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三卷 苗域桃源 第八章 煮酒论尸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老头面色很难看,孙威扶起一把椅子,小心翼翼地送过去,“老爷子您坐,还是你老有真功夫,你看刚才把我们两个忙活的,您老一出马,手到擒来!这粉毛僵尸束手就擒……”

  老头瞪着我们:“算你们命大,如果再迟一点,等它身上的毛变成紫色的,别说你们两个,连我都得交待到这!不定要闹出多大的乱子!”

  “老爷子,我只听说过白毛僵尸和黑毛僵尸,第一次见到这种红毛的,象这种红毛僵是怎么养成的?”北方骂人常用“红了毛了”形容一个人不驯服不听管教,不知道是不是和这红毛僵尸有关系。

  老头没理我们,自顾自走到僵尸旁边,替它拍打身上的土,又把它弄乱的衣物和头发整理了一下。我发现,他脸上露出的,竟然是一种“慈爱”的表情。脱口而出一句话:“老人家,这位……不是您的女儿吧?”

  老头微微摇一摇头,有些伤感。

  “老爷子,您看这样好不好,这房子暂时没法待了,我们请您出去喝一杯暖和暖和怎么样?我们哥俩个为了找您,从中午到现在,一点东西没进过肚子,刚才又经过‘剧烈运动’,这会饿的也前心贴后心了!”

  老头指着僵尸,骂道:“我咋个敢出去?刚才出去吃碗面条,你们两个就愣头愣脑闯进来,差点把它放出去,我再离开,不一定会出什么事呢!”

  我干笑了两声:“老人家您放心,只要您肯定这个僵尸再也作不了乱,我就在这房前屋后布下个阵,保证活人一个也进不来,您看怎么样?”

  老头怀疑地看看我:“你们……真的是那个什么什么研究院的?”

  “这个一会儿咱们再细说,您老先跟我兄弟移移驾,我这就布法阵!”我跟孙威使个眼色,孙威上前半扶半架将老头搀出房外。

  “喂,我说,你可不能再动它!”老头临出房时一指僵尸,警告我。

  “放心吧您老!这回您求我动,还得看我心情好不好哪!”

  我在腰包里摸出八张符和九枚铜钱——这次可没用五毛钱硬币胡弄,而是地地道道地在古董市场淘来的清康熙通宝,在房子正中按九宫八卦的方位布置好,然后拿出四枝桃木刻的小剑,插在屋门的四角,跟老头要了块辰砂,又在窗户和门上画了个大大的迷魂符。最后从老头的包里找了七枝草香,在九宫八卦图正中摆成北斗七星状,依次点燃,香烟袅袅,眼前便有些迷朦。

  我看看僵尸,此时它正老实地低头面壁呢,脸上手上的粉毛正在渐渐的褪下去,可以确定不会再次异变的了,急忙退出屋子,反手将门带好,那锁已被我扭坏了,也锁不上。不过,站在屋外,借着从墙外漏进来的路灯光,却可看见那间房子被一层淡淡的雾气笼罩着,随着雾气渐浓又散,房屋竟然凭空消失了。

  “老人家,这下您可以放心了吧?”我对自己露的这一手比较满意。

  老头本来一脸的愤怒,这时也有了几分惊奇:“你们那个什么什么研究会还研究奇门遁甲?这手太乙迷魂阵不错啊!”

  “呵呵,这点小伎俩,不值您老人家一晒!”我心情比较好,文绉绉地回答。

  “年轻人,你师承哪位?令师想必也是个中高手吧?”

  我可没敢跟他说是自学成才的,说了的后果,铁定不会是被他当做“天纵奇才”,而九成九是换来一脸的轻蔑。于是说道:“我们虽然都在中国民间奇术研究会工作,不过听我老师讲,我主攻研究天机门的秘术!”

  “天机门?原来是天机门……”老头自言自语,“天机门……没听说过!”

  我正在暗中得意,给老头这句话闪了一个大跟头,脸皮再厚也有点挂不住。

  孙威“嗤”地笑出声来。

  我恼羞成怒,踹了孙威一脚,他敏捷地闪开,我一口气出不来,恶声道:“您老爷子只怕连家乡都没出过吧?见识嘛,未免……嘿嘿,未免不太够……”

  “嗯!”老头精着呢,听出我话里的讽刺,根本就没搭话。我们三个悄悄地来到前院,这里仍然寂静无声,然后离开了四合院。

  这片地儿我们跟孙威来回找了好几趟,路都摸熟了。出了胡同拐上街,再转两个街口,有一家叫“四川水煮鱼”的饭店,不大的门面,人也不太多。

  “老爷子你看这里怎么样?要是不成咱们上北京饭店去!”我指着这家店,相中其清静便于谈话了,而且湖南菜和四川菜都喜欢放辣,老头应该也喜欢。

  “就这里,蛮好!”老头说。

  我们进了饭店,在最角落里找了个位子,点了水煮鱼、夫妻肺片、干烧辣子鸡和麻婆豆腐,又要了一瓶56度的二锅头,等菜的时候大家相视无语,菜来之后,几杯酒下肚,气氛终于活跃起来。

  “我说老爷子,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您老怎么称呼?”总不能一直老头老头地叫嘛。

  “我姓罗,大名叫罗根水!”老头往嘴里扔了一块豆腐,“唉,人老了,看到好东西也咬不动了,只好吃些软乎的!”

  “老爷子您吃鱼!这个对身体好!”我挟了一大筷雪白的鱼肉放到他面前的碟子上。

  罗根水吃了一片鱼,“吱”地一声喝了一盅酒,眯起眼睛很享受的样子。

  我趁机问:“老爷子,我一直对你带的那个……感到不解,还是头一次碰到红色的呢!”

  “干这一行,你师傅没教过你?那东西的颜色是随着生前的气和身后的环境改变的!”

  我边帮他满酒,边说:“愿闻其详!”

  罗根水压低了声音:“僵尸也分等级,行尸、毛僵、飞僵什么的,白毛僵是其中等级较低的,只知不怕死地扑击咬人,普通的法术就能收拾。黑毛僵稍微厉害一些,会驱利避害,暗中寻找时机下手,不过也不难对付。依次还有黄毛、绿毛的,都已经有了自己的智慧,可以设陷阱使诡计去害人,极为不好收,如果没有些本领,最好不要招惹它们。最厉害的是紫毛僵,已经通灵,不但凶猛狠厉,还可以变化为普通人害人,刚才那个都已经粉色了,如果不是及时被制住,等它长成变紫就麻烦了!即使玄门高手,等闲也拾缀不下来!”

  真没想到僵尸也有这么多的讲究,紫僵恐怕是僵尸领主级的了。我咋舌:“您老可真够大胆了,居然敢弄了这么个危险玩意闯首都!”

  罗根水脸色一黯。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