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四卷 迷失故国 第二十六章 施暗算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我脑子迅速转动:“挖什么阵?哦,你说的是昨天我们挖到的那口棺材?妈的我正找不着是谁干的呢,原来是你们!”

  虽然通过南洋降术,已经判断那口棺材和他们脱不了干系,可是听到对方亲口承认,那个被钉在棺中的男童惨状,再一次浮现在眼前,怒火腾的冲上顶门。

  右手三指掐诀,心里默念咒语,然后右手怒张,掌心向外一送,“我劈不死你!”玄书掌心雷,专门劈畜牲!

  眼前蓦然金光乱闪,只听“喀嚓”一声,空气急速动荡,青烟过处,那位二师兄头发根根竖起,一身黑衣被劈成渔网,尤有火星闪动,他手忙脚乱的在身上一阵拍打。

  “不要脸!不要脸!又暗中偷袭!”孟盁躺在地上痛骂!游牧之神手打。

  他骂人的水平太有限了,翻来覆去就那几句话,一点都不精彩。真怀疑他小时候得过大脑炎,他们做出那种令人发指的事情就是要脸的,我只不过没打招呼给他们一下就是不要脸的,这都什么逻辑!

  懒得跟他做口舌之争,直接解决就完了!我简直雷震紫再世,一口气扔出二十多个掌心雷,劈得二师兄活蹦乱跳、哇哇暴叫,再不复刚出现时那个玩酷装深沉的屌样。

  这一串大雷终于把那二师兄劈急了,他怒喝一声,在腰间拽出一指三棱锥形的武器,顶着雷向我冲过来!

  “啊哟喂,你还随身带着避雷针!”我嘴上气他,纵身跃起两米多高,脚在旁边一颗树干上一撑,又窜了两米,左手伸出,拇食二指搭住头顶一根粗树枝,借着树枝的微微一弹。空中摆腿,踢他的脑袋。

  二师兄身手还真是敏捷,上身向后一仰,躲了开去,挥着三棱锥扎向我脚底。

  我急忙缩回腿,身形在空中荡来荡去:“嘿嘿,够不着!有种你上来!”

  二师兄被电得外焦里嫩一脸黑糊。忽然抬头诡异的一笑:“我不上去”他身子一拧,三棱锥脱手而出,“夺”的一声,钉在地上。

  我的心脏忽然传来锐痛,好象被扎了一刀,眼前一阵发黑,忍不住闷哼一声,险些落到树下,急忙二指加力,扣住树枝。

  那二师兄狞笑一声。又在身上摸出几柄小锥,飞快的插下去。

  我在高处看得清楚,三棱锥钉住的,正是星光下我的影子。顶轮、心轮、眉心轮、喉轮、脐轮、海底轮、梵穴轮的位置,都被三棱锥封住。http://hi.baidu.com/游牧之神

  我高高的挂在空中。暗暗叫声不好,一时大意。被这丫的封了三脉七轮——南洋印度等地没有奇经八脉及十二经脉之说。但在密宗里却有气脉的说法。密宗和印度瑜珈术皆认为,只有三脉七轮是正宗的,中国道家的奇经八脉则不够精细完整。我中华道家却又认为他们的说法粗疏简陋。不值一晒(为免混淆,涉及南洋术法时用他们的三脉七轮,涉及咱中华奇术,老俞当然还是用祖宗传下来的说法)——虽然封住的只是影子,但民间认为影子是人的灵魂,南洋术法一向歹毒,行法手段邪气十足,被它定住灵魂,却也不可小瞧。

  急忙深吸一口气,牙关紧咬,舌尖抵上颚,用意念收导这一团气在身体里游走——中华文化瑰丽多彩,很多类别虽然各成体系,但却互相影响与借鉴,不乏相通之处。在中国武术中,有点穴,也有运功冲穴,而在中国玄术中,也有封脉囚魂和冲脉解困的法子,虽然用法有天壤之别,但道理差不多。

  我因为自己得意忘形,中了招,只来得及提一口气,使其游走在身体脉络间,以抵消被封住影子脉轮带来的后果。

  此刻,只觉从内到外都是空空的,身体好象只剩一张皮,五脏六腑、血液肌肉仿佛都被抽走了,说疼不疼说痒不痒说麻不麻,神智一阵模糊,一阵突如其来的困倦袭击,我挣扎了一下,却敌不过这强烈的疲惫感,仗着身体内的这团气,勉强保持一分清醒,眼皮沉沉的阖上。

  忽然想起《天机不泄录》里似乎有个口诀,可以收心摄神、照返空明,正适合我现在这种状态,于是在心里默诵:“……纳天地入丹田,吞吐三清之气,以太虚冥化驭之……玉帝真诏,元始传令,六丁六甲奉命,行风雷,制鬼神,祈禳驱恶……”

  那一团气本来在我身体里规规矩矩的转悠,可是一经按着口诀催动,突然就跟发了疯似的,在四肢百骸里乱窜乱跑,东一头西一头瞎撞。我全身的经脉立刻气血翻涌,当时就觉得脑袋大了三圈,不禁吓了一大跳,刚还好好的,咋突然就超速了呢!

