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三卷 苗域桃源 第二十二章 拍花之术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因为这次来湘西办的事情比较离奇,我在身上装备了多种符、法器和药物,当下在衣内取出一个小盒,打开,用手指沾了一下,然后一指点在这女的脑门上。

  这里我用的是拍花术。拍花术主要是利用特制迷魂药、魔幻法术和语言催眠,使人精神麻醉、不能自控,从而听从施术人摆布的一种法术。

  《天机不泄录》里对拍花术有很详细的介绍。过去拍花者行事前,多在掌心涂着摄魂散,只要照着对方脑袋轻轻一拍,立刻药迷心智,受害人便不由自主地跟着拍花者的指示行事了。因为药物的制法不同,所以受害人感知到的东西也各不相同,但结果是一样的,就是绝对不会反抗拍花者的指令,而解法也简单,只要用冷水一浇就能清醒。而且那时候拍花的对象多是儿童,因为孩子比较好哄骗,拍走之后异地拐卖,风险较小。

  如今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拍花术也与时俱进了,拍花团体越来越扩大,已很少使用掌藏迷花的老土方式,而改用口服迷魂糖、迷魂烟和喷雾剂等,拍花的领域和群体也越来越宽,他们善于利用人性弱点,因此老人和中青年人也屡有中招,丢财丢色丢人,实在令人防不胜防。

  拍花术最关键的是药,我用的是按照《天机不泄录》里面配方密制的“失魂落魄散”,本来是怕秀娣它们突然长毛,所以备下准备关键时候迷晕了它们。这不是专门的拍花药,作拍花之用有点药不对症,但其功效却强于一般拍花用的迷魂药。

  没几秒钟,眼见得那女的眼神都直了。

  很好,药见效了,我很满意地问:“喂,你!@#¥%……&×?”我的日语不太好,勉强听着可以,说就困难多了,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出蹦日文单词。

  那女的瞪着眼睛看我,终于呻吟着开口了:“亚美爹……以太以太……”

  孙威“噗嗤”一声,笑开了。

  五哥搔搔头,纳闷地问:“这句日语听着怎么那么耳熟呢?”

  “嘿嘿,五哥常看日本AV吧?这是AV女优叫床声,是‘不要,疼’的意思。”孙威捏着嗓子哼唧:“可-其莫……一库……锁扩……打灭……哈那西贴……哈次卡西……啊她西诺喔库你……毛淘毛淘……啊……一库……”

  “威子,你可真龌龊!”他那些淫词艳语,我都不好意思翻译。不过日本人真是够变态的,这女忍被我拍晕了,居然还惦记那事呢!

  我接着用日语审问:“你叫什么名字?”

  “藏边……藏边……静子……”

  我皱皱眉,藏边静子,好象有点熟悉的感觉。“你们来了几个人?”先摸清敌人数量比较重要。

  藏边静子精神恍惚地说:“两个……”

  才两个?我一听放下心来,两个就好对付了。要是来一个排的忍者,估计我们就算躲到银行保险柜里,也难免会被人家做了。

  “另一个谁?你们是什么人?”

  “她……她是……姐姐……美代……我们……是京都月……刀流……”

  藏边静子和藏边美代,京都月刀流!我跟孙威对视一眼,猛然想起长白山之行,那个阴天乐——藏边弥月,只怪自己一直阴天乐阴天乐的喊,差点忘了他的本姓也是藏边的。

  “你们干嘛找我们的麻烦?”

