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三卷 苗域桃源 第二十章 鬼才来看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我一觉睡来,看看表已是晚上七点多,忙推醒五哥和孙威,唤来了那个小姑娘,大家匆匆地吃了一些东西,边吃边问另五个客人去哪里了。

  小姑娘说他们中午吃完饭就走了,看样子是进山了。

  吃完饭,我们给小姑娘留下饭钱和住宿费,问清楚去玛吉寨的路,只要沿着后山那条羊肠小道一直走,就能到地方。然后来到车旁。那辆东北牌子的越野车仍然停在原处,看来那五人也是徒步进山的。

  山寨里人们休息的都很早,这个时间已经基本没人在寨子里转悠,我们打开车,把应用的东西背上,不能背的就留在车里。然后把秀娣和罗根水从车内搬了出来,我检查了一下,发现这两位面容平静如昔,便放心地开始引尸。

  摘下腰间的阴锣,“咚!”地一敲,然后“哗啦啦”摇动摄魂铃。秀娣和罗根水马上立正,向前跳出一步。

  在幽静的夜里,铃声锣声传出好远。接下来就是“叮叮咣咣”的关门闭户声,寨子里家家都把门窗闩上了。我不禁感慨,湘西老百姓还真有优良传统,经验丰富,听到锣声就知道是做什么的,立刻配合行动。

  我默默地敲锣打铃走在前面,秀娣和罗根水跟在我身后,然后是孙威和五哥,大家排成一排,踏上了去玛吉寨的羊肠小路。

  夜黑人静时,风吹竹叶动,在哗哗的竹啸声中,时时传出夜鸟凄厉地啼哭,掺杂着两个大僵尸一起一伏重重的落地声……此情此景,胆子再大的人也心胆俱寒!

  上山的路陡峭狭窄,宽的地方有三四尺,最窄的地方不过两尺余,路两旁有时是悬崖,有时是密林,实在不好走。我赶尸的技术又不怎么样,秀娣和罗根水也欺生不听话,一路上故意跟我闹别扭,让转弯它们后退,让上坡又愣往坎下跳,累得我满头大汗。

  前边有一个一米多高的石阶,我先跃了上去,站在上面领秀娣和罗根水。这二位简直就是成心捣乱,“吧嗒”一下,跳起二尺,落下去。“吧嗒”又一下,跳起一尺半,再落下去。“吧嗒”这次跳得高些,接近三尺了,可还是没上来,又落下去了。

  “吧嗒、吧嗒、吧嗒……”两位此起彼落,蹦上蹦下,就是上不来台阶!

  妈的!你们两煅烧身体玩哪!

  孙威哈哈大笑,我气得发昏,招呼五哥他们在底下推,我在上面拽,折腾半天,总算把它们两个家伙拎到上面。

  五哥和孙威随后也跃了上来,我正指挥罗根水和秀娣重新排队,五哥突然大喝一声:“出来!”扬手一道寒光向一棵高树上射去。

  那棵树高有五六丈,光影没入树冠中,却既感觉不到钉入木里,也听不到落地的声音。

  几只夜鸟悚然惊飞。

  我心中一凛。树上有人——或者,树上有东西。

  一时间,我们三人凝神戒备。我悄悄摸着腿上绑的短剑,孙威则直接把防暴电棍拿在手里,五哥则很有高手风范,身形保持不变,却一动不动。

  然而,除了那几只惊飞的鸟,什么动静都没有。

  看武侠小说的经验告诉我,是凡晚上夜鸟无故乱飞,必是被什么东西惊扰。

  看那树,怎么着也得有六七层楼高,究竟是什么东西埋伏在上面呢?而且,最重要的,这个东西是不是冲着我们来的呢?

  如果是人,那么高的地方,还真难为他爬得上去!

  如果是异类,上去应该不困难,可我不相信它有这无耻,还会暗地里打埋伏。

  孙威悄声问:“老俞,你说会不会是蛇什么的上树掏鸟吃啊?”

  我鄙夷地看看他:“你家蛇大冬天的不睡觉,晚上没事还溜达出来掏鸟吃啊?”

  “咳咳!”孙威被我损得直喘气,“我……我那不是说溜了嘛,就算不是蛇,也没准是山猫树怪什么的!”

  五哥沉声说道:“是哪条道上的朋友,难道就会藏头露尾,这就出来大家见见罢。”

  除了五哥的声音,依然没有人回答。

  虽然如此,我却并不认为是五哥听错了。想起《天机不泄录》里记载了一个叫“大罗搜魂术”的道门符咒,以咒语配合符箓,可以使附近的生灵、鬼灵、妖灵显形,功夫越高,作用的范围越广。术法高明之士在作法时,常用“大罗搜魂术”来寻找走失的生灵或者打压附体的妖灵鬼灵。

  于是,我说:“五哥,我请他们下来!”

