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三卷 苗域桃源 第三十三章 湘匪重宝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在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巧的指北针,这是户外必备的装备之一,我现在只要出门兜里就会揣一个。可是指北针拿在手里,不论怎么转,就是一动不动。也许此地磁性太强,指北针不好用了?

  无奈只好将指北针又放回去,接着走。前方,终于不再是竹林,而是一座小巧玲珑的竹木结构吊脚楼。

  由于分辨不清方向,我也无法揣度这座竹楼的地理风水布置,但大体上也能看出,楼是依“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的标准格局建筑,其造型和在地洞上面的那座竹楼差不多,起脊的顶,檐角如蛇,上挂摄魂铃,门和墙壁上的符也一样,既象中原道门的聚灵符,又象佛门的金刚达摩诃符。

  我犹豫一下,决定进竹楼里看看。纵身跃上竹楼,凭着栏杆回身对僵尸娘子军发表命令:“咳!姐妹们,我现在要进这楼里去,麻烦大家在外面等,就不要跟近来了,留神把楼挤塌喽!”

  众女尸仰着脑袋看我,谁也不言语。

  “好!不说话,那就是答应了啊!”说完,我转身推开竹楼,一步一步走了进去。

  竹楼里面是黑暗的,我的眼睛好一会才适应这种光线。隐隐约约间,看到室内正中盘膝坐着一个人。

  我在衣袋里摸出打火机,将之打着——倒!居然又是熟人!

  昂岩寨碰到的五人中,那个戴眼睛的小伙子,还跟我们说了半天话地。

  他盘膝坐在屋中,身子佝偻成一团,头跟折了似的搭拉着。我屏息将手指房在他颈侧的动脉上,从指尖传来微微的跳动。

  我心中一喜,他还活着!

  忙上前将他放平,检查一下,皱起了眉头。我不知道他是突然中风还是犯了心脏病,或者是受到外界的伤害,如果是前者,那还真不能乱动,否则只怕会加重病情。这个时候,要是孙威在就好了,他好歹也是个医生,救人比我要有经验的多。

  打火机的火焰跳动,我发现小伙子面上左右太阳穴,印堂穴和鼻下人中穴好象都有点异样,仔细看了一会,心中“突”地一阵大跳。当下也顾不得别的,用力将他抱了起来,带到竹楼外的平台上。

  在光线充足的地方,我发现这小伙子脸色象画符地黄表纸,在他的两个太阳,印堂,人中和下巴正中的承浆穴处,淡青色的血管凸出,竟然形成五个小小的符篆,却各不相同。在印堂位的,是赶尸时贴在尸体额头地镇魂锁魄符,在左太阳穴的,是竹楼门壁上画的那种符,右太阳穴的和青幡上的符形差不多,人中穴和承浆穴两个符也是我不认识的。

  眼睛脸上怎么会出现这五个微型符呢?而且这符不是画上去的,而是利用人体血管走向,控制隆起形成。这是什么手法?太诡秘了!

  踌躇了一下,我决定试用《天机不泄录》里传授的一种急救手法。这种手法不是用来治内外伤的,而是唤回中了法术之人的神智的。

  本来在这个世界,我是不敢随便用法术的,怕反而与当地法术相生或相克,激起异变。不过事到如今,救人要紧,我也只好试试了。

  瞄瞄栏杆下的众位女尸,都很乖地站在下面,把悟空也放到远一点的地方,我在身上找出三枚拇指大小的白色蜡烛,名为定神烛。定神烛应该也算是我自制的吧。是在市场上买来成品的蜡烛,放在容器里加热融化,再添入相关的符灰,法物和香料,重新炼铸成烛。(有人说我身上带了个机器猫的百宝袋,想要什么一掏就出来了。其实并非如此,而是我此行专门穿了一件摄影装,身上的大小口袋林林总总有二十多个,装的全是我认为可能会用到的而从家里带出来的符纸法物)。

  定神烛按天地人三才位摆好,放在眼镜的顶门,心口和下腹处,点燃,烛焰如豆,三缕极细的灰烟缭绕,如线如丝,漫漫地三条烟首尾相衔,在眼睛的上方半尺处形成八卦太极图。

  这是《天机不泄录》里记载地正宗玄门道术,不知对会苗疆巫术管不管用。此时我本应该用金针在眼镜的耳朵上放血,可是此次出京,身上没带针,情急之下,摸出枚子午钉,在眼镜的耳垂上捅了两下,年轻人倒是火力旺,血“滋”地一声射出好远。

  对不起了兄弟,不小心给你扎两耳朵眼,纯粹是要救你命的副产品,不是我的本意啊!

