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四卷 迷失故国 第二十九章 腹中行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最初的惊吓过后,那巨蛇很快恢复过来,蛇头又高高昂起。我和孙威撒手不及,再次被带上半空,瞄瞄脚下,足有四五米高度,我用力在蛇下巴擂了几圈,人家丝毫没当回事,“唁唁”的吐着信子,大脑袋左摆右摆,想把我们甩下去。

  孙威撑不住了,双手一松,摔了出去。我也给甩得头晕脑涨,情急之下,用力扳住蛇牙,双臂较力,来个后空翻270度,一个跟斗倒折进蛇嘴里。大蛇一看食物自动送上嘴里,上颚立刻咬将下来。

  我被从蛇喉咙里喷出来的腥臭气熏得差点吐出来,心一横,说啥也不能顺顺当当让它吃了!坐在蛇嘴里,双腿盘住蛇牙稳着身体,左手来个董存瑞炸碉堡式,托住蛇上颚,巨大的力量压得我胸口闷热,简直就要喷血了。

  在身上一划拉,除了打火机,腰带上还有一串硬物,顿时心中一喜。

  这是一串钥匙!包括我家的、我父母家的、办公室的、汽车的,有十几把。钥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钥匙环上,还有一把小型的瑞士军刀!

  有刀在手,一瞬间我真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英明了!因为一直用龙颜短剑,这把刀平时多用来启瓶盖开罐头啥的,然而现在,这把仅仅5.8厘米的迷你瑞士军刀,却成了我手中惟一的武器!

  我单手费事的把刀摘下来,用口咬着打开,先在巨蛇的信子上扎了一刀!妈的这东西实在太讨厌。非礼我半天了,在我身上舔来舔去不算,还弄得我一身腥乎乎、湿答答的涎水!

  这一刀可惹了祸了!耳听得巨蛇喉咙传来愤怒的嘶嘶声,它深吸一口气,一股超强气流。吸着我向它嗓子深处滑落。

  惊惧之下,我也只来得及深吸一口气,就掉进食道。眼看着就要滚下去与手机顺利会师。我不甘心束手被吞,手刨脚蹬。想要抓个什么东西稳身,可是巨蛇的食道光滑湿腻,根本无处着力,只得拼死把军刀捅进食管壁——能卡到食管中间也比吞进胃里强!

  可是这把军刀实在太短,一刀下去。对巨蛇来说,多半就跟被鱼刺卡一下而已,随着它有规律的吞咽、收缩、滚动、缠绕,我被挤压得全身骨骼欲碎,几乎连胸中的最后一丝气都被挤出去了,眼前一阵发黑,几欲晕去。

  妈的!早听说蛇胃是长条口袋,吃东西要先吞进去,想方设法把食物挤成条状,然后再消化的!今天咱算是亲身体会了!不过听说蛇消化比较慢。一般也得个五六天的,要着这样哥们估计还能挺几天。可是在蛇肚子里活着的滋味就舒服吗?就算到时候不被这条巨蛇给挤死。亲眼看着自己的腿、手臂、身体一点点消化没了,只怕也得精神崩溃而死!

  不管怎么死吧,反正都不是好死!就算死咱也要死得英明神武!绝对不能给它白吃,兔子死前还得蹬蹬腿呢,老子咽气之前,先撑死它!再说老俞我哪有那么容易就挂的,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有翻身返本的机会。

  我抓着小军刀不撒手,扎在蛇的食管上,随着自己被慢慢的咽下去,一直往下剖。听说蛇吞活物都是把活物咬死或者勒死之后,从头开始往下吞的,就是怕食物活着弄坏它的食道。今天它算是失策了,一不小心吞了一个大活人进去,就算被鱼刺在娇嫩的食管上划这么长的口子,只怕也得疼死了吧?我就不信这蛇不长痛感神经!

  巨蛇显然神经俱全,我被紧裹在它肚子里,感觉到它的挤压和缠缩的动作越来越有力。此时估计自己进胃了,身周全是粘糊糊的液体,发出刺鼻的味道,皮肤上火辣辣的疼,空气重浊不堪!

  我呼吸困难,眼前一阵阵发黑,血往头上冲,脑袋胀得顶平时三个人,四肢越来越没力气,难受的要命,真想立刻晕过去!我只怕等不到被它缠死挤碎了,先要活活被它的胃气熏死、憋死!

  “喵!”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凄惨恐惧的猫叫!

  “阿呸!”我霍然一惊,蛇胃里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见。

  “喵呜!”又是一声。这声音虽然微弱,却近在咫尺。的的确确是阿呸的声音!靠!她果然也被这条贪吃蛇吞了!