  五哥轻轻一点头。

  我伸手到腰包里取出三张符纸,手指沾了朱砂,就着星光在纸上画了三道符。这三道符针对的分别是生灵(人和动物阳气充沛之物)、妖灵(草木兽等精怪)和鬼灵(所谓阴魂),在制法上大处相同,小有差异,一旦祭出,周围的灵体将无所遁形。不过凭我这二把刀水平,估计这个法术覆盖不了多大面积,所以还是针对一点比较保险。

  当下默念咒语,符在我手中自燃,一团暗火过去,三股灰白的烟雾笔直的向那棵树射去。

  只见烟雾到处,立刻便有瞳瞳黑影(鬼)、灰影(妖)四处乱窜,然后从那棵树上噼喱啪啦往下掉东西(生物)。

  我暗暗咋舌,没想到大罗搜魂符这么霸道,惊扰一票大小虾米,比城管上街检查无证摊贩整的动静还大!

  (这儿俞越插句嘴,符咒之术也分佛道。佛修来世,其真言和符箓通常是慈悲而温和的,多以感染教化的形式去解决问题。而道家嫉恶如仇,讲究除恶既是为善和除恶务尽,所用的符咒也大多以高压和强制为主。在佛道内又各有流派,但其符咒用法总的原则和方向不变。)

  五哥和孙威看到这情景,也有点目瞪口呆,正在惊讶,树上“扑嗵、扑嗵”栽下来两个黑衣人。

  蜘蛛侠!!!

  就是他们把我家砸了的吧?妈的!赔钱!

  我“蹭”地一声蹿过去,趁着这两个黑衣人摔得晕头转向的机会,上去把其中一个按住了,丫的还包着脸呢。五哥、孙威也奔了过来,刚要按住另一个,他们已经反应过来,我只觉得手臂一滑,那个黑衣人象一条大鱼一样,从我手里滑脱了出去,然后身形一展,两个筋斗翻出去,溶入黑暗里。

  另一个也如法炮制,从五哥手底税身,正要逃走,孙威猛扑上来抱住他的腰,一使劲,将这人撂倒在地,然后身子整个压上去。

  “抓住了,快来!”他大喊。

  五哥警戒,我立刻上前帮手,先用左手点金指掐住那个黑衣人的脚脖子,奶奶的,他要能从我这两根手指里逃走,我直接剁手!

  然后把孙威拽起来:“好样的,还是你机灵!”我表扬他几句。

  “少跟我们共产党员玩糖衣炮弹!”孙威得意地说。

  我没功夫打击他,转头看向掐着这个,一见之下,大怒:“威子,你拿住的这是什么东西?!”

  “什么?”五哥和孙威一齐来看,也是吃了一惊,“这——这怎么可能?”

  我手里拎着的,竟然只是一段黑乎乎的树干!

  一生气,将木头推过去,“怎么不可能,你自己看——啊哟,不好!”

  我拨出短剑劈向那截树木。

  只见那木头在空中扭成一个奇怪的角度,“砰”地一声落地,然后就是大篷大篷的泥土向我们脸上打来,没几秒钟,地上就出现一个洞,那个黑衣人已经不见了。

  孙威一边揉眼睛,一边骂。“老俞,这他妈的是什么怪物啊?”

  “不是怪物。是人!”我跟他说:“你知道日本有一种功夫,叫做忍术吧?”

  “当然了,我看过好几遍《火影忍者》、《忍者神龟》什么的呢!”孙威呆了一呆,“你是说,他们是忍者?”

  “嗯!”

  “别扯了你,现代社会,哪还有什么忍者啊!”孙威不以为然地说。

  我冷冷地看着他:“现代社会,既然有我这样精通天下各派法术、功夫举世无双的大师,为什么就不能有忍者?”

  这句话别的用没有,催吐作用挺强。孙威弯腰干呕了半天,然后说才:“你说的倒也有理!不过想起居然碰到传说中的忍者,感觉有点怪怪的!”

  我也比较郁闷。忍者这东西听着挺熟,关于其的动画片也看了不少,但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活的。从其应变和身手来看,这两个忍者功夫绝对不低,用隐身术化为枯木迷惑敌人的眼目,又用土巡之术借土遁走,这两招简直炉火纯青。

  唉!终于明白为什么我家住十六楼,他们居然还能从窗户进去了!日本黑龙会居然派忍者来找麻烦,真是看得起我们哪!

  孙威忽然又说:“我感觉——后来逃跑的这个是女的!”

  “啊?”

  “虽然蒙着头,可是凭我刚才跟她‘亲密接触’的感觉,可以肯定是女的!”

  他这一说,我也觉得刚才掐那个黑衣人脚脖子的时候,手感不象男人。而且,第一个被我制住又逃脱的那人,好象也不是男的!

  我把自己的想法和他们说了。

  五哥皱起眉:“日本人怎么会派两个女人来华?”

  “也许——女人不容易引人注意吧?”

  我们三个人猜测了一会,也不得要领,因为有任务在身,也不能追赶,于是大家小心戒备着,回到路上。

  秀娣和罗根水仍然静静地站在那里,夜风吹动着它们额头上的黄符,发出轻微的纸声。

  “罗老爷子,秀娣,咱们走喽!”我招呼这两位上路。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