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三卷 苗域桃源 第十一章 追查下落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第二天一早,孙威已经弄好早餐,我们请罗根水用饭,然后孙威和我都要上班去了。临走时我不放心,到房里看看秀娣,它正老实地对着墙角站着呢。跟老人嘱咐了几句,大意是电话响了甭接,有人敲门甭理,又怕他待的无聊,告诉他怎么样开关电视、调频道,最后还把我跟孙威的手机写下来,放在电话边,让他有事就打电话给我们。

  这一通啰嗦,浪费了半个来小时。孙威我们跑出门去,我送他去乘地铁,路上把五哥来电话的事情说了,他并没太往心里去。

  我到单位的第一件事是挨领导的骂,前天上午说去采访,然后就一去不返,到现在才上班,部主任指着我的鼻子说我不可救要,我反正也被骂习惯了,心平气和地等她骂完,然后出去做自己的事。

  诺大的北京城,找三个去年曾经在湘西贫困苗寨援教的青年并不是容易的事情。我利用职业上的人脉,找了十几个青年志愿者组织,找到好几位陈蒙、陈猛、程梦、陈萌和杨剑之、杨建志、李笑笑、李小小、李笑,其他读音相似的还有十好几个,再确认有哪些人在去年曾经在湘西援教过,这就花去了大半天的时间,那些青年组织的人很不愿意透露资料,最后我说是北京某杂志社的记者想采访一篇援教的稿子,他们才算答应帮忙。

  这边在北京的青年志愿者组织里寻找,同时我也往湘西那边的团市委打了长途电话,询问去年北京在玛吉寨援教的青年志愿者的资料,两下一凑,终于确认2006年曾经在玛吉寨教书又半途而废,而且累及秀娣生命的三个人的身份。

  陈蒙、杨剑之和李笑笑,去年毕业于北京的一所民办高校,毕业实习其间,三人同时报名参加了青年志愿者活动,被团组织派往湘西玛吉寨教书,时间为一年,期间因为个人情况,三人中途退出。

  铁定就是这三个家伙了!我开车去了三人的学校,查询了一下,发现这三个人分别是从广西桂林、西安和哈尔滨入学的,家庭住址和家庭联系方式都有,只是本身自从毕业之后就和学校没什么联系,我不知道他们现在还不在北京——如果已经离开回到家乡,难道还要罗根水老人赶着秀娣再去广西、西安和哈尔滨不成?这不赶上孔子周游列国了嘛!何况,即使他们不在北京了,也不一定就回家乡,还有出国的可能呢!要是那样,难不成在我家的二位还要偷渡出国?只怕秀娣再死不瞑目、罗根再一诺千金,也混不出海关。

  我叹着气,按三人入学资料上留下的家庭电话分别打了过去,先打到广西桂林李笑笑家,有一个老人接的电话,听我要李笑笑的联系方式,立刻很警觉地问我是谁。我说我是学校的教务主任,去年她毕业前参加比赛,得奖了,我要把获奖证书给她寄去,老人这才高兴地告诉我李笑笑的联系方式——谢天谢地,她还在北京,目前在一家台资公司做职员。

  我又分别给王蒙和杨剑之家打了电话,陈蒙家没有人接,杨剑之家是他的爸爸接电话,他也在北京上班。找不到陈蒙我也不着急,相信他和李、杨两个同学一定有联系,现在他们三个就等于一条绳上拴的蚂昨,逮住一个,另两人就跑不了。

  打电话给孙威通报了一下情况,然后回单位老老实实的上了半天班,不过心里一直在琢磨,秀娣虽然值得同情,但它现在已不是人,而是凶厉无比的紫毛僵,而且是为了救那三个背信弃义的青年而死,这口气一直出不来,如果见到他们,不知道会不会激起凶性,当场长毛变异,行凶杀人。

  如果那样,就算秀娣死的再冤,也说什么不能让它见到三个青年。想了想,还是回去问清楚,然后再看情况考虑和李笑笑三人联系。

  趁主任没注意,我又溜了。先去医院接孙威,这丫的必须跟我住到把罗根水和秀娣送走才行!想一个人躲心静,门都没有!

  孙威正在手术室里做手术,我等了约半个小时,他才出来,见到我就苦笑:“老俞,你放过我行不行?我两天没回家,老婆都要分居啦!”

  “分居正好,把秀娣接你那儿住去!”我看他一身血淋淋、油乎乎,“瞧你这德性哪象个医生,这身油,整个一炒菜大师傅,快把这身行头换了,咱们回去,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孙威一边换衣服一边说:“刚才的产妇腹部脂肪太厚,手术刀一划开肚皮,就往出迸脂肪颗粒。”

  两人扯了几句,孙威跟着我走了。家里冰箱食物已经不多,我们先去超市买食品,挑老年人喜欢吃的东西买了些。转到服装区,觉得罗根水那身衣服实在不能穿,北方冬天这么冷,他年纪又大,再冻坏了。于是我们又从里到外给他买了一套适合老人穿的衣服。

  孙威提议说秀娣虽然去世了,但生前境界很高尚,不应该让它一直穿那么难看的衣服。于是我们两人又跑去女服区,找漂亮的女装替她买了一身,当然也是红色的。然后拎着大包小包回了家。

  乘电梯上十六楼,一打开房门,我跟孙威就傻了。这是我家吗?我迅速退出,看了一眼门牌号,确信没有走错地方,这才再次走进房去。

  房内跟刚刚被海啸、地震、龙卷风、火山爆发、殒星撞击结伴光顾过一样。沙发翻着,茶几倒着,电视、音响在也摔在地上,家具摆件被砸得乱七八糟,罗根水住的房间整扇门都被卸了下去。

  “是秀娣!”

  “紫毛僵!”

  我跟孙威同时喊了一声。妈的!就知道那东西早晚得闯祸!同时奔向那间房,一见,心里凉半截。

  这间房更惨,好象刚失了一场大火,家具烧得七零八落,墙被熏得乌漆麻黑,奇怪的是,火好象只在这间房里烧,根本不曾有半点漫延到外面。

  罗根水脸朝上伏在一堆黑乎乎的木头中间,秀娣已经不见了。

  “老爷子,老爷子!”我跟孙威忙奔过去,抱起老人,孙威急忙做检查,他身上并没有外伤,只是急怒攻心,才晕了过去。我们又拍又打,好容易,老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慢慢地睁开眼睛。

  “老爷子,这是怎么回事啊?是不是秀娣伤的你啊?”我急忙问。房子被毁是小,秀娣不见了是大!这要凭它在北京城乱窜,如果伤了人,估计我也不死刑也得无期!

  罗根水轻轻地“哼”了一声,“秀娣被人抢走了!”

  “啊?”我跟孙威面面相觑,秀娣又不是马王堆女尸,充其量是一个比较罕见的紫毛僵,抢它除了闯祸还有什么用?难道弄马戏团巡回展览啊?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