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三卷 苗域桃源 第二十七章 蛊神之庙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这虫儿果然是不吃肉的,个子虽然大,看它那张小嘴,牙又细又密,虽然尖利,但多半只会啃树皮咬树叶,现在明明占了便宜,却只会用身子压着大猴子,头一拱一拱地。看得我直替它着急,真想下去帮把手,捅那僵猴两剑。

  僵猴被砸在下面,努力翻身也爬不出来,它挥舞着两只锋利如刀的爪子,在超虫身上猛抓,超虫吃痛,胖身子已被抓出好几道沟,流出看不清黄白但很象鼻涕样的东西,它笨拙挪身滚到一边,身子又缩起来了。

  僵猴跳上去,张嘴想咬,可超虫这一身毛刺,哪里也不好下口,它急将上来,大脚上去,将虫子踢得骨辘辘滚,然后疼得抱着脚丫子蹦了两蹦,又扑了上去。

  超虫给逼得再次喷出一口青气。大猴急忙又伸头去吸,超虫看样子还想故技重施,又向它撞去。

  这次猴子却早有了准备,“呼”地一声从虫子的头顶跳过去,超虫撞了个空,收势不住,一头顶进一间屋子里。

  我真替这虫可惜。猴子是仅次于人的聪明动物,这只胖虫的智商和它差着不是一点半点,跟它斗,虫子是吃定亏了。

  不过看来僵猴子其意只在超虫肚子里的那口内丹,并不是存心要灭掉它,两个打来打去,每到危险时刻,虫子喷出一口丹气,猴子立刻就放过它。但等虫子要逃的时候,猴子又把它捉回来。

  两个打得虽然激烈,却也没有毁灭什么东西,因为这寨子里从房梁到井绳,林林总总的物件,没有一个善良之辈,几乎全是成了精变了妖的,一见风头不对,早都躲得老远。

  我坐在房顶上看了半天,见它们也打不出什么新鲜的来了,渐渐觉得没意思,正想着转移,又觉得身上不得劲,下意识地扭了下脖子,“砰”,头跟什么东西撞在一起。

  这下正撞在先前被鞋底子敲出来的包上,我眼前直闪星星,疼得差点从房上栽下去。急忙稳住身子,回头一看——

  “扑嗵!”吓得我直接从房上掉下去了。

  这下摔得我半死,险险背过气去。趴在地上好半天才恢复神智,稳住呼吸,先不忙爬起来,悄悄地侧头望去,正对上一对黑沉沉的死白眼。

  又是一只僵猴子!只是看眉眼要比跟超虫打架的那只看着漂亮一点。丫的居然趴在我背上,两只手搂着我的脖子,脑袋伸到前面来,跟我面对面大眼瞪小眼呢。

  我们互相瞪了半天,谁也没有先行动,半天,我终于觉得这样趴在地上不太象话,如果给孙威看见我跟只僵猴子趴在一块做亲热状,不定会被他遭践成什么样的。

  一边伸去去摸短剑,一边做出善良的微笑状,小小声打商量:“嗨,金刚,下来!”

  它动也不动,仍然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不知为什么,在它身上,我感觉不到恶意。心里有点画魂,这丫僵猴子不是个母的吧?莫非情窦初开,迷恋上这我这超级大帅哥了?

  勉强又笑了笑:“悟空?泰山?丛林之王?你别抓我这么紧行不行?很不雅观的!”

  僵猴子理也不理。

  我一咬牙,做好全力防护准备,站起身来,看着月下的影子,这只僵猴子整个趴在我身上,两条下肢圈着我的腰,上肢抱着我脖子,天哪!丫的不是想让我背着它耍吧?

  我一手提着短剑,琢磨着怎么下手,才能够摆脱它又不至于带来危险。

  心中突然有某种警示,那是种慌慌的感觉,微一迟疑,心间蓦地掠过秀娣和罗根水的影子,秀娣已头上手上全是紫色的毛,让人吃惊的是,罗根水不知什么时候居然也弄了一身黑毛,它们光着脚正一前一后乱跑,好象碰到什么危险似的。

  我顿时紧张起来,糟了!在这个落阴地的培养下,秀娣终于长出紫毛来了!更可气的是,它居然把罗根水也带坏了!本来经过我用法术严格处理的罗根水只是一个普通的行尸,在秀娣的教唆下,再加上落阴地的大补阴气,愣变成黑毛僵了!

  而且,更令我担心的是,有什么样的危险,能让一只紫毛僵加一只黑毛僵的超级无敌组合,吓得四处乱窜呢?如果受到伤害,我怎么对得起它们!

  来不及寻我身后这个僵猴的晦气,感应着和秀娣罗根水的微妙联系,背着僵猴奔村子偏南一点的地方就下去了。

  这只僵猴子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它轻飘飘的几乎没有一点重量,如果不是经知道了,几乎察觉不到它的存在。它也不象开始的那只那样霸道,上来就掠夺我的阳气,它好象只是跟我“沾光”,就象冬天猫猫觉得冷,会钻到人的怀里取暖一样。

  不过,这背着僵猴子的造型,我觉得挺酷,整个一忍者神龟!

  跑了几步,想起孙威和五哥来,也不知道这两人跑哪去了,忙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给他们,结果在这块落阴地里,居然没有信号,只得做罢。

  想了一下,我在沿途明显的地方做上标记,写的是个越字和一个箭头。这样一来如果孙威和五哥找我就不会错过,而且便于我自己认路。

  奔出去大约十来分钟,我发现在丛林掩映中,露出一挑灰檐,檐角造型奇特,扭曲如蛇,口部衔着一只小小的铃铛——这东西我熟,并非普通挂在寺庙殿宇檐上的惊鹊铃,而是镇魂铃,赶尸用的这种,我怀里就揣着一只。

  虽然是在密林之中,但也时时有冷风吹过,可是檐角之上,镇魂铃却一些声息都没有。

  我也没当回事,更邪门的事情都见到了,神经早就被煅炼的粗壮无比,见惯不怪了。

  转过树丛,面前呈现出一座不大的竹楼。这座楼是起脊的顶,四只檐角都挂着镇魂铃,建筑风格不伦不类,既不象是当地少数民族的,也不象其它地区汉人建筑,象住家,又象庙祀,四壁竹墙上坏得大窟窿小眼睛,但房门却好好的关着,上面隐隐可以看到符咒的痕迹。

  观察下四周,虽然此处地势已较荒寨高,但仍然摸不清山势全貌,不过却可以看出,这座建筑在那个立体镇魂锁魄符中,处于符灵的位置,而其所在地,则是整个落阴地的风水位。

  吉脉的风水位,通常建些亭台庙宇或者放些镇克之物,来化龙点睛,锦上添花。而落阴地这种大凶之处,风水位是阴力最充沛的地方,心术不正的风水高手,往往会在地表设阵,引魂摄灵,使落阴地更加凶邪,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我站在这座竹楼前,清淅地感觉到,秀娣和罗根水正在里面暴走,这两位爷八成生前都是共产党员,风格太高了,真是哪有麻烦往哪里去!唉!明知道这个建筑必定惊险非凡,但我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愣往里闯了。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