啌啌”的声音。

  这下面是空的!

  把一条大蛇用价值连城的紫金锁在潭底,这件事本身就已经很古怪了,而且下面居然还是空的……真是越来越诡异了!

  在民间传说里,一般保存天地至宝的地方,才会有灵兽守护。古人说,三丈为蟒,七丈成龙,这条破蛇足有十几丈长。就算不是神龙灵兽,但也相当罕见了。

  那么这条蛇是在守护什么?细看之下,那七根紫金链是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钉入石台的,这就不仅是单纯的禁锢,还用了某种镇咒法术。

  我把石台上的土清理了一下,发现东北角的石台已经碎裂,石头的茬口很新,像是刚断不久,来不及深究是什么原因把这个本来挺结实的台子弄裂,急忙扒掉碎石。一股雾气扑面而来,下面显出一个幽暗的洞口。

  “威子!”我叫他。“把电棍给我!”http://hi.baidu.com/游牧之神

  孙威凑过来。在背包里把电棍拿出来,我接过来顺手把“防狼喷雾器”还他。打开照明开关,一道雪亮的强光射向黑洞。

  洞内,是一条青石漫步踏道,每往前移二三十厘米距离,就深一点,一直向下深入,也不知道通向哪里。

  怕里面空气状况不好,我和孙威等了很长时间,估计气流差不多把地道里的雾气吹散了,才小心翼翼的下去,慢慢的向前走。

  地洞里道路泥泞,水痕斑然,潭水无疑是在这里退走了。我边走边拿电筒四处查看,这里不是天然洞穴,而是人工建造的,踏道、穹顶和墙壁是一种黑色的石质,在墙壁上还有白色石料镶嵌的花纹。一侧的墙壁下建有排水口,想来修筑者也预防会有水流进来,因此一早做了打算。

  往前走了大约一千多米,路到尽头,出现两扇白玉石门,石门上雕刻着古朴的浮雕,上部是一只凤鸟,翼张羽舒,甚是华丽高贵,下部是一头雄狮,鬃毛皆乍,神态威猛,只是凤狮都是在背景的火焰云纹中,也不知道象征着什么意思。

  我试着推了推,非常沉重,孙威也上来帮忙,哥俩拼命往前顶,累得差点吐血,那门也纹丝未动。然后我们又试着往外拉,想方设法拽了半天,仍然没有动静。

  “靠!赶上铜须门了!”孙威累得靠在门上直喘气。“要是咱有炸药就好了!”

  难道这门是封死的?

  我对着门左看右看,两侧石壁上方,各有一个突出的平台,一尺半见方,上面放着一对人俑,应该是用来安置火把巨烛之类照明设备的。

  我后退两步,腾身而起,左手搭住平台,引体向上,仔细观看。那人俑灯奴有一尺多高,青铜跪像,衣纹式样朴拙,面目栩栩如生,头顶开洞,火把或者牛油巨烛可以放置其中。

  这青铜灯奴要是商周时期的可就太值钱了——不过凭我这点历史和文物鉴赏知识,哪里能凭灯奴的衣纹、铸造技术等等认得出来这是商周还是春秋战国的,知道是青铜器就不错了!

  忍不住伸手去摸,想拿过来仔细看看,一扳,没动,再扳一下,还没动。不会吧?就算是青铜的吧,我也不至于拿不动啊!难道下面锈死了?

  我手臂较力,抓着灯奴左摇右晃,想把它扳活动了拿下去给孙威长长眼。顺时针拧几下,不动,又逆时针拧,灯奴微微一动,有门!我加把劲继续拧,灯奴缓缓的转动,竟然和拧螺丝一样,慢慢向下沉去。

  啊哟,情况不对,这不是什么机关埋伏吧?这地方一直在水面下,虽然密封着,但也潮湿的很,机关居然还能使用,实在有些不可思议。刚想喊孙威小心,便听“喀啦,咕咚”两声,然后孙威在下面喊:“死老俞你干啥呢!他妈的差点摔死我!”游牧 之神 手 打。

  我向下一探头,两扇石门已经吊到上面去了,孙威靠着门待着没留神整个人跌进门里。

  我又惊又喜,怪不得这破门怎么推怎么拽都没动静呢,原来是上下方向开启的。

  急忙跳下来,拿手电往门里一照,没看到孙威,晃眼瞥见两盏绿幽幽的灯和一个三角形的大脑袋,差点被惊掉魂:“威子!”吓得声都变了。

  这三角形大脑袋实在太熟悉不过,就在不久前,我还打那儿进去来一次不愉快的蛇腹之旅呢!苦也!怎么就没想到上面那蛇不是鳏寡孤独呢!

  “怎么了怎么了!”孙威直着从门里蹦出来。

  “蛇……蛇!”我指着里面说,嗓子都变哑了,依这时我们俩的体力,要是再来一条那么大的蛇,就得直接交代到着!

  “靠!那还不快跑!”孙威二话不说,拽着我就往外跑。跑出二百多米,身后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我们俩又慢慢的停下来。

  孙威喘着粗气,问:“怎么没追上来?老俞,你不是看错了吧?”