  “阿呸!别怕!我来救你!”我努力把手臂抬起来,此时此刻,我不但要救自己,还要把阿呸——洛蓝带出去!

  我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别看它个子小,人家那也叫刀!有刀就好办了,咱给这条蛇来个从内到外的活体解剖!

  嘿嘿!这死蛇幸亏没听说过孙悟空和铁扇公主的故事,否则说啥也不敢活吞了我!原来老天爷让我被蛇吞,不是让我来送死的,而是来救阿呸的!要不怎么我就恰好带着一把小刀呢!天意啊天意!

  我一边感激老天爷,一边在蛇胃里选了个地方,卖力的猛挖,其间血腥龌龊不一而足,反正咱是大干快干,克服种种困难开展自救活动,具体自也不必细表。

  巨蛇疼得不住翻滚,四处乱撞——爱撞不撞,反正我在它肚子里受不着皮肉之苦,只是它疼得打滚给我增添不少工作难度,在差点“晕车”的情况下,好几次找不到挖的地方,白做无用功,只能重新选址——估计蛇胃都快让我挖成筛子了!

  跟它滚了几回之后,我也学乖了,左手掐住蛇胃壁,用右手挖洞。哈哈!任尔东南西北滚,我自巍然不动!

  蛇虽然大,但其肚子应该没多厚,可惜工具不顺手,而且施展不开手脚,蛇腹中又太黑——难怪人们老说腹黑腹黑,原来是打这儿来的——我看不见阿呸,但她一直不时喵喵叫着,仿佛喊加油又仿佛告诉我她很安全,不用为此分心,不过我也快坚持不住了,蛇胃内空气质量太差劲了,到后来我基本都没什么知觉了,闭着眼睛昏昏欲睡,只是本能的一下一下挥动手臂……

  终于,一股新鲜的空气透进来,我顿时精神一震,睁开眼睛,蛇肚子上出现一个碗口大的窟窿,微微的亮光透了进来。

  我差点热泪盈眶,妈的!以为自己这辈子见不着天日了呢!感谢国家、感谢党、感谢涛哥宝哥、感谢联合国……

  虽然曙光就在眼前,可碗口大的洞我是钻不出去的,只得再加把劲顺着洞往下剖,这个时候巨蛇已经不动弹了,它妈的!我让你牛叉,被开膛了吧?没脉了吧!回头非就此写一篇论文不可,题目就叫——《论如何在蛇腹中求生存》。

  眼看蛇腹上的洞差不多了,我招呼一声,“阿呸,快走!”一只怪物“嗖”的从我身边窜了出去,身上东一块西一块仿佛患了斑秃——晕!这是阿呸?怎么这么惨?毛呢?

  钻出去一看自己,满身黄黄绿绿的粘液、红到血、碎的肉块……衣服也是破破烂烂,被蛇胃的消化液腐蚀成乞丐装,都快不能遮体了——大晕!在蛇胃液里泡的时间太长,不是被胃酸毁容了吧!游牧之神手打。

  听得前边有“嘭彭”的捶打:“我靠你妈!靠你妈!你吃老俞!我靠你妈!让你吃老俞!”

  我奔过去一看,巨蛇的头倒在地上,孙威正疯了一样的在上面拳打脚踢,边打边骂,蛇头没咋地,他拳头肿起老高!

  “威子!别打了,我没死!”连叫了两遍,孙威恍然未闻,仍然边骂边打。我只得上去按住他:“威子,我活着呢!没死!”

  孙威满脸是泪,愣愣的看我半天,“小越?你没死?”

  忽然扑上来狠狠的在我胸口捶了一拳:“你***是人是鬼!我明明看到蛇把你吃了!”

  “靠!那是它吃我么?那是我用的一计,故意打入敌人内部,从里面瓦解它!”

  “又***瞎吹!不吹牛你会死啊!”孙威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在脸上抹了一把,偷偷的把眼泪擦去。

  我没有说破,心里真的很感动,孙威,我一辈子的好兄弟!!

  “喵”的一声,阿呸跳过来,钻进孙威的怀里。

  孙威低头一看。大喜:“洛蓝!你跑去哪里了?下来就没见到你!幸好你聪明,你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唠唠叨叨中再仔细一看。顿时大怒:“靠,谁欺负你了?怎么成这样了!”

  阿胚“喵”的一声,钻进他肩上斜背包里——这是孙威特意为她量身定做的安乐窝。他一向不离身的——八成它是看自己身上没毛,怕羞了!

  我也没敢乐:“没啥!洛蓝和我一起都是进蛇肚子玩无间道去了!你没看我也这德性嘛!”

