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三卷 苗域桃源 第二十四章 落阴之地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失去了秀娣和罗根水的位置,我一阵茫然,而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小村,又让我本能的不喜欢。在有限的冒险生涯中,夜里碰到荒村院落,总是没什么好事。

  随便如此,我们还是一步步走到村子里。因为,那个三角形的路标,最后是出现在荒村外一根粗大的毛竹上的。

  这个村子太过诡异,我们试探着推开一个吊脚楼的门,“哗啦”一声,门掉了下去,不但拍得尘土飞扬,在黑夜中还显得动静挺大。等尘土落定,大家走进去,发现屋子里没有人,但却充满着有人的痕迹。铺上散乱地扔着衣服,屋中有一个火塘,灶上放着半碗煮熟的薯类,其中一只还有被个豁牙子的人咬过一口的痕迹,伸手捏捏,居然柔软得象刚蒸出来一样,留下两个指印。再推开另一家,情况也差不多,地上扔着一只绣花的鞋子,甑里有饭……

  我们只用了几分钟之内,就搜索完整个村落。

  这个村子里没有任何新鲜的痕迹,屋子里桌椅俱在、锅碗皆全,但尽是残破不堪。所有的物品上都落着厚厚的灰土,样式古老,村子里看不到一点有现代气息的东西。这一路行来,贫困的山寨也看到了少,但再穷的地方,也有些现代的痕迹——这令我觉得,这个村子好象发生过什么事,所有的人来不及收拾东西就离开了,而且,看情形,好象发生在几十年前。

  可是,如果事情真的是发生在几十年前,为什么这些人家甚至食物都没有腐烂朽坏?要知道,这可不是什么密封的空间,而是温暖潮湿的湘西。

  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既然理解不了,我们决定不在这个村子多停留,还是去找秀娣它们。正打算穿村过去,手电无意中一晃,目光瞥去,我不禁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怎么了?老俞?”孙威问。

  我用手电晃着:“你们看那间吊脚楼!”

  “那有什么好看的?”孙威嘀咕着看过去,也不禁瞪大眼睛,“这……这是怎么回事?”

  五哥也沉声道:“奇怪!”

  那座吊脚楼,是我们第一个进的那间。我清楚得记得,推门进去的时候,门掉在地上,拍得尘土飞扬,声音还吓我们一跳。

  然而,此时,那扇门却好好地安在门框上,就如我们没进去之前一样!

  我两步上了吊脚楼,这次很有经验,小心翼翼地扶着门,将门打开,那半碗薯还放在原们,被咬过的那颗也和过去一样,上面我手指无意中捏出来的指印,却已不见。

  唉!真是上得山多,终会遇到鬼!这不,邪门事又来了!

  就知道夜入荒村肯定没好事,我反正都习惯了!无奈地叹着气,在身上翻出几张驱邪符点燃,念动咒语,扔上半空。

  几张符在半空中,停了两秒钟,忽然间火光大盛,倏地向我们三人打过来。

  “啊哟!不好!”

  我急忙闪避,还是差点被火符砸脑门上。五哥和孙威也被符打得手忙脚乱,孙威的衣服被燎着了,他一边胡撸一边跑。

  “邪门!真邪门!”

  这符好象被什么东西操纵着一样,如附骨吸髓一样追打我们。我们三人被火符赶得在荒村里狼狈逃窜。

  孙威大骂:“老俞,你是不是下错符了?”

  “符是没下错,只是这地方太邪性!妈的!出鬼了!符也会被‘策反’?”我已再三确认,自己的的确确用的是驱邪镇鬼的普通符咒,而没有错拿成招鬼符。自己下的符居然“反噬”主人,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刚缩身躲过火符,“呼”一个重物又拍来,我匆忙向旁边一跃,躲过一口大铁锅,锅里还装着半锅水,如果不是我脚下还算利落,差点全浇身上。

  真他娘的晦气,刚躲过铁锅,又飞过来一撂破碗,又眼看着一把豁牙露齿的菜刀没头没脑地向孙威头上砍去,而他的脑袋正跟一堆破衣服纠缠,吓得我心惊胆战,“威子,他妈的你小心点!”

  五哥一脚踢飞一只三条腿的桌子,匕首下挥去斩缠住脚腕的一条草绳子。结果没顾得上后面,屁股被一只竹扫帚狠狠地抽了几下。他大怒,“靠!老俞,怎么回事?”

  我要知道怎么回事就好了!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退,我们退出去,离开这个村子!”

  说话的功夫,脑袋被一只鞋底敲了两下,力道甚重,打得我头晕眼花。再也不敢废话,当先向村子外面跑。

  孙威和五哥也跟着跑,百忙中我往身后一看,后面跟着一堆锅碗瓢盆、桌椅板凳、衣帽鞋袜、被褥枕头、水桶水缸,烧火棍、大菜刀、破铜镜、烂木梢……

  乖乖!玩具总动员哪!这村子所有东西仿佛突然间有了妖异的生命,全体跟我们干上了。

  小村明明不大,正常走路五六分钟绝对能走出去。但我们三人边跑带蹿,足足用了十多分钟,好几次没留神,被井绳下的绊马索绊倒,有一次还差点被耙子搂着腿拽过去。

  终于逃出村子,三人又奔出十几丈,觉得身后没动静了,这才停下脚步,喘着气向后望去。

  身后,那些成了精的东西全都不见了,小村仍然安安静静的,和我们初来时候,看见的一样。村子荒烟蔓草,破壁残垣,吊脚楼和平地屋破败欲堕。

  我们三个几乎同时揉揉眼睛,发了一会呆,忽然同声笑了起来。奶奶的!生平还是第一次被一堆家私日用品什么的追得跟过街老鼠似的呢!这事说起来不觉得恐怖,倒觉得非常好笑。

  五哥摸着屁股上被竹扫帚打的地方,喃喃骂道:“这他妈的算什么事啊!”

  我揉揉脑袋上被鞋底敲出的包,忍笑道:“刚才我们碰到的那些,如果不是被人用法术操纵,就是些修行浅薄的小妖精!”

  “什么小妖精?昵称?”孙威问。

  “威子,你记不记得小时候,咱们胡同把边那家程奶奶?特会讲故事的那位!”

  “嗯!”孙威问:“小妖精和程奶奶有关系?”

  “你记得程奶奶讲的故事吗?笤帚精、炊帚精、油伞精、菜刀精……民间传说中,甚至连脚丫子泥都能成精!”

  “倒!”孙威吃惊地瞪着眼睛,“我以为那都是骗小孩儿的!你的意思是说,那都是真的?”

  我耸耸肩,“不然你怎么解释刚才我们碰到的事情?”

  笤帚、炊帚、油伞、菜刀等等都是老百姓最常用的生活用品,普通而廉价,在北方的民间流传着很多关于这些物品被阴气或者阳气滋养,从而修炼成精的故事,不少的孩子也都从老人嘴里听到过。

  可是,这些物品想成精却极为不易,它们不象动物和植物,有自己的生命,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是死的。死去的东西要想修炼有成,需要许多的条件,最重要的,是需要一块阴气充沛的落阴地。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