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四卷 迷失故国 第八章 天机现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要知道,天机门发展到今天,差点在遭际奇特的大爷爷手里消灭。如果不是有我这一个硬贴上去的传人,天机门现在早已绝根了。

  可是我一个人如何撑得起整个天门?这些日子来,虽然和孙威一起走南闯北,但在风光无限、多姿多彩的背后,却常常有一种孤独的感觉。仿佛茫茫天地间,一条别样的崎岖道路上,只有我一个人在走着……  屡屡遇险,在险象环生之后逃命,碰到那么多别人根本就不会相信的东西……我却没有一个人可以诉说。和孙威说,他明白但是不理解,更没办法为我答疑解惑……  我心底是真的感觉到寂寞。

  所以,听到公主可能知道天机门,我也激动起来。我是那么的渴望了解天机门,了解我那些前辈师祖,了解玄学里那些难以明悟的知识,可是除了独自摸索手中五卷不会说话的《天机不泄录》,我却无处可以问过。

  公主缓缓的念道:“玄道法尘生,悟心月镜名,静妙观沧海,无处夜汐清,冰慧问落雪,觉满暗萧净,谁临流雨素……”

  “……我本星澜阔,孑然有亢龙,北松莫言悔,了远南山溟,空然如心诚,碧绝乱无诚……”我跟在她的后面往下念,越念越感觉到震撼。她怎么知道这个东西?

  我们两人念的不是诗词竭语,不是金丹道歌,也不是打哑谜玩切口,这是我天机门的师门排行,端端正正写在《天机不泄录》的扉页之上。第一代师祖是 ‘玄’字,第二代是‘道’字,第三代是‘法’字,以次类推,到我大爷爷的那代应该是‘绝’字辈。我看到他的笔记里有的时候自称是‘绝崖’。

  汗,天机门祖师莫非真的有先见之明?到了‘绝’字辈,天机门可不真差点绝了嘛!不过这个排行在‘绝’字辈后面还有好多句,接下去是‘乱’字。实际上我虽然自认为是天机弟子,但却从未正式入师门,要是算起来,我应该是‘乱’字辈的。这也挺靠谱,《天机不泄录》到我手里,我的生活可不就乱成一团了嘛!

  余音袅袅中,公主的面容再次浮现出来,我们对视片刻。公主问:“你排行在哪里?”

  迟疑一下,我回答:“我爷爷是‘绝’字辈的!”这里我藏了点心眼,谁知道天机门有没有什么古怪规矩,我还是低调点好。

  “嗯!那你是‘乱’字还是‘无’字?”

  “应该……是‘乱’字!天机门到这代就我一个了!”

  公主嘴唇微微嚅动,似乎在计算什么。停了一下,“原来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声音说不出的凄凉。

  “是!按你说的慕容盛的年代算,距离现在大约……”我想了一下,慕容盛大约死于公元401年,现在是公元2007年。“……大约已经一千六百多年了!”

  公主怔怔的看着虚无的前方,神情说不出的凄绝哀伤。她来头不小,而且肯定跟天机门关系不一般,我不敢打扰她,静静的在一边等着。

  过了很久,她轻轻说:“我是‘觉’字辈的,师门中的名字是觉色。”

  “啊?你你你……说什么?”这次我是真被吓着了!迷昏!没想到这女子竟然是我天机门的先人!‘觉’字辈,那可比我这‘乱’字辈的高了二三十级啊!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呀!

  “我刚出生的时候,一位高人为我推运,说我八字磊落面相清奇。身为大富大贵之家,却非红尘富贵中人,且生不逢时,命远乖蹇,受制于父母和家族,不但生时曲折,死也孤绝惨厉,以身尝前人之恶,而且运道势难扭改。这位高人就是天机门当代的掌门雪墨,他本身是身怀异术,因为与我父皇交好,所以收我为徒,想用玄术偷换天机,挽我一条生路,谁知,终究是人算不如天算……”

  “你后来……怎么会……”

  公主脸上神情不变,声音却有些喑哑:“国破之后,我在部将的保护下,杀出城去,次后数年,转战疆场,图谋复国。可惜天绝慕容氏,在一次交战中,我被人出卖,中了敌人的暗算,纵然身怀天机秘术,仍然无力回天。战败被俘后,贼贼逆我一身法术,怕害我不死,戕害了我的身体,用‘血拘魂’将我生魂摄出禁锢祭炼,师傅带着师弟赶来救我,已经不及……”

  她近乎漠然的说:“这也是我的命数!”

  一个孤弱的少女,在国破家亡之后,引兵复国。我眼前出现一幅幅画面:她批坚执锐,攻城掠地,即使身入重围仍然傲立不惧,生而何欢,死又何惧,短暂的一生活得轰轰烈烈……难怪她会有这种凛然的气质,原来是千军万马中厮杀出来的!

