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四卷 迷失故国 第二十二章 活死人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一般城市的夜空,都被各色的霓虹灯污染了,是基本看不到星星的,这里也差不多,而且由于冬天,城市上空还有烟雾沼沼,所以想夜观星相,还挺困难。

  我找了个背风的地方,屏吸凝神,仰面向天,费力的寻找着星座运转的轨迹,与记忆里的星象图对照,渐渐的,脑海中一片空明,也不知是眼睛看到的还是意识感觉到的,高蓝而深远的天宇间,星光或璀璨、或晦暗、或华丽、或诡异、,明明灭灭,各自循着令人几乎难以察觉的轨道运行着。

  我被这壮阔的天象震撼了!美,实在太美了!面对无穷无尽的宇宙,总是能感觉到心境一片开阔,在那样的浩瀚无际面前,不足百年的人生,简直太微不足道,人世间争来争去,不过是求财求权求色,这些东西有什么重要的呢?偏偏世人看不开……

  一边在心里感慨,一边掐着手指,默默在的心中排盘布局。现在是半夜两点钟,丑时,天盘九星流转,冲星在位,中盘丙奇过辛仪,公主的主命星色紫而弱,尾扫伤门,正对应着地宫的西南方。

  在奇门遁甲中,伤门是破坏之门,大凶,通常情况下,强过伤门则易见血光,故一般避之则吉。但是,在风水术数中,向有福祸难测、吉凶不定只说,伤门虽凶,却很适合渔猎、博彩、索债或围捕盗贼,利于刑事诉讼。

  我心里稍安,公主是生魂夺舍,硬抢了洛蓝的身体不还,命星比较奇特,弱不不衰,虽入大凶之伤门,因伤门利围捕,她正是循这“厉血破”的指引追人的。所以未必有险,只要我们向着西南方向走,肯定能找到她。

  孙威捅了我一下:“老俞,看嫦娥哪?”

  “嫦娥哪有你好看哪!”我回了句嘴,向着西南方撒丫子跑下去。

  我的车在酒店停车场放着,没去开。一是不知道公主跑出多远,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开车可能还不如两条腿方便。二是孙威我们哥俩离开酒店也没交代一下,万一明天张正杰、许队长他们来找,再以为我们哥俩跑了往歪处想,所以把车留下证明我们是有事夜游而非畏罪潜逃什么的!

  我这一甩开腿,那就是自幼练的草上飞功夫,反正深更半夜跑多快咱也不怕吓着人家。“嗖”一家伙就跑出好几十米,孙威可就苦了,他哪跟得上啊。

  “老俞,你丫的等等我啊!”孙威在后面喊。

  我不耐烦的看看他:“让你在酒店等偏不肯,出来就顶不住了吧!”

  “滚你的!”孙威把手里拎的大塑料袋扔过来。

  那断手断脚加断头都用床单包着,上称也得十多斤,我提着跑也不轻,而且还危险,万一碰上巡逻的警察什么的,还真是麻烦。

  又跑了几步,正琢磨着把这东西扔哪儿处理呢,后面突然没动静了。

  一回头,孙威围着街道拐角停着的一辆破自行车正转圈子呢。

  我凑过去,嘿嘿一笑:“干嘛呢?”

  “老俞你想办法把车锁给我弄开,咱借着骑骑!”

  我一想,这招不错。嘿嘿,这小子,就是有点小聪明。咱虽然没偷过自行车,可着破车,挂的是那种老式的车锁,应该不难弄。立刻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去扭,费了半天事,才“喀嚓”一声,把锁舌拧断。

  孙威精神一振,把装着阿呸的包包往胸前一挂,上车就骑。

  我立刻跳到车后座上,拍拍他的肩:“GO!GO!GO!”孙威就是骑上自行车,也没我跑的快,既然如此,只好我和他保持一样的速度——让他骑车带着我,当然是最省事的做法了!

  “噢来噢来噢来!”孙威一边骑车画龙一边配合,然后跟我打商量:“我说老俞,暂再借人家一辆得了?我老觉着这车禁不住咱俩折腾,半道非散架不可!”

