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四卷 迷失故国 第三章 计无策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威子,你这老婆不能要了!她精神有问题!”孙萌说完,犹有余悸,摸着孙威脸上的挠伤,心疼的说:“看看给她挠的!”

  听老姐说完,孙威脸都绿了。

  我在旁边插嘴:“萌姐,后来你又去看洛蓝了吗?”

  “我……”孙萌偷眼看了看孙威:“……我没敢来,如果不是今天业主管理会打电话到我这里,我还不敢来呢!这不,孩子都没敢带着一起来!”

  我皱起了眉头,听了孙威和孙萌所言,洛蓝好象是中邪的样子,不过也没准,有些人被歪理邪说洗脑,也会变得神秘诡异,搞些乱七八糟的东东——真正的情况是怎么样,定要看过才知道。

  忽然想起一事,孙威刚才说看到洛蓝在搞什么东东?记得他说在洛蓝面前摆着什么九枝香、七面画着符纹的三角形小旗、五个纸人、三小杯液体,分别是深红、墨绿和纯黑,和一张血淋淋的符。

  一、三、五、七、九,全是单数,玄学上历来以双数为阳,单数为阴,在河北民间,素有‘神三鬼四’的说法,意思是敬神的时候,香枝、供品数量等等都应该是三或者三的倍数,而伺鬼品的数量则是四个,即是取个阴阳平衡、莫轻易现身之意。

  而以阴数所行之法,虽然我尚不知道具体叫什么名字,但却知道,那是一种招魂聚鬼之术,可是,洛蓝她怎么会懂这个?还有那个染血的洋娃娃,身上插着针——这分明是一种巫术,世上的愚妇常用来诅咒陷害敌人。不过,这种巫术用起来复杂的很,并非如民间流行所言,知道对方的生辰八字,就可以咒死对方云云。但不管那招魂术和诅咒娃娃有没有用,事情的关键是这些东东洛蓝都是从哪儿学来的?

  想了一会不得其解,便道:“咱们去威子家看看洛蓝!”我们怕给别人看见,一直躲在安全梯那里窃窃私语来着。

  大家同意了。我、孙威、孙萌和林茉抱着宝宝,悄悄来到孙威家门前。

  现在已是傍晚的时候,楼道里很安静,我制止了正要敲门的孙威,示意他把门直接打开。孙威摸摸兜,总算钥匙还在裤袋里,便直接开了门。

  房门大开,一团血腥气扑面而来,我激灵灵打个冷战,血婴树魅本来老老实实趴在林茉怀里,这会突然转过头来,眼睛张的大大的,童稚的面上浮现出兴奋之色。

  我知道树魅宝宝为何如此兴奋,我要是它,估计得比它还高兴呢——吸引我们的,不是在屋子里的血腥气,而是随着血腥气而来的一股浓厚的阴气。

  树魅宝宝毕竟非人类,它喜欢阴气,就和大多数活人喜欢阳光一样,属于本能。

  屋子里很黑,孙威在门边墙上摸了一会,‘啪’的一声打开了电灯。

  嚯!这屋子乱的!没有一个东西放在正常的位置,简直象一个大杂货堆。客厅里,乱七八糟的家具物件中,洛蓝仍然在盘膝而坐。我大步过去,绕到她身前,地上果然摆着孙威说的那些东西,制造材料非常可笑,香是普通的淡绿的卫生香,三角旗好象是剪碎了衣服将就制作的,上面画的红色的符纹,血符的符纹也是一样,都不是用朱砂红笔画的,而是血画就,五个纸人就是普通白纸撕成的,身上要害部位密密的点着红点。

  不过,这些东西的排列,在我这个半业内人士看来,绝对的大有讲究。

  九枝香,按‘蓬、任、冲、辅、芮、柱、心、禽’布置,这是九星方位,七面小三角旗封死休、生、伤、景、死、惊,开七门,杜门方位以血符铺开,五个纸人,占据着金、木、水、火、土五形方位,而那三杯颜色不同的液体则放在乙、丙、丁的三才奇位。

  这是奇门遁甲之术!洛蓝用的居然是奇门遁甲术!