  我对这位公主心中充满了敬意。

  她突然冷笑一声:“没想到我慕容绝色竟然还有出头的一天!师傅的偷天之术毕竟不凡,就算是一千六百年的禁锢血炼又如何?还是使我又见了天日!”

  我心里一跳,听这意思,洛蓝的身体,她是想强借不还哪!那可不成!就算她是咱师门前辈,也不能伤害洛蓝啊,蓦然想起她先前布置的奇门遁甲之阵搜魂,脱口问道:“公主,你打算做什么?”

  公主的语气淡淡的:“有恩的还恩,有怨的报怨!人欺我,我灭人!天欺我,我屠天。”

  这样的话以如此平静的口气说出来,却听得我不寒而栗。如果是普通人这样说,我最多一笑置之,而她,不仅是一位惨遭虐杀的无辜女子,还是一个血染疆场杀气冲天的亡国公主,一位身怀异术却被血炼的千年孤魂,这句话里,怨念有多深,报复就有多深。

  “公主,虽然你的遭遇很不幸,可是现在已经过去一千六百多年了,而且时代变迁,这世界跟你那个时候早就不一样了……”

  公主淡然的问我:“一千六百多年又怎样?恩不偿,仇不复,我做鬼都不瞑目!”

  “那你打算怎么办?”关键是什么时候把洛蓝还来。公主的遭遇再惨烈,都跟洛蓝没有关系,不能陪上她的性命。

  公主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你不用担心,这么一具身体还不至于要我恋栈不去,只要心愿得偿,我就还你这身体。”

  “公主,洛蓝是无辜的,不如你放过她,我是你的后辈弟子,你上我的身来怎么样?你看我身体壮的很,你想做什么事情,都比用一个女人的身体强!” 我建议道。不是我舍己为人情操有多高,而是洛蓝的身体实在经不起她折腾了,如能先把她骗到自己身上,用点小手段,让她只能暂居,而不能占据,这对大家都好。

  “你的身体阳气太盛,我的灵体太弱,承受不住!否则以你的下流手段,我慕容绝色焉能被你制住!”公主忿忿的说。

  我讪讪的一笑:“公主,咱天机门从你到我都传承了三十来代,你的仇人也肯定早就轮回转世好几十次了!这辈子还指不定是什么东西呢!你要上哪儿找去啊?”换句话说,你借的身体什么时候能还啊?

  公主傲然说:“我要找的人,就算他的魂魄在十八层地狱,也要把他搜出来!何况……”她的声音转冷:“他们害我,我又岂甘被戮,早已布下手段,即使过了千年万载,他们转世为猪狗虫豸,也一样叫他们逃不出我的附魂血祭。”

  我吃了一惊,“你竟然使用附魂血祭!”

  附魂血祭在《天机不泄录》里有详细记载,这是一种极为刻毒的咒术,使用时以施法之人的生命为血祭,中术者被血祭附魂,生生世世都要承受痛苦,而施法者也因法术太毒受到报应天谴,世世没有好下场。所以除非怨毒极深,否则没有人用血祭害人。

  附魂血祭依施法者诅咒不同,使受者有不同的结果,也就是说,有的人可能什么反应也没有,有的人却可能极度痛苦,而且除非施法者中途收手,别的人是无法解救的。这就有点象天山童姥的生死符,每一片的制作方法、轻重分量、阴阳内劲……都是不同的,使用起来手法也不一样,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反应,解错了则会酿成更大的祸端,如果想解开,只有下符的人自己可以做到。

  公主森然道:“如果不用附魂血祭,你叫我如何在一千多年之后,再找到他们?”她冷笑一下:“我承受了一千多年的炼魂,只怕他们也不会比我强到哪里!”

  “你的仇家……都是什么人?”

  公主微微一笑:“也不全是仇人,还有几个我想找到的人!他们……”突然语音一顿,说:“好了,这具身体醒了!”

  地上,洛蓝发出微微的呻吟,慢慢的张开眼睛。我急忙上前扶起她,这现在可不是洛蓝,而是我的师祖奶奶公主殿下。

  ‘啪!’没有防备之下,我脸上挨了一耳光,愕然之后,顿时火冒三长。

  靠!如果这下打在别处,我一点都不生气,但居然打在我脸上,男人的脸是轻易给人打的吗?虽然打得并不疼,但打人不打脸,伤树别揭皮,老子的脸连自己的妈都没打过,你一个臭老鬼居然敢打!别***当自己是天机门前辈,我就得敬着你,老子认不认还两说呢。

  我正在这里怒发冲冠,琢磨着打回去合不合适,门一响,孙威进来了。

  “老俞,你干嘛?怎么气成这样?”

  “靠!这死女……她居然打我!妈的!”

  孙威看我一眼,:“打你怎么啦?我的就打得?你的就打不得?”他指着脸上的伤说。

  “靠!那是你老婆……”我住了嘴。那还是他老婆吗?他老婆早不知道被鬼公主弄哪去了呢。

  公主冷冷的说:“我是替你师傅教训教训你,你不服吗?天机门的法术是这么用的么?拖泥带水。连对付我都这样费事,你师傅怎么教你的?”