  “废话!你要是进蛇肚子一回,还看错它吗?”我没好气的说:“没准这家伙也被锁着,想追却出来呢!”

  “嗐!要那样咱俩还跑什么!”

  我一想也对,妈的都让丫吓破胆了:“走,回去看看!”我们又蹭回到石门外,壮着胆子拿手电往里一照,同时做好随时拔腿飞奔的准备。

  这下看清楚了,没错,在石门里面,确实有三角形的蛇头。它不仅比上面那只大了许多,还胜在数量上——门内不是一只蛇头,居然是一对!我跟孙威又吓一跳,不由自主的后退数步。心凉了半截。

  从水潭上面逃生无路,本以为石门里别有洞天,不图有什么金银珠宝的,只求有条活路让我们哥俩出去就行,可是现在,别管里面是什么,都让门口这二位蛇爷堵住了!

  好在二位蛇爷似乎出不来,我跟孙威蹲在门口商量对策。

  我看着右手电筒。沮丧的说:“这要是把冲锋枪多好,甭管多大蛇,直接就把它突突了!”

  “给你冲锋枪你会用是咋的?这辈子仿真枪都没碰过,还冲锋枪呢!”孙威没好气,然后开始盘算在这潭底安居乐业:“上面那条蛇,如果省着点。够洛蓝咱们三个吃一个来月的,一会看看怎么保存起来,虽说是冬天,蛇肉时间长了也不新鲜……”

  我苦笑:“你还真是乐观,上面那条蛇吃完了怎么办?”

  孙威一指门内:“吃完了换它哥俩吃咱们!佛祖舍身喂虎!咱舍身喂蛇,这是什么精神?革命主义精神!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这丫可能神经错乱了,嘴里叨叨咕咕唐僧念经,我实在忍无可忍。站起来向门里走去:“靠!我现在就让蛇吃了吧!省得被你的絮叨逼疯了!”

  孙威假意扑过来抱住我大腿,很文艺腔的喊:“老俞你不要去!”

  我用力把腿抽出来,嚷道:“放开我,让我去喂蛇!”

  孙威伸着头向门里瞪了半天,忽然跳起来:“要死咱俩个一起死,在蛇腹中永生!”大把向门里走去!

  我一把将他扯到身后:“不许跟我抢,我走先!”向门内晃着手电观察半天,终于小心翼翼的迈了进去。

  门内,那两个巨大的蛇头,对我们视若无睹。木然的对着大门,一动不动——事实上自打我发现它们以来,就一直没动过。

  “老俞,这东西不是在黑暗中待久了。视力退化了吧?”

  “蛇本来也不是用眼睛看东西的,人家身上天生有红外线感应装置!”

  此时离近了,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两个蛇头都是黑色的,上面还有白色的花纹,一个张着大口,利齿森森,一个却闭嘴吐着信子,蛇头往下数米之处,身子并生在一起……

  “靠!果然是假蛇!”孙威骂道。“就知道你小子突然寻死觅活的,绝对是有问题!”

  没错!这蛇是石雕的,而且还是双头蛇石雕,只是雕刻的栩栩如生,蛇睛不知道用的什么物,在手电的照耀下闪着幽幽的光。

  “嘿嘿!我可不知道,只是猜测而已!”我大言不惭的吹嘘:“不管真的假的吧,不能不承认,咱是明知山有虎——呃,明知洞有蛇,偏向洞中行!”

  打着手电四处乱照,却大失所望,这里的墙壁、地板和天花板的建筑材料与外面的甬道一样,可是室内却空荡荡的!没想到费劲巴力弄个石门,里面除了这双头蛇雕,居然什么也没有。没法子,还是把注意力转移到蛇雕上来,它伫到这儿代表什么意思呢?古代传说见到双头蛇者必死,还曾有一个叫孙叔敖的古代名人,小时候见到双头蛇,以为自己会挂,却惟恐别人又见,便将蛇打死埋了,一时传为美谈。

  那么,这双头蛇是放到这儿吓唬人的?警告来人进门者死?这个地下密洞的建造中,不会像我想的这样脑残吧?游 牧 之神手 打。

  这条蛇也是盘着的姿势,不过与上面吃我的那条蛇盘饼不同,它是整体一块大石,盘柱而雕,连只蛇头,张着大嘴很打哈欠似的那个正对着门,而闭嘴伸舌头的则朝向略偏西北。

  “老俞,帮我拍几张照!”孙威把手机丢给我,踩着蛇身一圈一圈的慢慢爬了上去,坐到蛇头上,伸着两根手指,很土气很夸张又很自恋的摆个姿势,一般国人照相都有这毛病,喜欢乱攀乱爬。

  我一下子想起来在燕山绝脉下面,他也是要我帮忙和人皮虿囊拍照,结果一下把虿囊捅漏了,后来就不小心把公主带回北京了。

  “喂!你怎么这么不长记性!”有了打开石门的经验,我觉得这双头蛇可能是什么机关。赶紧“喀嚓喀嚓”拍了两张,“快下来吧你!”

  孙威却不下来,伸着头向蛇像的喉咙里面看:“咦,这蛇是空膛的!”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