  奇门遁甲是我过一种神秘的文化,由‘奇’、‘门’、‘遁甲’三个部分组成,共一千零八十局,自古被称为帝王之学。用途大致有两个方面,其一是用在法术上,主要是道教中的玄学,如各种遁法、隐身、障眼、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等,都属于这一范畴。其二是用来预测占卜、择吉时吉位之用,广泛用于求财、考试、求职、索债、求医、赌博、战斗、围捕等等社会各方面。此外,这门学问里还包括了大量的布阵设局之法,兵法、孤虚之法等。

  所谓‘奇’就是乙、丙、丁三奇;‘门’是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遁’是隐藏的意思,‘甲’指六甲,即甲子、甲戊、甲申、甲午、甲辰、甲寅,‘遁甲’是在十干中最为尊贵,它藏而不视,隐遁于六仪之下。

  ‘六仪’是戊、巳、庚、辛、壬、癸。隐遁原则是甲子同六戊,甲戊同六己,甲申同六庚,甲午同六辛,甲辰同六壬,甲寅同六癸。另外还配合蓬、任、冲、辅、英、芮、柱、心、禽九星。

  奇门遁的占测主要分为天、门、地三盘,象征三才。天盘地九宫有九星,中盘的八宫(中宫寄二宫)布八门,地盘的八宫代表八个方位,静止不动,同时天盘地盘上,每宫都分配着特定的奇(乙、丙、丁)仪(戊、巳、庚、辛、壬、癸六仪)。这样,根据具体时日,以六仪,三奇、八门、九星排局,可以占测事物关系、性壮、动向,选择吉时吉方,就是‘奇门遁甲’的主要构成部分。(本卷内容多涉及到奇门遁甲术,所以在这里我简单介绍一下,主要是些专业术语,大家知道即可。)

  不论是三奇、八门还是六仪九星,都各有讲究,洛蓝排的这个阵术,休、生、伤、景、死、开、惊七门皆用旗符镇死,唯杜门是一张血符。杜门是隐藏之门,适合隐身藏形躲灾避难,其余诸事皆不宜——洛蓝是在用奇门遁甲术在搜找什么人吗?

  我心里吃惊非浅,还没等说话,一只长毛黑猫从沙发底下窜出来,钻进孙威怀里,呜呜的哭嚎,孙威心疼的搂着它不住安慰。

  这是阿呸吗?原来长得挺胖的,现在怎么瘦得跟皮包骨头似的?多久没喂了?

  不对!这阿呸……好象有哪里不对劲。黑猫在巫法界中,一向被认为是灵性而诡异,阿呸它……  “洛蓝!”我试着叫了一声。

  洛蓝垂首而坐,腰挺得笔直,却头也不抬一下。

  我又叫了两声,她仍然不理,心一横,攸的伸手,将那九枝卫生香按一、三、五、七、九的排列折断了。洛蓝的头猛的抬去来,额头正中隐隐有青色纹格,恶狠狠的看着我,眼神完全是陌生的。

  我没理她,一不做二不休,将七面小旗拔下四面,三杯液体中纯黑的一杯倒过来,全扣在那张血符之下,这些刚一做完,五个纸人突然烧了起来。

  洛蓝尖叫一身,伸着爪子来挖我的眼睛。幸亏我早有防备,急忙后闪,就这还险险被她在脸上挠出五条沟来。

  她跟疯了一样,上来就对我下了毒手,两只手不离我的眼睛,间中偷袭我的胯下部位,好几次都差点被踢中。妈的这是女人应该用的招数吗?她是存心想要废了我啊!靠!洛蓝肯定是被什么东西附了体了!不然再怎么样她也不会这样毒辣!

  我被她打得在屋子里乱跑,倒不是我怕她。而是她——她的身体——毕竟是孙威的老婆,说什么我也得管叫嫂子,不能跟她当真的对打。

  “威子!快***按住她!”我一边跑一边叫!