  晕!不是走火入魔了吧?瞧赶的这时候,正是大敌当前!一般垃圾武侠小说才这么写呢。不过人家还写了,每当这个时候,就是主角人品爆发,修为更上一层楼的关键时刻!咱老俞有这人品吗?别没爆发好,再来个筋脉寸断,后半生不能自理……

  我挂在树上正吓得什么似的,二师兄却自以为得计,开始审问了:“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与我作对!”

  “因为我是……韦德……”突然想起一个人,便随口回答一句。自己挂在树上晃晃悠悠的模样应该挺像的吧?

  我想方设法驯服身体里的违章气体。迷糊!我说这团气这么不听话呢!原来被那老小子邪术干扰,我口诀记混了,后面那半段不是收敛心气的,而是请六丁六甲神的神咒。

  “韦德?”二师兄重复了念了一遍。

  孟盁在下面叫了起来:“二师兄,他骗你,他在冒充蝙蝠侠!”游 牧 之神手 打。

  二师兄顿时大怒,“看来你是想死了!”他口中发出一种奇怪难听的音节,附和着音节,身体左右摇摆起来,随着他摇摆的节奏,我的魂魄似乎都被他喊走了,心动神摇、烦躁恶心。同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渐渐向下沉去,左手扣住的树枝,似乎已经不能承受我的体重,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玉帝真诏,元始传令,六丁六甲奉命,行风雷。制鬼神,祈禳驱恶……”我下意识的大声念,用的调子是RAP,想大嗓门盖过他的声音。念着念着,隐隐约约间,意识里似乎多了十几个人,男的皂袍金甲、威武健壮,女的轻衣玉带、秀丽端庄。

  这……这很像传说中的六丁六甲神哪!

  虽然请六丁六甲神在道家是最普通的手段,可是我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也会把这十二位招出来!幻觉。一定是幻觉!

  “拜托大家,过去几个,先把那小子嘴堵上!”不管是不是六丁六甲神,求人也就张回嘴呗!底下那小子念的那是什嘛玩意儿!那哪里是二师兄,絮叨劲赶上唐师傅了。

  也没见这些六丁六甲神有什么动作,就听得二师兄突然之间卡了壳。咶噪之声突然止了。我满心的烦恶立时尽去。正又惊又喜的准备向几位哥们姐们道个谢,“嘎啪”一声。借以稳身的树枝断了。我重重的掉在地上。身子底下还有什么东西硌着,出其不意之下,差点没疼死。

  意志一乱。六丁六甲神攸然不见。我在地上哼了半天,抚着腰站起来,心里把这几位一阵痛骂,工作做到一半就走,也太不负责任了!

  眼见二师兄双手按着脖子,站在那喘气,我不等他再有动作,一个恶虎扑食,将他按倒在地,同时一怔,咱怎么能动了呢?

  不过这会也来不及琢磨,二师兄也跟我拼命了,我掐他脖子,他也反手来掐我,小子挺有功夫,力气大,我虽然出手在先,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好在毕竟有一双点金指,虽然弄不翻他,可他也奈何不了我。一时间两人在地上你翻我滚,你揪我头发我撕你嘴巴……这哪是两个法师斗法,比之地痞无赖还不如,分明是两个农村老娘们打架!

  要论吵架贫嘴,那我是一流高手,近手肉搏却不是咱的强项,正感觉打得吃力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大吼:“老俞,闪开!”

  我下意识的向旁边一闪,耳听得“喀嚓”一声,二师兄“哽”的一下就不动了。

  我一回头,孙威腰里别着根点棍,双手捧着大石头,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在身边,肩膀上蹲着一只大黑猫。

  我大喜,跳了起来:“威子,你死哪去了!叫我好找!”游 牧之 神手 打。

  孙威把大石头往边上一扔:“靠!有你这么骑自行车的嘛?走着道也能把我扔沟里去!要不是啊呸,我可让你坑苦了!”

  “什么?不是吧?你被掉沟了?我怎么一点动静都没听着?”我有点惭愧,孙威丢那会儿,我正看着满天黑雾犯嘀咕,也真没怎么留心到他。

  孙威叹口气:“那也不能怪你!”他看了下四周,“你跟谁打架呢这是?”

  “此事慢慢说。”我弯下腰看二师兄,这小子让孙威一石头砸得满脸花,伤得不清,这会躺在地上四肢抖着,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靠!丫要挂了,我们哥俩还不摊上个杀害外国人的罪名啊!

  “完了威子,这人八成让你打死了!”我直起腰来,发现原先钉着我影子的三棱锥都平倒在地上,联想起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差点被什么东西硌死,终于知道自己为何突然能动了——掉下来的时候影子移位,三棱锥又被我砸倒,便封不住我的三脉七轮了。

  “你别逗了,我一医生,只会救人,哪会杀人!”孙威俯身看了一眼,“靠!别说!还真玄!”他皱着眉准备抢救。

  孟盁打孙威来了就一直没敢言语,此时一听说他二师兄可能死了,顿时嚎叫起来:“我的二师兄哎~哎~哎~~”

  孙威瞄了他一眼:“老俞,这哥们儿是谁啊?”