  我一听人家说我法术用的不好,顿时没词,颇感委屈的回答:“我又没有师傅教,这都是从书上看来的,谁知道高人用起来是什么样子的。”

  “哦?在书上看来的?那么说来,《天机不泄录》是传到你手上了?”

  “嗯!”我戒备的看着她,干嘛?想讨回去啊?告诉你说,门都没有。

  孙威听着摸不到头脑,“老俞,你们说什么呢?怎么这么一会儿,就提到你那几本破书了?”他把在外面买回来的真空包装的热牛奶和火腿肠等物放到洛蓝面前,示意它喝。

  公主拿起牛奶盒子看看,笨笨的摆弄着。我看不顺眼,夺过来打开递给它,她捧着盒子去一边喝。我简单的把公主的身世告诉孙威。

  孙威一听就差点哭了:“老俞,她来头这么大,那我老婆不是惨了!”

  “不会不会!有我在哪!肯定会把洛蓝换回来!”我安慰他,心里也有点愁,洛蓝被公主弄哪去了呢?现在跟公主拉上了关系,我还不能强行把她驱走了!

  “公主,这具身体原来的魂魄呢?”

  公主抬起头来,脸上浮现一个狡黠的微笑:“你倒猜猜看!”

  我猜你个头!妈的!

  我揉着脸,在屋子里绕圈子,公主真正占据洛蓝的身体是在什么时候呢?孙萌说她带女儿来看洛蓝。那个时候洛蓝已然很不对劲了,但既然那时她还会接电话,还知道开门迎客,照我看来,当时公主虽然已经上了身,但还没有完全的控制权,洛蓝的魂魄应该还在身体内,只是也被挤兑的差不多了。

  不久洛蓝的魂魄被公主驱离身体,公主就从来没有离开过家门。她作法用的东西都是用家里现成的东西将就材料,这样说来,洛蓝的魂魄应该还在这间屋子里。那么,会被关在哪里呢?

  花瓶?器具?衣柜?冰箱?消毒柜?洗碗机?

  这屋子里的东西,哪一件能系住洛蓝的一缕魂魄呢?

  心中灵光乍现:“威子,阿呸呢?”

  孙威一怔:“阿呸?在你家啊!”

  那只黑毛波斯猫,一定是它!公主作法,需要大量的血,但是她宁肯用法术将左邻右舍的狗摄来,也没有杀死阿呸。联想起孙威曾经说过,他回家来的时候,阿呸被绑着装在布袋里,此后阿呸又跟我们一起逃出家门——既然公主的魂魄可以占据洛蓝的身体,那么,洛蓝的灵魂为什么不可以占据阿呸的?

  我一竖拇指,“公主,你了不起!洛蓝的魂魄被你换进黑猫身上吧?”她没有弄死阿呸,我就很承它的情。要知道,洛蓝的灵魂在阿呸身上,阿呸死,就等于洛蓝亡。

  公主笑了笑,点点头。

  孙威愤怒的说:“怪不得我觉得阿呸和以前不一样了,原来是你搞的鬼!”

  “威子,别急!”洛蓝找到就好办了。我拉拉他,示意别再多说了。

  孙威一把甩开我:“我能不急吗?你老婆要是好端端的突然变成一只猫,你能不急吗?”

  公主也不生气,喝光了牛奶,施施然的站起来,向卫生间走去。

  “你干嘛去?”我问。仍是不太放心,怕她又搞什么鬼。

  “身上都是血,洗一洗!”公主拍拍身上的血迹:“你用这种东西,是觉得我会怕吗?”

  “呃,一般的鬼都会怕!”你是二般的鬼!

  “嘿!我又不是鬼!生魂和死魂,有很大不同的!施法降伏手段也不一样。”

  “哦?这个我看到书上也写了一些,但是有些地方还是囫囵吞枣不懂装懂的,请公主指教指教!”我立刻追问。《天机不泄录》记载的东西虽然不难懂,任何一个初级法师都可以明白。可我对于法术简直是一介白丁,很多粗浅的知识都不甚了了,一直是马马乎乎用的——天降公主,这等于给我送来一个良师啊!

  “有时间再和你细说!你是我天机门这一代唯一的传人,不能连这些都不懂。”公主进了卫生间。她这人还不错,虽然有时偏激,但对我这个晚辈还真肯照顾。

  又想起一事:“公主,你会用自来水吗?”

  “哦?这个东西叫自来水吗?一碰这个钮水就来了,很好用啊……”

  趁着公主在里面拾掇,我悄悄很孙威说,既然知道洛蓝的魂魄无恙,那事情就好办了,只要再找具合适的身体让公主住进去,把洛蓝换回来就行。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