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四卷 迷失故国 第四章 血婴行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孙威不想听老姐骂老婆,说:“死老俞,你就直说洛蓝被鬼上身不就完了,还拽什么文言文啊你!”

  我瞪着他,“你再多嘴我可不说了啊!”

  “好好,你说你说!”孙威闭了嘴。

  “我在洛蓝的额头上发现隐隐有一个淡青色的水纹,那是被异物夺舍之后,由于身体不适应,血气翻涌形成的……”

  孙萌在旁边插了句:“哦,排异反应!”

  “这个……萌姐说的对,跟肌体移植之后的排异反应差不多,只不过这个是灵魂移植!”我对着孙萌点点头,很是对她的经典形容表示折服。

  “洛蓝被鬼上身了!”好在这里的人在玄异方面全是见过世面的,虽然觉得惊奇,但谁也没表示害怕,只是都没说话,看得出是在仔细考虑。

  停了一停,我看大家把这个信息消化的差不多了,这才又接着说:“上洛蓝身的这个东西,很不简单,她在屋子里摆的那个奇门遁甲术手法古朴高明,绝不是一般的异物能做到的。”

  孙萌点点头:“这么说来,这是个厉鬼?”

  我摇摇头,“这个也不一定,与其说它是厉鬼,我认为不如说它生前是位高人更恰当!”我觉得这东西没准生前跟我是同行。

  “它……为什么会找上洛蓝?洛蓝平时打死个蚊子都觉得是杀生呢,她杀那么多狗生着啃……”

  “她杀狗可能不是为了吃了,而是为了取血做法术!”

  按说鬼物最怕的就是鸡狗等动物的血,这个东西居然一点都不怕,真是不好琢磨。那么多条宠物狗的血!得多少CC啊!她拿狗血泡美容浴吧?

  孙威急忙说:“老俞你碰到内行了,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收它!”

  “要想收它倒也不难,只是这东西太狠,它附在洛蓝身上,我怕伤着洛蓝。你也看到了,刚才我们还没怎么样呢,丫就狗急跳墙,在自己身上划了两刀,要是把它逼急了,它在把自己捅了,拼着跟咱们一拍两散,大家一起玩完就惨了!而且它占据了洛蓝的身体,那洛蓝的本灵被它赶到哪儿去了,这也是个问题。”

  “那我们怎么办?”

  “这个要从长计议!”

  孙威叫道:“从长个屁!再从长洛蓝得毁到那东西手里!”

  我摸摸下巴,要想不伤害洛蓝的身体就将那东西赶出来,确实有点难度。目光无意中落到血婴宝宝身上。这宝宝很乖,大人说话,它就坐在一边喝矿泉水。

  我顿时有了主意,轻轻的咳了一声:“这个,只怕要借宝宝用一下。”

  林茉明显一楞,自从来到孙威家之后,她一直没怎么说话,这会不能再沉默下去了。于是扬扬眉,问:“怎么?”

  “师姐,上洛蓝身的那位,对我们肯定有警觉,我们要想接近它不太容易。宝宝是个孩子,而且身份特殊,那东西不会对它下手,办事情容易一些!”我的意思其实就是一句话。血婴树魅和那东西是多半个同类,同类较量,比较合适些。

  林茉面有难色:“不行吧!宝宝这么小,哪里打得过那个东西啊。”

  “我不是让宝宝去打架,而是想让它接近洛蓝去找一件东西。”

  我进一步解释:“我认为,那个东西会选择上洛蓝,绝不是因为它看她顺眼,而肯定是洛蓝自己招惹到它了,所以人家才对洛蓝的身体不占白不占。我想宝宝帮我去孙威家里看看,凭它们同类的本能,寻找件特殊的物品,这件物品很可能是那东西先前寄灵的地方。如果找到最好顺便把这东西偷出来,然后我们才好利用这东西对那东西下手。”

  “什么这东西那东西,都让你绕晕了!”林茉问,“说明白一点,你就是想让我闺女去帮你偷东西是吧?”

  “嘿嘿!什么叫偷啊!咱那叫——替天行道!”

  林茉瞧着宝宝,面上十分的舍不得,沉吟不语。

  孙威眼巴巴的看着她,“林姐!”