  “丫一缺心眼!”我上去在二师兄头上的伤口处连连按下,做个小法术把血止了,他头上让孙威砸出一个大洞,就算不会丢命,也保不齐会变成傻子——不过这就不归我管了。

  施完法术,我问:“威子。你怎么找到这来了?”

  孙威胸脯一挺,骄傲的拍拍肩上的大黑猫:“那还不全是我们的洛蓝的功劳!”猫这种动物一向有灵气,黑猫尤甚通灵,看来洛蓝在黑猫身上附体时间长了,也有点神神叨叨了!

  我瞄瞄他,星光下,脑袋肿的跟顶着两个包子似的。衣服也不知道被扯破了,小样挺惨!“你出什么事了?掉沟里摔的?”

  孙威面色一紧:“不是摔的,老俞,我掉那地方邪气的紧,我领你开开眼去!”

  “你丫闲得慌挠墙去,别老没事找事!”我其实也是一好事之徒,明知道孙威说的地方绝对不会是善地,但埋怨归埋怨,心里却好奇的很。“啥地方?”http://hi.baidu.com/游牧之神

  “咳,说不好!我觉得吧。那地方没准是地狱!可不知道是第几层的,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地狱?”我心里一动。

  “嗯哪!鬼那叫多,乌秧乌鸦秧的!”孙威打一个寒噤。“这些鬼生前也不知道做什么孽了,混得那叫一个惨,都成鬼了,还给阎王爷打工卖苦力呢!”

  我沉吟一下。环视四周。活死人都挺安静,救他们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磨刀不误砍柴功!那边孟盁老老实实在地上躺着。二师兄正……

  头皮一麻。“威子,你刚撂倒的小子呢?”

  “这不在……”孙威往下一看,也有点傻眼。“刚才还在这里。怎么就不见了?”

  没错!刚才二师兄还在我们脚下半死不活的倒着,此时,却已踪迹不见!

  我跟孙威互相看看,一股寒气袭上心头,太诡异了!一个大活人居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没了!不管是让人救走的,还是自己逃走的,只凭“无声无息”四个字,就够让我肝颤的!

  “丫是尿急方便去了吧!”我强笑一下。放倒二师兄之后,我因为见到孙威心里高兴,而且他正在昏迷,所以一时疏忽没有再次施加法术,结果这人还就真的不见了!心里痛骂自己一百遍不长记性,居然又犯了电影电视里常有的错误!“打人不死,必有后患”,人家那都是经验哪!看看,教训来了吧!

  “就是就是!”孙威说,“好在他虽然放尿遁了,这边还留下一个!”向着孟盁努努嘴。

  一想到跟孟盁逼供我就头疼。跟他来软的,他跟你装傻;跟他来硬的,他跟你装死!真要下重手上大刑,咱又不是那种人!“这小子傻奸傻奸的,问句话老费劲了!”

  孙威在拍腰间:“不招?不招给他上电棍!”

  我们俩来到孟盁面前,这主儿被我打得跟猪头似的,正撅着两片香肠嘴,睁着一对眼睛东瞅西看呢。

  我用脚尖踢踢呀,“喂,孟盁,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想听哪个?”

  “哼!”孟盁闭上眼睛。游 牧 之 神 手 打。

  我也不管他想不想听,径自说:“好消息是你那个二师兄没死,被人救走了。坏消息救他那人只救一个,没管你的死活!”

  孟盁立刻睁开眼睛。

  “看来人家没拿你当回事啊!瞧你这人缘混的!拼命在前,逃命在后,哎,我说,你平时特爱学雷锋吧?”我假装同情的说。

  “我看是这小子不是傻,是心眼太实在!”孙威跟我一搭一档往起拱,“估计小时候没少被欺负,父亲不疼,母亲不爱,师傅偏心,还被师兄弟打骂,平时吃得比猪差,干得比牛多,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迟,洗衣做饭刷厕所,人家不干的活他都干,人家不吃的东西他都吃……天生就一受气挨打的,而且受气不讨好!”

  “我说孟盁,你活着真悲哀啊!”我叹息着说。“你师傅肯定特别不待见你,学功夫的时候是不是老挨揍了?他的绝招传给你没?想必不会传吧,不然也不至于被我打趴下,那样没准现在躺在地上求饶的就是我……”

  孙威我们俩一唱一和的挑拨,好象说到孟盁的伤心处了,他居然有点眼泪汪汪。

  “刚才是谁救你二师兄了?是你大师兄吗?太不够意思了!两个师弟都在,你受的伤还重,他怎么能这么偏心呢!”

  孟盁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不关我大师兄的事!二师兄是自己走的,他修炼过潜行移踪之术!”

  潜行移踪我倒是知道,是印度瑜珈的旁门,有点类似奇门遁甲的五行遁术,因其不在南洋降术范畴内,我一直没往二师兄身上联想——不过这小子不是被孙威敲昏了吗?装死还挺像!哎!经验哪!下次打蛇一定要打死,打死再剁碎了,绝不给他翻本的机会!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