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三卷 苗域桃源 第四十四章 赔我断手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我嘶吼一声,完了!这次是真的要挂了!人家常说一堆鲜花插在牛粪上,我可倒好,整个成了一化肥厂。

  想到会活活的给‘香煞人’消化掉,我的心里一阵发寒,仿佛黑曼已顺着七窍钻进我的脑袋和身体的内部,正在蚕食脑浆和内脏,这种活活被吃掉的感觉恐怖至极。一阵突如其来的自暴自弃涌上心头,罢了!我俞越一百多斤,就送给你们了!提剑往心口刺去!

  手腕上蓦的传来剧痛,全身如被电击,剧烈发抖,直接趴地上了,短剑撒手而落,随即听到孙威大骂声:“老俞,你疯了!?”

  在剧烈的疼痛和麻痹的刺激之下,我呆呆的缓了半天,睁开眼睛,忽然发现孙威站在面前,定定神,想起自己七窍开花,急忙用手在脸上摸摸,哪里来的花啊,不仅没有花,刚才简直让我抓狂的黑蔓也没有一根。

  心中一喜,拾起短剑,慢慢爬起来,骂孙威:“你他妈的上哪去了?刚才我那么喊你都不回答。”

  孙威直叫委屈:“我一直就在这儿站着,哪也没去!你怎么搞的?突然就跟发疯了似的,拿把破剑乱砍,要不是我躲的快,差点被你砍伤了!谁知道你砍不到我,居然想要自杀。要不是我冒着生命危险给你来那么一下子,你就死到这了!”

  我半信半疑的看着他,孙威说的如果是真的。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我的幻觉?那么真切的被黑蔓缠咬,那么真切的七窍开花——等等,有点地方不对劲了,我是怎么看到自己七窍开花,而且被缠得象纺锤的?

  按照道理来说,我是根本不可能看见自己的情形的。最多是感觉到而已。可是那会‘看’的感觉却是那样强烈,好象我是站在另外一个角度在审视着自己。这不是修炼之人练到一定程度才会有的内视,而是真真切切的,‘我’是站在一边,观看着另外一个我。这,很象是传说中的灵魂出窍?可是好端端的,我怎么会灵魂出窍呢?

  咦?难道这塔里最重要的不是食肉植物‘香煞人’,而是有什么东西在吸取人的魂魄?

  我一边想着,一边问孙威:“你拿什么东西打的我?”要不是他,我可能真的着道了。

  孙威得意的一笑,从兜里掏出高压电棍。

  “靠!你居然拿这个东西电我!”挨电棍的滋味可实在太难受了!

  孙威嘿嘿乐:“我那不也是急了嘛!谁让你刚才突然发疯呢!哎,我说,你刚才是怎么回事啊?”

  “我也没搞明白呢!”我无心细说,问他:“你看见什么东西了吗?”

  孙威摇摇头,:“没有!”

  我转头看见门仍然好端端的在那里,便说:“算了,咱们出去再说吧!”这鬼地方不可久留。

  孙威答应一声,我弯腰去钻门,视线一瞥间。忽然发现孙威的脸上带着一种森然的青气。

  我身子一停:“威子,你怎么了?没事吧?”

  “我?我能有什么事!”孙威笑了,笑容说不出的诡异。

  我刚觉得不秒,孙威说:“老俞,你脸上这是什么?”竟然伸手来摸我的脸。

  “别动!我自己看!”我急忙伸手打落他的手。只听‘啪’的一声,孙威的手竟然掉了,眼前只剩一截光秃秃的断腕,腕断处还滴着血。

  我一惊,随即又镇定下来,“幻觉幻觉幻觉,这是幻觉……”一边念叨着,一边使劲拧了自己大腿一下。疼痛之后,我眨眨眼睛,眼前断腕犹在。

  “威子?”我小心翼翼的叫他。

  孙威看着我不住的诡笑,“老俞,你看我的手断了,你来帮我接上,好疼啊~~”举着一只血赤糊拉的断腕往我脸上杵。

  我侧身避开,一时又惊疑不定,难道是我又出现幻觉,看到孙威断手了?

