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三卷 苗域桃源 第二十六章 胖虫肥猴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一条巨大无比的虫子,看上去长足有二三丈,肥滚滚的身子,身上长满了也不知道是脚是毛还是刺的东西,长长地打着卷,虽然有月光,但天还是很黑,也看不清是什么颜色的。它口部相对较小,微张着,露出两排细密而锋利的牙齿,上面是两只大大的眼睛,正仰望着夜空。

  我的第一印象是,蜈蚣烫头了!

  其实我并不认识这是什么虫子——就算是天天见的蚂蚁,突然发育成这么大个子,估计也没几个人会认得出来。但我觉得,与其说是蜈蚣,不如说它更象菜青虫、松毛虫一类的肉虫子。如果是这样就不用太担心了,没听说过菜青虫松毛虫吃肉的!

  超级大肉虫(现在流行‘超某’,因此,以下简称超虫)仰望着天空,肉体(这词用在这里再贴切不过)微微起伏,随着呼吸间,有一片青濛濛的薄雾在它的嘴边喷出,悬在半空,旋转着,凝而不散,映着月华,异彩流光。

  看到这奇异的景象,我霍然一惊,传说中的吸收日月精华,修炼内丹的情景,竟然在这只超虫身上看到了。他妈的这块落阴地实在是极品之地,不但养妖,还养灵,什么都能修行啊!看来就算突然养出个土地爷,都不应该感到奇怪!

  超虫的内丹还只是气状,没有成形,看来修行尚浅,想到一只小虫居然也能修炼,不禁感慨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自己好歹也是一个人,妄自得了奇书《天机不泄录》,却从来也没有静下心来修习过,真是连虫子都不如呢!

  我跟孙威和五哥打个手势,示意不要惊动它,三人一步一步悄悄向后退去,就算它平时是吃素的,也离着越远越好。

  才往后退了四五步,觉得有人在拍我的肩,我以为是五哥或者孙威,压低声音:“有事离开这里再说!”鼻间突然嗅到一股酸臭的味道。

  我侧头去看,左肩上,赫然放着一只奇怪的“手”!

  那只手有点象人手,但是上面有寸许长灰黄色的毛,指甲长长的,磨得甚是锋利,我脑袋“嗡”了一声,差点被吓掉半个魂,这丫的是什么东西?要是一高兴,还不当场把我脑袋揪下来啊。

  头上冷汗也冒出来了,隔着衣服,感觉到那只手上传来的温度阴寒刺骨,一点生气都没有,在那阴寒气息的辐射下,我觉得左半个身子竟然象被冻住了,身上的热力一点点被抽走,心脏麻痹,甚至还能听到血液带着冰碴在血管里流动碰撞的声音。

  我心知不妙。我再不懂,也明白活人的血液不可能冻成冰碴,而且即使我挂了,血冰碴也不可能在血管里碰来撞去的,但这种感觉却又那么真实,我被冻得剧烈地哆嗦起来。

  照这样下去,我非活活被冻死不可!心中明白,自己这是在被妖物汲取生气,等生气散尽,人就得交待到这里了!

  我心一横,慢慢地抽出短剑,闪电般贴着颊边向后刺了出去,却刺了个空。那只爪子蓦地用力,我只觉得左肩痛彻入骨,疼得眼前发黑。

  我也急眼了,执剑向肩上那只爪子上削去,拼着自己受伤,也要剁下那东西来。

  剑斩进爪子里,发出“噗”地一声,被切掉一半,用劲太大,短剑没收住,割进外衣,切点连自己的膀子都切伤了。

  我早已卯足了劲,趁那只爪子掉下去,立刻向前蹿出,脚下一用力,上了附近的一座墙头。回头看去,发现地上站着一只长尾小耳、凸嘴缩腮的胖大猴子。它受伤的爪子嗒啦着,看似竟然毫不介意,上面微有白色的雾渗出,慢慢的那伤口竟然愈合了。

  我不禁非常妒忌,这丫的真是是玩道士的啊!还练过自愈术!

  这个东西是猴魈吗?我不能确定,因为它长得一点也不象某些书上介绍的猴魈那样。猛然想起,这块落阴地是死灵修炼的无上宝地,但对于生灵来说,却恰恰相反。

  那么,超虫和大猴何以会长得这样壮?除非——它们也是死灵的。

  想起民间俗语,“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然说的是蜈蚣,但由这句话,我又想起《天机不泄录》里好象有说到,有些兽、虫之类,如果死得其所(这个词仍然请大家望文生义,所,指处所),恰有天时地利,也可成僵。

  道理和死人可以被养成僵尸是一样的,换言之,这只超虫和大猴子,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僵虫”和“僵猴”!

  这块落阴地真是了不起,处处给人以“惊喜”啊!看看手电刚才扔在地上了,等会得想着带走,万一在这块风水恶地待个百十来年,还不得养成探照灯啊?!

  下面,虽然被砍了一剑,那僵猴也没生我的气,只是很感兴趣地看着超虫。超虫也一返常态,不再对月吞吐青气,而是身子紧紧地缩起,卷成一只巨大的轮胎,身上的卷毛全伸直了,看上去象个刺球!

  八成是要打架嘿!

  我趴在墙头东张西望找孙威和五哥,想招呼两人一起躲远点,可是看了半天也不知道他们跑哪去了,只好自己跳过几个房顶,估计不会被秧及池鱼了,八卦天性又犯了,舍不得就走,于是爬上最高的一座吊脚楼顶准备看热闹。

  僵猴围着虫子转了几圈,虫子微微滚动着调整位置,将自己防护的严密紧实。猴子几次伸爪子想去抓挠,一碰到虫子那一身的刺,立刻被扎了回来,想必那刺还挺硬,被我剑砍都没动声色的猴子,居然被扎得“别别”乱跳。

  僵猴也挺精,吃了点小亏之后长了经验,从地上拿起根树杈子,隔挺老远去捅超虫,可惜虫子体形胖大,那根树杈一碰到它就折了。猴子不耐烦起来,搬起身边的一块青石,向虫子砸去。

  青石一碰到虫子,就被弹了出去,刚落地,骨辘辘向另一边滚去,滚得那叫一快,眼睛一花的功夫,就到几十米外了。我不禁深深地怀疑这块石头也是成精之物,怕虫猴打架再拿自己当武器,所以脚底抹油,开溜了。

  猴子趁超虫弹开青石的功夫,调过头,屁股对着虫子,却把尾巴伸过去。那虫子虽然蜷成一圈,但也并不是密不透风的,尾巴刚好伸在它鼻子下面,不住搔挠,那虫子耐不住痒,发出“哧哧”的声音,身子微微有些松弛,大僵猴闪电般地蹿上去,在超虫的肚子上挠了一把。

  超虫身子猛然一展,张开小嘴,一口青气喷向猴子。猴子“吱吱”叫着,张嘴去吸那篷青气,看来它是贪图人家的内丹来的!超虫趁机一头撞了过去,顶在僵猴的身上,将它砸个跟头。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