  “师姐,你放心,别看宝宝个子小,那是没让你看过,其实它的本事大着呢!”看异物可不是块头大就厉害的。凭血婴树魅本身的血厉怨气和百年榆树的精魄,一般异类想要弄翻它还真不容易。

  林茉有些意动,我又说:“师姐,要不问问宝宝,看是不是肯帮这个忙吧?”

  林茉犹豫着:“那,你问问它。”

  我问?笑话!宝宝最讨厌的就是我,如果我问,人家本来肯的估计也不肯了。不过当初我收拾它的时候孙威曾经替它说过好话,它应该对孙威印象不错。我对孙威使颜色,示意他开口。

  孙威讨好的帮宝宝倒了一杯水:“宝宝,拜托你帮帮忙,替舅舅回家看看情况行吗?”他也不嫌恶心,宝宝什么时候认他当舅舅了!

  宝宝睁着圆圆的眼睛看着他,一瞬也不瞬。

  “咳!你如果帮我去看,舅舅给你买好吃的,咱买……买外国产的矿泉水怎么样?”孙威无耻的利诱,波斯猫阿呸也在旁边冲着宝宝‘喵喵’的叫着,好象也在帮主人哀求。

  我们大家目不转睛的看着宝宝,也不知道它懂不懂孙威的话。宝宝看了孙威半天,突然咧嘴乐了,张着小手呀呀的叫:“抱抱,抱抱。”

  孙威大喜,张开手臂将它抱在怀里,在宝宝脸上猛亲,连亲边问:“你是答应了吗?好宝,你真的答应了吗?”

  看到孙威和宝宝这样亲热,我猛的想起悟空来,要是悟空跟我回京,还用得着求宝宝吗?我们悟空的聪明机灵可不比宝宝差呢!唉!

  “行了行了,宝宝答应了。你别亲了,弄了人家一脸口水,脏不脏啊你!”我也放下心来,招呼着:“大家快吃,吃完饭回去战斗!”

  林茉看着我,表情很不以为然,我掉过头,假装没看见。

  大家迅速解决了温饱问题,然后我们一行人又杀回孙威家。不过大家聚集在门外,谁也不敢闯进去——不怕洛蓝杀人,怕它自杀!***!那东西算是摸着我们的脉了。

  “宝宝,你进去之后,想法子找一件东西哦。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全看你的啦……”我悄声的叮嘱着。

  宝宝对我眼皮都不抬。

  孙威把宝宝放在地上,掏出钥匙,准备去开门。宝宝蹒跚的往前走了两步,突然身子一跌,林茉惊呼着去扶,谁知宝宝这一跌,整个身子跌入墙壁,然后就不见了。

  这宝宝也挺牛,还会穿墙术呢!

  房间里一点动静都没有,我们四个人等在门外,大气也不敢出。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房内突然传来砰砰嘭嘭的打斗声。林茉顿时急了,扑上去就要打门。我急忙拉开她,喝道:“威子,开门!”

  孙威刚拿出钥匙,房门‘哗啦’一声自己就开了。宝宝从屋子里爬了出来,跟斗败的公鸡似的,小棉袄被扯得破破烂烂,鼻青脸肿的。看样子是挨了一顿好揍。林茉冲上去抱住,心疼的差点掉眼泪。我将林茉拉到身后,面对着大开的房门。

  那里,洛蓝正双手叉腰,凶猛的瞪着我们,头上脸上都带着伤。哼!我们宝宝虽然挨了打,但也没让它占便宜喽!可是,挨打的不是老鬼,而是洛蓝,让我们幸灾乐祸都乐不起来!郁闷!

  我跟洛蓝对视片刻,洛蓝面上浮起一丝冷笑,“这个树魅是你制的?居然敢用血婴为胚,胆子不小啊!”声音比冰还冷。

  我大吃一惊,丫的居然认识血婴树魅!它它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是谁?”我勉强压下心中的惊疑,故作平静的问。

  “我?”洛蓝的口气突然转为凄凉:“我是谁,早已不重要,你就当我是你祖宗罢!”声音突然带了三分的喑哑,绝对不是洛蓝先前那种软糯的江南口音。

  靠!丫的还骂人!我还是你爹呢!“你——”不等我说完,‘砰’人家把门关上了!