  不管怎么说,我也不相信,自己只是随便一拨拉,就能把孙威的手拨拉下来,除非我是剪刀手爱德华,或者孙威的胳膊是纸扎的。

  “给我接上~给我接上~给我接上……”孙威算跟我没完了,举着胳膊缠着我。

  我躲不过去,只得投降:“好好好,我给你接上!”搞什么东东啊,明明知道是幻象,还玩的跟真的似的。我左避右闪,眼睛随意在塔里转了一圈,假装寻找那只断手。

  我就晕!地上还真的扔着一只断手。

  定睛一看,首先确认不是‘香煞人’花。于是我顾不得惊奇,抢上去拾起来。这种拿着只断手的感觉是那样真实,以至于我也不认为是幻觉。

  这只手冷冰冰的,已经僵直了,灰白的,手形纤细,手指修长,骨节有力,指甲修剪的很整齐,而且涂着无色的指甲油,皮肤也很细腻,但说是保养不错也不对,因为手掌之上分布着茧子。

  看到茧子,我心里有了底。自己就算没有仔细观察过孙威的手,但也可以确定,这绝不是他的。第一,因为他是个医生,从来不干粗活,而且经常做手术的手,绝不会让其磨出茧子来。第二,我认为,这只纤细的手是某个女人的。我看看茧子分布的位置,自己试着握了一下,只有长期握着棍状器械的手才能形成这样的茧子。

  至于这只手是谁的,我没往深处想。一来‘香煞人’花形就是手状,我刚才幻觉也好什么也罢,见的多了都审美疲劳了。二来,我外面还有一大票女僵尸呢,突然冒出只女人手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孙威还追我要接手呢,我也不管是不是幻觉,将断手往他怀里一塞,“自己拿着玩去!”

  孙威用另只手将断手拾起来,往断腕上就按,居然就真的接上了。

  “接上了,接上了,你看~~”那只手又杵过来摸我。

  孙威丫的是怎么了!这幻觉也太真实了吧!我心中发毛,避之不开,顺手一推,‘啪’!那只手又被我碰掉了。

  “你这绝对是豆腐渣工程!”我又好气又好笑,权当自己陪他演电影呢吧。

  孙威也傻眼了,看了半天,勃然大怒,扑上来几打我,连踢倒掐带咬。

  “喂喂喂,你玩真的呀!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孙威的反应会这样激烈,连声大叫。

  到现在,我越来越搞不清楚,究竟孙威和我,是谁在幻觉里呢。是孙威真的觉得自己手断了,从而跟我没完没了,还是我所见的一切皆幻?

  不过,就算是幻觉,也不能对兄弟动手。我招架不住,给他追的在塔里飞奔。塔的空间还是不大,我一着急,两步踩着塔壁的蛊神龛爬了上去。

  塔壁是直上直下的,往上爬的难度还挺大,好在我玩过攀岩,而且腿脚利落,上去也不太费事,只是碰的黑色雕像纷纷往小掉。

  我爬上去三米多,孙威上不来,在下面跳着脚的抓我。

  “你丫有病啊!”我居高临下的骂他,“不告诉你咬着舌头省得出现幻觉嘛,谁碰你的手啦,看你跟我不依不饶的!”

  孙威仰着脸,喉咙里发出‘胡胡’的声音,神气越来越狰狞,竟然抓起黑雕像向上扔着砸我,而且准头奇劲,砸得我挺疼。

  我急忙又往上爬了两米,伸头向喊:“打不着,打不着,我气死你!”没留神,脚下一滑,险些掉下去,急忙四肢并用稳住身子。心里发愁,自己这样扒在塔的半截腰上,就相当于把生门死门全卖出去了。如果一旦有什么变故,连还手、躲避都不行,这不等死嘛。

  孙威中什么邪了这是!我也不能老在半天空挂着呀,实在不行,就跳下去,先拍晕了他再说。正这么想着,居高临下一看,下面的情况已经不对了。

  孙威不知何时已躺在地上,正扭着一个人翻来滚去打得激烈呢。跟他对打之人一身玄衣,面目抹的很黑,身形甚是苗条,虽然看不清,但我一下子猜出这是谁来了。

  藏边静子!那个断了一只手的日本女忍者。

  孙威曾说,他和五哥掉进黑暗世界的时候,把藏边美代和藏边静子也拖了进来,那个时候两人中了僵尸粉,真僵尸一来,她们两个蹦着派了。只不知她是打哪儿冒出来的,这么小的空间,我竟然没有发现。

  想来那只断手是藏边静子的。刚才应该是她冒充孙威,追着我打了半天,但这绝不是什么日本忍者的易容术,而多半是这古怪铜塔的缘故。

  我四处看了一下,只有藏边静子一个人,她的姐姐藏边美代却不在。孙威一个大男人,跟个受伤的日本女人打架,竟然还处于下风,给骑在下面狠揍。我急忙跳下来帮忙,藏边静子一只手死命的卡着孙威的脖子,另一只断腕在他头上猛敲,血肉飞溅,孙威的脸上全被血糊住了。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