  “先走着看,咱中国天大地大,有人的地方基本就有自行车,到时候你还怕找不到吗?”

  我们俩一边贫嘴,一边骑着偷来的破自行车,“咣当咣当”一路前行。

  城市不比旷野,可以随便乱走,我和孙威一会儿走大街,一会儿钻小巷,为了保持西南方向,没少走了冤枉路、钻死胡同,总算前方楼群不再密集,房屋渐渐稀少,路边甚至出现一些菜地,这证明我们算是转悠出县城了。

  “老俞,快到了不?”孙威骑着车,累得呼哧带喘的问。

  我抬头看天,离开县城,天空也明朗起来,公主的命星虽然略有偏移,但仍然直指西南,“没呢,接着走!”

  “还多远啊?”

  “不知道!”

  孙威一听就罢工了,把车一扔,“你骑,带着我!”

  “没你这么斤斤计较的啊!”

  “废话!你累傻小子哪!”

  我只好扶起自行车,忽然想起一事,拍拍车把上挂着的大塑料袋:“威子,你说这个主儿,如果咱让它自己在路上跑,会不会吓着人哪?”

  “什么意思?”

  “我想起一个小法术,可以驱使这些零件自己上路向组织靠拢,可一想好端端的大路上,有个人头骨辘辘的乱滚,又觉得挺不靠谱——万一给人瞧见,再吓死两个,那咱罪过可就大了。”

  孙威考虑了一下,说:“你当任谁都跟咱俩似的,犯神经病,大冷天深更半夜不睡觉,跑外头溜达哪?”语音一顿,“再说,我觉得吧,找公主虽然重要,但是找到身体其他的部分凑个整儿,有是必要的!而且这两件事多半只是一件事!”

  “这话不错!”我深以为然。说干就干,立刻打开塑料袋,把床单包着的那哥们请了出来。寻思一下:不能五肢全用,正一它们无组织无纪律,各奔东西。我们还不好追,那么,用只脚吧。在马路当中出现一只脚,相对出现人头和手来说,呃,比较正常!

  拿出一只断脚摆在地上,我跳到路边折了一根长长的干草叶子。三下两下折了个草符,塞在鞋子里。默念咒语:“八方无极天地开,天地玄黄莫问来,元灵一道何须过,三阴寻主归无根……走你!”

  话音刚落,只见忽悠一下,那只断脚就蹿出去足有十多米。

  我急忙扶起自行车:“威子,快!”丫的一只脚也跑得挺快,黑灯瞎火的,不利索点就可能跟丢了!

  孙威急忙跳到车后座,我开始一路猛骑。

  那只脚虽然没带眼睛,目标却很明确,一路之上蹦沟过坎,也不管有路没路,坚定不移的向西南方向跑去,碰到三岔路口,都不带犹豫的  旷野之中,突然间平地涌起了浓雾。

  黑色的雾,重浊的几乎令人窒息,耳边有雾流动时带来的“嘶嘶”声,眼前茫茫。一米以外就什么都看不到,那只断脚上的草符散发隐隐的红色光晕,虽然微弱,但在黑雾中也能勉强看得清楚。

  我除了能看到红光跃动,已经看不到路了,怕被那只脚把车带沟里去,急忙左脚支地:“威子,小心了,这雾来的蹊跷!”

  身后半天没言语,忽觉不对劲,回头一看,不禁吃了一惊,自行车的后座上,空空如也,孙威不知何时,已经不在那里了!

  我们两人同乘一辆自行车,离得如此之近,但是,我竟然不知道孙威何时离开车后座的!

  这事情来得如此诡异,我后背顿时出了一层冷汗。

  “威子!”我压低嗓子喊了一声。

  良久,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微弱的猫叫,“喵!”

  虽然分不出是不是阿呸的声音,可是我的心里仍然“突”的一跳,这猫叫虽然弱,却凄厉异常,我小时候有一次把鞭炮系猫尾巴上点燃,那猫的叫声都没这瘆人。

  猫叫声,来自正南方;断脚的方向,奔着西南方。

  两条路线,何去何从?