  郁闷!我正生气,林茉拉拉我的衣襟,“小越!”

  “嗯?师姐!”我回头问。

  “这个,是宝宝刚才给我的!”林茉伸出手,掌心上放着一串铂金手链,上面系着四粒龙眼大的黑色石头。

  这石头怎么这么面熟呢?我正思索着,孙威突然打了个冷战:“老俞,这是我给洛蓝定制的手链,上面的石头是咱们从燕山底下带回来的黑曜石!”

  可不是嘛!这不正是先前我们在燕山摘回来人皮虿囊上的四粒眼珠嘛!宝宝偷它出来做什么?难道……难道那东西先前曾寄住在这黑曜石里?

  想想先次咨询我那帮研究中国历史的朋友的结果,他们认为燕山地脉里的东西是五胡乱华时候的产物——那么说来,上洛蓝身的,可是一个千多年的老鬼了?晕啊!要这么说,我还真不敢给它当爹!

  踢了孙威一脚:“我告诉你这东西不吉利,不让你给洛蓝,你非给,看看,现在出事了吧!”

  孙威一楞:“你是说……那东西是这几块石头带来的?”

  “那可不!要不宝宝拿这玩意干嘛!”

  孙威呆了一呆,上来就还我一拳,“靠!告诉你不要财迷非不听!干嘛好端端的把这玩意拿回北京!这不存心害人嘛!我告诉你说,洛蓝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就是你害的!”

  “那能赖我一个人嘛?”就知道这小子得迁怒于人。

  “你还有理了!你是法师我是法师啊?我啥都不懂乱拿乱动,你倒拦着我点啊!”孙威满口歪理。

  事情全赖我头上了!我苦笑不得,“算了算了,懒得跟你计较啊!”

  孙威唠叨了一会,自己也觉得没劲,转口问:“那现在怎么办?”

  我看看表:“这会儿有十点了吧?回家洗洗睡吧!师姐,我送你和宝宝!”伸手在宝宝头上摸了摸,宝宝一脸的不乐意。

  “别走啊!你走了我怎么办?洛蓝怎么办?”孙威抓着我不让走。

  “不走我给你家当门神啊?切!竟提无理要求!”他爱咋办咋办!有本事回去跟那老鬼嘿咻嘿咻去,那也算他小子有种!哈哈。

  想是这样想,我可不敢说出来,那不等于火上浇油,孙威非跟我急不可。

  “散了散了,师姐,咱走!”我拉着林茉钻进电梯,孙威孙萌立刻跟了进来。下了楼,刚把车门打看来,孙威抱着阿呸抢在林茉前面,钻我车上了。

  “干嘛你?”

  “我上你家混一宿去!”

  “别啊,我家不提供食宿!”

  孙威死活不下车,我有心赶人,一看孙萌正虎视耽耽的看着我,终于不敢对她弟弟下手,只好作罢。看来今天我甭打算好好休息了!

  无奈之下,分别把林茉娘俩和孙萌送回家,孙萌临下车时还逼着我发誓一定要把老鬼赶走将洛蓝换回来,好容易打发掉她,终于可以返回自己。

  到客厅里坐正,孙威脸上也恢复了正经,“老俞,你说怎么办?”

  我想了想,“这事要从长计议,你不能急,容我想个法子,把那老东西请走!”

  “你今天都已经说了好几次从长计议了?事情是不是特别严重?”孙威一脸的担忧。

  “嗯!”我也不瞒他。刚才我们在两个姐姐跟前不住斗嘴,一是吵习惯了,二来这样嘻嘻哈哈的省得两位老姐担心,现在就剩哥俩个,就没必要那么做作了。

  “如果那东西真的是跟这四粒黑曜石来的,我怀疑它其实就是人皮虿囊的生魂。记得我跟你说过,人皮虿囊是活生生从人体上剥下来的,这个人死前受尽折磨,怨气极深,又被封在黑曜石里,在燕山绝脉下受到天地诸脉血阴之气的浸润,因此凶厉难挡。”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