  孙威把自己的外套扔过来,我接过穿上:“我小时侯看过一本书。说巨蛇的眼睛是夜明珠,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你脑袋被蛇咬坏了。童话也信!”游牧之神手打。

  “印度人是把夜明珠叫做‘蛇眼石’的!还记得不?当年咱们玩传奇,我还有一个极品蛇眼戒指呢,魔法1-4,魔防1-4……”

  “切!那只戒指还是我打的呢,到你手里没几天就被爆了……哎。我说,你怎么又扯传奇上头去了!”孙威在蛇头上踢了一下,“你别指望蛇眼戒指了,这个大脑袋,眼睛都让我凿瞎了!我被摔在地上看你掉进它肚子,就跟丫拼了!顺手在地上划拉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骨头棒子,趁这蛇不知道为什么满地打滚,扑上去扎它眼睛里了!好嘛!结果差点被它卷住缠死!幸亏我跑得快,丫身体又不大不灵活,否则我就跟你作伴去了!”

  我一蓝。蛇左眼上插着一根大腿断骨,连血带混浊液体流得哪儿都是——这肯定不是夜明珠了。就算真的是,伤成这样也成残品不值钱啦!蛇的右眼也是混浊一片。

  “这蛇有白内障?”我问。

  孙威哈哈一笑,从包里掏出他的防身二宝之一——那装满胡椒粉、辣椒面又添加麻醉剂的“双头防狼喷雾器”——晃来晃去的显摆:“这里头的东西,我全招呼进它眼睛了!还多亏你在它肚子里搞策反,要不我哪挨得上边啊!”

  “靠!有法宝你不拿出来用,还让我来个蛇肚历险记!”我一把抢过“防狼喷雾器”揣自己怀里。这条蛇太倒霉了,吃我一回容易么?结果被我在里面折腾,孙威在外面折腾,看看挂了吧!下回投胎,别长这么大个了,尾大不掉的,容易从内部攻破!

  “嘿嘿,那会儿不是着急,没想起来嘛!”孙威说:“回头我一定加强心理素质训练,争取下次碰到意外,不掉链子不麻爪……”

  我不耐烦听他贫,打断说:“这身蛇皮不错!带回去硝制了,能做身好装备!跟人一说是咱亲手打的,多牛!”

  “这个主意挺好,我一会儿去剥下来!”孙威从我手中接过瑞士军刀,用指肚试试钢口,不太满意:“刀不太凑手,将就了!”

  “你别把皮剥坏了,回去就没用了!”我也就那么一说,他还当真了。

  “切!哥哥我天生就是玩刀的!”

  这话不算吹牛,孙威是妇产科医生,开过的膛、剖过的肚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剥张蛇皮玩似的。

  我们两个躺在地上闲扯,刚才和蛇玩命,力气透支,都有中要虚脱的感觉,因此虽然事情紧急,也不得不先休息下恢复体力——谁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东西等着我们呢!

  又歇了一会儿,感觉身上渐渐有了力气,我站了起来:“我转转看有路没,咱得想办法出去!”不管是上去还是下去,反正不能坐在这里观天玩。

  孙威也一骨碌坐了起来,摆弄着小刀,竟然真的去剥蛇皮!这傻蛋,也不想想,这么大条蛇,剥下来的皮我们拿得走么?

  嘿嘿!先不提醒他,非等他忙活完了,无处可带的时候再气他几句不可。

  喇叭形的山洞,从下向上慢慢收小,这哪是水潭,分明是个坛子,想上去我还真是没辙!唉!既然上不了天堂,那就下地狱好了!我在潭底四处溜达,潭底是厚厚的淤泥,也不知道积了多久,软沓沓一踩一陷,刚才我们跟巨蛇那阵折腾,把地面搅和得狼藉一片,有的低洼地方竟然出现一米多高的坑,我不禁暗自庆幸,幸亏现在是冬天,表面多少冻上些,不然和走在沼泽里有啥区别?

  倒霉!这么厚泥,就算潭地有出口也被盖住了!***,想来都怪在上面刻字的人,你说你缺不缺德啊?好么丫的在那鬼地方刻字,这不存心害人嘛!看地上这层骨头,没准就有和我们一样的人,好奇心特重,天旱水少或者什么其他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刻的字,伸着脖子看,然后被蛇弄下来的……

  有点奇怪哦,按说这水潭全靠雨季山溪水蓄满的,淤泥应该不止这么多,可是潭底能泄水,则淤泥又不应该积这么厚的。此外,潭底就算找不到出口,总能找到泄水道吧?还有一点,上面的字,虽然咱不太认识,可也证明这潭绝不简单,可是我都在潭底转了好几圈,竟然什么人工痕迹也没发现!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