  迟疑了半秒钟,我丢下自行车,拎起车把上挂的塑料袋,奔着东南方下去了。公主虽弱,毕竟有法术在身,心肠又狠辣,真碰到事,不见得会吃亏,而孙威是医生,总是怀有仁者之心,比较容易着人家的道。

  雾越来越重,我在其中穿行,甚至觉得呼吸间吞吐的都是有形有质的气团,心脏开始变地闷闷的很不舒服,头也钝钝的疼。

  这哪里是雾,南方的瘴气也没这么毒的!

  一想到瘴,心里一亮:莫非这真的是传说中的瘴气?

  中医中的瘴,指南方山林中湿热蒸郁能致人疾病的有毒知气,多指是热带原始森林里动植物腐烂后生成的毒气。

  可是,自己明明行走在晋中大地上,又是冬天,怎么会有瘴气?

  我举起袖子,按住口鼻,另一只手在身上摸摸,在口袋里拿出一个小鼻烟壶,倒出些粉末,在鼻子下面抹了两下,顿时头脑一阵清爽——这是自己配的醒神散,主要成分是冰片、麝香等,嗅之可以提神醒脑、驱邪避秽。

  脑子一清,判断力也敏锐起来。今天碰到所有的事全串在一起:先是山上启坟,发现棺材中的童男祭和被施了降头术和诅咒术的女枯尸,然后是公主剁了一个人施展“厉血破”而失踪,再然后是莫名其妙的起了本不该在冬天的晋中大地上出现的雾瘴,接着孙威又突然不见了——  我们碰到的一切,都不会是凭空而来,而是背后有个人,在针对我们!

  不论是南洋降头术还是中国术法,大多都与施法人灵息相通,我们启坟毁了法术,施法者立刻便会感应得到。于是他派人入侵我们的居处,虽然我和孙威不在,却瞒不过公主这个大行家,她斩了来人,艺高人胆大,立刻顺藤摸瓜的追踪下去。而我和孙威出来找公主,突遭雾瘴,肯定也是这个人在搞鬼——  此人既然会降头,弄些产生于南方的瘴气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么公主追人追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断脚指引我们的是西南方?难道我判断错误,公主只是利用厉血破,根本没有驱使余下的尸段?可是剩下的尸块也不至于自个人溜达出去啊!

  心中虽然疑虑交加,我仍然打起精神,暗中这人不是庸手,得小心着——不过那人不会笨到以为凭这破毒瘴就能困住我吧?

  妈的!比法术。谁怕谁啊!

  我左手掐灵诀,右章拈大莲花式,大吼一声:“乾坤朗朗,涤妖荡魔,无极玄率,雷出天动!咄!”

  一串密如爆豆般的细碎雷声响起,然后空气开始扭曲,狂风大作,黑雾形成一股股的龙卷风,在身周窜动,风力极大,我的头发都被吹得全都竖起来了,羽绒服也抵挡不住那透骨的寒意,一时间被冻得半死。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雷声好不容易渐渐的止了,黑瘴已经被刚才那阵狂风吹散,身边恢复平常夜色。

  借着淡淡的星光,我定睛一看,不知何事,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奇异的所在。

  我立身的地方是一条几近干枯的河边,细瘦的河水接着冰,河对岸是一片黑沉沉的密林,似乎掩藏这无数的秘密,更远处,是山脉环过。

  这处地形,就象一只弓,山脉是弓背,枯河为弦,山北水南的怀抱中,是那一大片林子。

  风水术中有说道,这种地形叫“断弓砂”,阴气虽然旺盛,却不是一块好风水地,人殁后若葬与此,有断子绝孙之虞,不过却比较适合别有用心之人养尸育邪。

  “呱呱呱!”的一片鸣叫,一群寒鸦突然从密林中掠出。

  根据咱自幼看书得来的经验,有鸟夜惊,必绳变故,虽然知道面前不是善地,可是自己一向好奇心重,更兼牵挂孙威和公主的安危,不论河对岸是什么,都必须得去看看的。于是我没有犹豫,迈步下了河床,踏着冰向着对岸密林走去。