  孙威扑上来帮忙,洛蓝对他也一点不留客气,孙威身上又添了几处抓伤,最后急眼了,一个恶虎扑羊,把洛蓝按在地上,我们才算把她制住。

  洛蓝拳打脚踢,不住的挣扎,但被孙威牢牢的按住了,旁边再加上我和孙萌、林茉三人‘助纣为虐’,她当然脱不了身,费了半天事,折腾累了,才渐渐安静下来。

  我抹抹头上的汗:“洛蓝,你听的懂我的话不?”靠!整个疯女人,比跟僵尸打架还累。

  洛蓝冷冷的看着我,半天才点点头:“你们放开我!”

  孙威抬头看我。

  我说:“放开你可以!不过你可不能再发疯!否则我不管你是谁,都对你不客气!”

  洛蓝眼中光芒一闪,再次点点头。

  “威子,你放她起来!”

  孙威伸手去扶她:“洛蓝,你怎么样?”手还没接触到她的身体,‘啪’的一声,脸上又着了一耳光。

  “你——”他捂着脸叫。孙萌一看弟弟挨了揍,扑上来就打还洛蓝一个耳光。

  我急忙大叫:“哎呀别打!”

  洛蓝毫不在意,冷冷一笑,不知道打哪儿摸出一柄水果刀,对着自己的手臂扎了下去,顿时豁开一个大口子,血喷了出来,然后挑衅的看着我。

  这一手把大家全镇住了。丫的洛蓝从哪儿学的流氓手段,打不过就自残啊!

  “喂喂喂!你干嘛!有话好好说,别伤害这具身体!”

  洛蓝脸上浮起一个冰冷的笑容:“你们,滚出去!”

  我刚一犹豫,她举着刀,又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刀。

  “好好好,我们出去!你别动不动就拿这身体出气!”我靠!真是投鼠忌器。这东西占据了洛蓝的身体,乱刻乱划,她不心疼,我们还心疼呢,还真不能硬来。

  “威子,萌姐,我们走!”

  “洛蓝——流血呢!”孙威又气又急,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孙萌挺来气:“犯贱啊你!她打你你还惦记她!爱流血不流,有本事割动脉我才算她牛叉呢!”

  我一看这姐俩要吵起来,急忙说:“行了行了,大家有事出去说,别打搅洛蓝!”

  我连推带劝将他们推出房子,顺手把孙威的衣服鞋子扔给他,回过头对洛蓝说:“那个谁,不管你是谁吧,这具身体现在你用着呢,弄残了对你也没好处,我们出去你最好弄点止血药什么的,不然……”话没说完,洛蓝抓过一个金属茶杯扔过来。我急忙出去带上门,‘砰!’茶杯砸在门上。

  站在门外,大家一时无语,孙萌气得脸发青,指着孙威就开骂。

  我一看这也不是个事啊,便说:“算了算了,大家都别生气,这事还要从长计议。我们先出去吃点东西,然后再商量应该怎么办!”

  大家也没别的办法,只得答应了。

  我们刚要乘电梯下楼,只听‘咪呜’一声,黑毛波斯猫阿呸钻进孙威的怀里,它刚才是和我们一起跑出来的。看到阿呸,我心里又是一动,阿呸看我们的眼神,无限的幽怨,好象在诉说着什么……  一行人到楼下随便找了个小饭店,点了几个菜。等服务员退下,孙威憋屈到现在终于开口了,“老俞,你看这是咋回事?洛蓝她——出什么事了?”

  我吃了一口菜,慢慢的说:“我说了你可不许着急!”

  “废话!我能不着急嘛!有话快说,有那个什么快放!”孙威今天是倒霉到家,先挨洛蓝的打,后被孙萌骂,这些人里,他也就敢冲我撒气。

  “那我放了啊!呸!那我说了啊!”都让孙威骂糊涂了。“我跟你说你可别害怕,我怀疑,洛蓝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洛蓝了!”

  “什么意思?你是说她变心了吧?哼!我就知道这小妖精不是好东西……”孙萌开始骂人,阿呸正在孙威膝上坐着,突然跳上桌子,打翻了她的茶杯,茶水洒了她一身,孙萌气得直骂,“什么人玩什么鸟,什么妖精养什么猫……”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