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三卷 苗域桃源 第四十五章 变形悟空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我一看急了,我二话不说,狠狠一短剑,平着拍在藏边静子脑袋正中的百会穴上。藏边静子翻翻白眼,竟然一点事都没有,还是掐着孙威不放!晕!难道她还练过铁头功?我也不客气,又一拳头砸在她太阳穴上,她身子一侧,却仍然没什么事。

  我靠!再也不能对这个残废女人手下留情,上去猛踹,连着好几脚,才将她从孙威身上踹下去。我急忙去看孙威,他都快被掐死了,脸上血肉模糊,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血肉还是藏边静子断腕上的,我急忙抢救。

  藏边静子在地上打个滚,又蹦了起来,这回奔我冲过来。我咬咬牙,冲着她心窝就是一脚。如果是普通人,心窝处挨了重踢,不死也得去半条命,可丫的藏边静自子简直不象是肉做的,被我踹的重重撞在塔壁上,鲜血直喷,眼神狂乱的仍然扑上来拼命。

  这时候孙威也缓过来了,他一边剧烈的咳嗽一边嘶哑着嗓子喊:“老俞,她不是活人,她是死的!”

  我心里一动,如果是死的,那就好办了!虽然我不敢杀人,但虐尸应该不算什么吧?反正人也不是我杀死的!随手一摸,在口袋里抓出几枚子午钉,迎上去在藏边静子的眉心扎下去,‘噗’的一声,子午钉钉进去,随即又将两枚钉子送进藏边静子的肩井穴,脚下用力,将她踢个跟头,然后又定住她的足三里,最后一根钉子踩进她的心口。

  藏边静子身体本来‘别别’乱跳跟刚打出来的鱼似的,突然挺直了,她的眸中涌出一片血红,眼珠‘噗’的迸裂开来。

  我看看她不动了,稍微安下心,孙威已在地上爬了起来,双手抚着脖子,上面五个紫黑色的指印,十分的明显。

  “你怎么样?没事吧?”我忙问。

  “还……好!”孙威咳着说,嗓音很沙嘶劈哑,一边拿袖子抹脸,一边问:“你丫今天怎么回事,一会发疯拿剑乱砍自杀,一会四处乱窜往墙上爬,那个大猴子悟空附你的体了吧!”

  看他一无所觉的样子,我就奇怪了。难道这个破塔里的东西只针对我一个人起作用的?我哪儿这么招人待见呢?看看藏边静子,她的身体上除了断腕之伤,左胁下还有一处明显的外伤,伤痕极深,肌肉翻着,我觉得有些不妙,看看短剑,上面也带着血,又拿去在伤口处比了一下,痕迹吻合。

  孙威哑着嗓子说:“别比了,那伤就是你那把剑弄的!”

  我没说话,想起那会儿曾觉得有人在背后偷袭,于是反手砍了一剑,下耐还当成是孙威了,后来又认为是幻觉,难道,这并非是幻觉?而是实实在在砍在藏边静子身上的一剑?

  如果是这样,那藏边静子之死……只怕还是我搞的!

  孙威不愧是我的发小,知道我想什么,在一边说:“老俞你别胡思乱想了,你看那牲口,血的颜色都是发黑的块状,如果是活人受伤,血是鲜红的,只有新死之人血液还没凝固的,才是这种颜色!”

  “你的意思是说,我在砍这一剑之前,她就死了?”

  “嗯!”孙威悻悻的说:“我正和你说话呢,这东西凭空就冒出来,然后就见你上墙了,我就跟它打起来了,那个时候,就感觉到它不是活人,力气大的简直没边!看把我掐的!”他的喉咙被掐受伤,说话一直嘶啦嘶啦的。

  我松了一口气:“不是我杀的就好!”虽然还是觉得有点自欺欺人,但却稍微放下心来。

  起先我还想着这地方邪门,快点出去。可莫名其妙连番两次被折腾,我反而不急着出去了。怎么着?弄这么大的阵仗,不也没把老子怎么着嘛!这回老子还铁了心了,倒要看看你是怎么回事!

  藏边静子的尸体还在塔里横着,我觉得碍事,先把它从塔门里推出去。这东西虽然死了,危险性犹在,极可能也会被养尸变。不过,那也不是眼前的事情,无需太担心,何况眼下它身体里还插了子午钉,说什么也起着镇克的作用呢!

  “威子,我要好好检查一下这里,你在外面接应我,如果我这儿出了什么事,你就想法子救我!”我怕他不听话,又补了一句:“咱们里应外合,保险系数大些!”