  这两股血并没有落地,而是突然悬上空中,与三条烛烟混合在一起,颜色突然转为血红。眼镜的脸色也突然由蜡黄转而涨得血红色,他面上的五个微型小符,突然爆开,鲜血大量涌出,人却不住咳嗽起来。

  嗅到空气中浓浓的血腥气,僵尸娘子军里微微起了骚动。

  “安静!安静!大家注意纪律!”我急忙安抚众家艳尸,同时手忙脚乱的帮眼镜止血。他爆开的血管太多,而且位置又很关键,我又念咒又点穴又撒云南白药,忙活了半天,总算把他的血止住了。

  眼镜呻吟一声,慢慢地睁开眼睛。

  救人成功,我感觉十分的欢喜,急忙说道:“兄弟,你是怎么搞的?”按中国电视电影的惯例,我第一句话本来应该问“你感觉怎么样?”不过,反正人已救回来了,他感觉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关心的是这一切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眼镜呆呆地看了我半天,突然坐了起来,身上的三只定神烛被掀了下去,我急忙拾起,先吹熄了烛火,这三只烛已由原来的白色,转变成血一般的红色。

  “你……是你!我们人呢?秦叔和泰哥他们呢?”眼镜声音嘶哑。

  我把三只烧剩半截的定神烛揣进口袋,同情地看看他:“不知道你说的是谁。不过有个不幸的消息要告诉你,你们那个同伴,一脸横肉的家伙,已经挂了!”

  “你……你是说……阿豪?”他喃喃地问,眼角突然涌出泪来,“挂了也好,反正我们大家都不能活着出去,大家都得死在这里……”

  “喂,你想死我还不想哪!”我没好气地说,这丫的也太乌鸦嘴了吧!

  眼镜揉揉眼睛:“你……不是摄影家吗怎么也跑来这里?”

  “谁知道哪,我走走道,不小心就掉进来了!”我顺嘴胡扯。

  眼镜怀疑地看看我,眼睛往竹楼下一扫,顿时哆嗦了一下,惊恐地问:“那……那是什么?“他指着我的僵尸娘子军问。

  “没关系没关系,都是朋友,来自五湖四海!”我打个哈哈,重操旧话:“你是怎么搞的?”

  “我……”他犹豫着,眼光有些闪烁。

  “喂,兄弟,现在这个地方可是危机重重,你也看到了,底下这一大票家伙等着吃咱们的肉呢。大家精诚合作呢,没准可以逃出生天,可是互相藏心眼,闹不好两人一块折进去。”

  眼镜似乎有些意动,神色犹豫起来。

  我再加把劲:“算了,我也算救你一命了,咱们各自走各自的吧!谁也别连累谁!兄弟,保重了你!大家后会有期!”假装站起来要走。

  眼镜忙一把拖住我,“别价大哥,我这不是正在想,应该怎么说呢嘛!”

  “唉!”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逃命最大,任何有利于活命的事情,都要大家共享,如果我们想活着出去,还要坦诚相见才是。”

  眼镜连连点头:“大哥你是怎么进这个鬼地方的?“看来不透露点情况,这小子是不会说实话的。“我和我同事上山摄影,这地方丛林茂密,走着走着就失散了,我在找他们的途中,一不小心,掉进一个地洞,然后晕头晕脑地就到这个地方了!”这话当然不是真的,不过即使是真话,于事情也无补,反而造成眼镜的困扰。

  我把事情简略地和他说了一下,然后问:“你呢?怎么进来的?”

  眼镜苦笑:“我是跟秦叔泰哥一起来的……”眼镜说话遮遮掩掩,但从他的话中,我在已知资料的基础之上,带蒙带猜外加合理的推测,还是了解这个鬼地方的一大半真相。

  眼镜说的秦叔,就是我们在岩昂寨看到六十多岁的老头,抽烟袋,满口湖南腔的那位,当时就觉得他是五人中首领,事实也确实如此。而泰哥,则是那个四川口音的中年胖子,眼镜叫王南,河南人,挂掉的臭脚横肉男叫陈小兵,另一个酱紫色脸膛的三十多岁男子叫周汉,是广西人。

  他们这四人,全是被秦叔招集到一起的,五个人里,泰哥是文物贩子,秦叔对巫术和风水术颇有研究,王南是秦叔的亲戚,陈小兵和周汉也全是道上的。大家聚到一起,都是为了一个目标——埋藏在盗版桃源的土匪宝藏。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