  这只是一片普通的林子,根据数的粗细看,也就五六十年的树龄,都已掉光叶子,凭我本来并不丰富的植物学知识,只能从数皮的不同上看出树的品种很杂,但却分不太清都是什么树。

  地上的枯叶不少,踩上去软软的,虽然是冬天,我不用担心突然在里面窜出一条蛇来什么的,可是却总认为脚下可能埋着什么机关——这可别怪我太多疑,实在是对中国的武侠电影、电视剧学习比较深,几乎每部骗子里,都有好人或者坏人闯进林子里,误中脚下机关,或者吊到树上,或者掉进陷阱里的情节。

  我折了一根比较粗壮的枝杈,拿在手里探路,还不是轻轻戳戳身边的树干,反正不用担心惊动了谁——说不定人家正在暗中盯着我哪!

  大约行进了二百多米,前边开阔了一些,出现一片黑黑的树桩,虽然诡异倒也不罕见,也许这一片林子夏天被雷劈过吧?

  我随便拿树杈敲了其中一截树桩一下,忽觉不对,这树桩子怎么是——软软的?!再用力戳戳,没错,从枝端传来的感觉微带弹性,好象还有心脏的律动。

  我头皮一炸,这东西是活的!

  上前几步,一边凝视戒备,一边在裤袋里摸出打火机,按亮了仔细观察。

  “树桩”约有人高,外层包着树皮状的黑膜,静静的伫立着,说它是活的,却听不到呼吸声,只在胸口的位置,微微有着起伏。如果不是出现的这样诡异,再缩小几千倍的话,就像包在茧子里的虫蛹,忽略形状说它是包裹在子宫里的胎儿也未尝不可!

  这是什么东西?树胎?树蛹?树人?

  我胡乱想着,好奇心大起,手下也没闲着,拿着树枝,三下两下,把那树皮状的黑膜捅了个口子,然后顺着一撕,“嗤”的一声,剥靠了。

  打火机亮光的映照下,膜里面露出一个乱蓬蓬的脑袋,眼睛半闭半睁,嘴巴张着,脸颊瘦得都凹进去了,肤色如蜡,身上穿着蔽旧单薄的衣服,双手交叉按在腹前一动不动。

  这是一个中年男人,从衣着气色看非常落魄。

  我屏息看了半天,这个人有微弱的心跳,却听不到他的呼吸,究竟是死还是活?

  咦,这难道就是“活死人”?

  关于活死人,在《天机不泄录》里记载了不少的制造法术,主要分为两个流派。其中一种方法是使活人处于假死状态,让其虽然活着,但却生而无知,不能思不能言,一切听凭施术者控制。还有的门派是把新死之尸利用起来,用法术驱使其如活人般行动,比僵尸容易控制,来为施术者谋财效力。

  两个流派一用活人,一用死者,法术虽然不同,但制作出来的都是同一种性质的东西,称之为“活死人”固然恰当,称之为“死活人”也未尝不可!而后者虽然听上去更加的诡异可怕,但毕竟用的是绝命之人,相对于前者来说,却算不上有多邪恶。

  想不到,我竟然在这片普通的林子里,碰到了传说中的“活死人!”阿哟,这一片地儿,像这样的“树桩子”没有五十,也有三十,不会全是这东西吧?

  我匆匆撕开身边的另几截“树桩”上的黑色薄膜,果然,里面全是一些僵尸,年纪有大有小、有老有少,衣着不同,有的头脸还带着伤,一水儿又脏又瘦、受尽折磨的样子!

  想起“活死人”的制作方法,一股怒火冲上头顶。根据眼前所见,我判断,这么多具活死人、半僵尸,全是用活生生的人制造出来的!

  “不用着急,很快,你就是他们中的一个!”

  贴着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嘶哑的声音,同时一股浊气吹进我的颈子。

  我来不及回头,左手闪电般的反着扣去,心中发了狠,不管捞着什么,我当时就给他掐折了!

  身后,风声乍起,背后有人迅速跃开。我两根手指捏了一个空,急忙向前一个翻扑,躲开可能会有的攻击,然后冷冷的回过身去——  前方除了黑漆漆的活死人树桩,却什么都没有!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