  孙威想了想,这次没顶嘴,痛快的答应:“行!老俞你小心些!我就在门外边站着,有不对劲的,你就喊我。”他弯腰钻出去。

  见他出去,我松了一口气,这下就毫无顾忌,随便怎么折腾都行了。

  站在塔里东张西望,这塔只是一根通柱,如果有机关,应该会是在哪里呢?

  高顶上洒下一缕光线,颇有些坐井观天的意思。塔壁下层的黑色雕像被我们弄得乱了一地,我用脚把它们扫到一边去。如果问题是在这些雕像或者像龛里,那可就有得玩了!一万多个,我得找到哪辈子去呀!还有,先前外壁流乳白酸液的机关也应该仔细看看,那只短管是在顶上伸出去的。那么高,我徒手怎么爬上去呢?

  背手转悠着,发现光线投在地上的那片光斑里,好象有什么东西。

  我俯身观看,这片光斑里有一个黑影,正在手舞足蹈。这是什么东西?看上去怎么有点面熟!我盯着它看了一会,怎么……象是悟空!看,它一只手还紧紧攥着什么东西,那不是麻花嘛!

  奇了奇了!这是怎么回事!我看着光斑里投射的影子,顺着找去,费了半天事,终于发现塔顶的天窗部,有一个东西正在晃荡。倒!这不就是咱家的悟空嘛!怎么缩水的如此厉害!

  “悟空!下来!”我站在下面喊,张开双臂。

  悟空探头探脑往下看,然后顺着塔壁上的像龛爬了下来,离地还有四五米的时候,往下一跌,跳到我的肩头。

  我把它抓到手里,这家伙变化之大,都赶上变形金刚了,现在也就半尺来长,正瞪着一双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我琢磨半天,也不知道它怎么会变成这样子!难道是因为误挠了我一把,它一个猴子僵尸,沾不得我纯阳血的缘故?我的血又不是敌敌畏,有那么厉害吗?

  找到悟空,我的心放下大半。在塔里东敲西打,正乱翻呢,觉得这塔好象是动了一下。

  我一怔,静下来查看,却又什么变化也没有。刚认为是自己的错觉,塔又动了。正要喊门外的孙威是不是塔长腿了,异变又起,这塔就跟洗衣机滚筒似的,剧烈旋转起来。我在里面被抛得上下左右一个劲的翻腾,东撞西撞简直就散架了,怕被撞到头部,想要摆出‘虎抱头’的姿势,却根本控制不住。悟空倒是机灵的很,紧紧搂着我脖子,说什么也不撇开。我两手乱划拉间,左手碰到一个不知道什么玩意,急忙扣住了,还没等松口气,耳中听得‘咔吧’一声,那东西被我拧下来了。

  (注:虎抱头是中国武术的一个招术,取虎扑食之前的动作,大体上是屈膝弓身蜷成一团,双臂屈肘抱头,与蜷起的双腿一起护住柔软而多脏器的腹胸和头部,以相对较坚硬的背部和身体外侧承受外界力量的撞击和拍打,攻守兼备,很多门派的武功都有这一招,名称和修炼要决大同小异。)

  塔来了个急刹车,翻滚猛然而止。我由于惯性在里面又翻了半天,好容易才停下来,趴在地上吐了半天,胃里的食物早就消化没了,只吐出几口清水,不由心里问候这个破塔的姥姥一百遍啊一百遍!

  好容易翻江倒海的胃舒服了一些,我用手背擦擦嘴角,小悟空骑到我脑袋上,一只手揪着我的头发。我看看周围,咦,什么时候被甩到外面来了?

  身周是成片的竹林,桃树杂陈其间,身前就是这座又象铅笔、又象炮楼、又象古井,但更象金箍棒的塔,所有的景物都和在塔外看到的一模一样!

  不过,这并不是原来的地方。第一,原来的塔外,有孙威和一票僵尸粉丝在等我,而这里并没有;第二,这里的竹林、桃花和塔都小的可怜。

  此时我是半跪在地上的,但是看那塔和竹林的时候,却还要俯下头去——它们虽然外观没变,但高度最多都不超过一米,简直是原物的袖珍版。一时间,我觉得是进了小人国了。相对于从前的仰视,很有一种奴隶翻身做主人的感觉。

  我以为自己又出现幻觉了,不由自主的晃晃头,眨眨眼再看,依然如此。看来,自己真的被扔进一个微缩的世界。

  顿时想起《天机不泄录》里写过一种‘芥子纳须弥’的佛教奇术。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