  “老公……没回家……被中国人害了……我和姐姐……报仇……”

  难道她们是阴天乐的老婆!在长白山对付索尼的时候,阴天乐确实说他有两个老婆,当时自己还很龌龊地想这老小子居然玩三P。

  “你老公是谁?”迟疑了半天,我终于还是问出这句话来。

  “弥月……弥月君……”

  猜测得以证实,我心里却越发沉重起来。长白山那事我其实觉得挺不是滋味的,虽然阴天乐是日本人,而我对日本人也没什么好感,但因为他的的确确是死在五哥手里,如今他两个可怜的寡妇不远万里前来寻仇,一时让我难以决定应该如何处理。

  杀是不行的。我跟孙威都是良民,平时在道德虽然不要求完美,但也只限于拨拨同学自行车的气门芯、砸砸人家的玻璃、背后扔石头熘人脑袋什么的,可不敢触犯法律杀人了。

  而且这是失去丈夫的可怜女人,虽然暗中缀着我们不怀好意,但为夫报仇其志可嘉,甚至我还觉得有那么点钦佩的意思,这两个女人大有古风呢。

  可是放又不成。我再缺心眼也不会明知道人家是来要自己的命的,还把仇人放掉!电影、电视剧、小说什么的里面倒常用这种手法,来表现主角光明磊落、善良正义,我却一向觉得,那样做法简直只能用一个词形容——

  NO!那个谁谁谁,你猜错了,我想说的不是“宽容”,而是SB!

  杀之不忍,赦有后患,不能杀也不能放,那——除非把藏边静子弄成植物人。植物人太残忍,整成动物人也行——只是象动物一样的活着,用法术抹杀她关于过去的记忆!

  一边想着处理她的法子,一边问:“既然要给你们老公报仇,为什么一直只是跟踪,被我们发现才下手?”

  “姐姐说……跟着你们……找到老公的……遗体……”

  “你老公遗体又不在我们家,你们干什么上我家砸去?”想起这个就有气,罗根水就等于是被她们害死的。

  “以为……有……线索的……”

  我又问了半天,总算搞明白,这两个女人是日本京都月刀流的弟子,这一派的传人现在已经不多了,她们修炼的忍术以武功为主,阴天乐是她们的师兄,修练的却是阴阳道,以法术为主。

  阴天乐受田边的聘请,与他同来中国寻宝,但田边事先也并没有和他说全部的情况,只是到了中国之后,才慢慢的告诉他。因此阴天乐的两个老婆也不是很了解他来中国做什么。只是在电话中简单知道他碰到几个身手不错的中国人(就是我和孙威和五哥三人)。

  后来阴天乐死在长白山的九煞绝脉阵里,两个老婆左等不回来,右等没消息,估计可能遇难了,于是拜托日本黑道山口组的人打听了我们的下落,然后就来到中国。

  开始的时候一心想了解老公是否还活着,如果真是被我们害死了,就要给老公报仇。结果她们两个胆大包天,也欺我中华无人,大白天从窗户潜入我家,恰碰到罗根水。这老爷子却也不是吃素的,以为她们是对秀娣不利的,当时双方动起手来。

  罗根水年纪已老,又在没防备的情况下以一敌二,因此很吃了些亏。结果打斗中,不知怎么搞的,把秀娣惊起来了。秀娣把她们两个一顿好揍,这两个女人一看打不过,只得使用火巡之术,利用烟火掩护逃走,秀娣也追着她们跑去!

  妈的!我家客房被烧得半拉糊片的呢,果然是她们放的。这两个死女人,就不怕一旦火势扩大会伤及无辜!

  从北京到湘西的一路上,我们的戒备比较严,她们要暗算也没机会。然后就进了湘西山中,本来忍者山地伏击的功夫一流,却没想到还没下手就被我们发现了。她们两个脱身之后,一商量,索性趁我们在谈话之时离秀娣和罗根水比较远,把尸体搬走到不远的一个山洞里,快速换上它们的装束,然后冒充僵尸混进我们队伍里。

  由于怕这女忍再使个什么遁跑了,我一直掐着她的手腕,也不管她“以太”不“以太”,当下问孙威和五哥怎么办,得快点把她处理了,好去找秀娣和罗根水。

  五哥和孙威一时也没有主意,最后我们只好押着藏边静子一起返回去找秀娣它们。我担心她会恢复神智,就又沾了一点药粉拍她脑袋上了。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