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三卷 苗域桃源 第五章 关门扮鬼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这是一所很漂亮的院子。从其所处的方位和外观,可以看出这处房屋是个典型的四合院,建筑的相当讲究,地理形势的选择和建筑格局的安排定制都是按八卦方位。它坐北朝南,正北是“坎”占水位,可以避免火灾,宅基高于地面三个台阶,寓步步登高之意,大门开在院落的东南角,这是“巽”位,也是吉位,现在大门正虚掩着。

  我跟孙威互视了一眼,我走上前去,轻轻地推开了暗红色的院门。

  绕过影壁,我发现这座四合院面积相当不小,依目前的房价,如果买下来,怕也得二三千万。东西厢房对称,主房建在风水源头的位置,抄手游廊相连,院内树木扶疏,如果是春天一定非常幽雅宁静。但是在冬天的傍晚,却只显得萧条冷落,甚至还有几分的阴森。

  虽然现在时间已不早了,但不少的房间都黑着灯。也不知道是住客还没有回来,还是目前没有人住。只有倒座的南房有一间亮着灯,从窗户外面看去,正有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大爷在煮挂面,瞧模样倒是没什么特殊,我认为他是这个四合院的看门人。

  估计那个赶尸的老家伙不敢带着具尸体在北京城里乱蹿,我猜他九成住在这个湖南同乡会的四合院中。而且,象他这样特殊的情况,也不可能明目张胆地住在大房里,多半是被安排在某个内房耳房。

  我跟孙威挨间房子摸过去,外院的房子都很安静,过了垂花门,里面是内院。过去内院一般住的都是女眷,人们常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其中的二门就是指的这道垂花门。当检查到一间后照房的时候,那种熟悉的阴冷感觉又袭了上来。

  我跟孙威打了个手势,示意他留神。

  在四合院的布局中,后照房过去多住的是女佣人,男佣人则住在外院,这样的安排可以有效地把男女佣人隔离,免去了很多的麻烦事。我们现在面对的这间后照房,和别的房间一样,黑沉沉的,但就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冰寒冷彻入骨。

  侧耳听听,房间里并没有动静!

  孙威小声问:“老俞你确定是这里?怎么没有动静?那老家伙不是赶着女尸在北京城旅游闲逛呢吧!”

  我压低了声音回答:“不知道老头在不在,不过这房子阴气弥漫,冷得跟地窖似的,明显比别处低几个温度,应该是这里没错!”

  “管他的!咱们进去守株待兔。等老丫挺的回来,咱们扑上去就动手,先制住他再说!”

  我考虑了一下,点头答应:“行!不过这老头可是江湖老痞,咱们得小心点,要是哥俩一块再栽他手里,那就甭混了!”

  说着,我摸摸这间房的门,门上钉着挂锁,锁是那种号称“将军不下马”的现代防撬锁,看样子挺结实。不过锁鼻的年代却很久了,镙丝都有些松落。这还真难不倒我,在《天机不泄录》里有关于江湖宵小溜门撬锁的法子,其中很多种要求高技术,我却没学会,但是我也根本不必费这个事,在衣兜里摸出一根子午钉,插入锁鼻下面,左手点金指用力一撬,就将那锁鼻撬了下来。

  我轻轻地推开门,发出“吱呀”一声轻响,孙威捅了我一下,“轻点!”

  我们两个摸着黑钻进屋子。

  这房子冷得瘆人,老头并不在。我不敢开灯,打开手机,借着手机的光打量着房间。房间不大,约有十来平方米,窗帘拉得严严的。室内的陈设非常简单,里面只有一张学生宿舍用的那种铁架单人床,上面放着行李,地上则放着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桌上有茶杯,桌下放个热水瓶。

  “威子,咱们坐这儿等他!”我拖过一把椅子坐了下去。

  “这屋子太冷了!”孙威伸手去摸暖器,“供暖呢,怎么还会这么冷?”

  “不告诉你了嘛,这屋子阴气非常浓,阴气入骨,暖器烧多热都没用。”我把另张椅子推给他,“你老实坐会行不行?”

  “行!”孙威刚坐到我的对面,突然屁股上装了弹簧一样,蹦了起来。“老俞……”

  我给他的动作吓了一跳,骂道:“炸尸了你!一惊一乍的吓人!”

  孙威伸手把桌上的茶杯抄了起来,摆开架式,一字一顿地说:“老俞,屋子里有……人!”

  我头皮一麻,急促地喘了几口气,慢慢地回过身来。

  在墙角,赦然有一个人临墙而立。这个人头上盖着一大块的布单,从头蒙到脚。由于他的位置正在门后,我们进来的时候推开门,刚好把它掩住了,而屋子小到可以一目了然,我们也没有做仔细的检查,因此忽略了这个人。

  双方谁都没有说话,静了大约半分钟,我忽然松了口气,“靠!吓我一跳!是那具女尸!”因为在这极静的半秒钟内,我只听到自己和孙威两人急促的心跳。

  孙威显然也明白了,将茶杯放到桌上,自嘲地说:“跟你在一块混的,我都成惊弓之鸟了!”

  我好奇地走过去,揭开那张大布单,下面罩着的果然是那具女尸。它仍然穿着那件红色的大羽绒服,只是头上的红围巾被拿了下来,在它的额头上,贴着一张黄纸符,上面画着古怪的符形,颈部以下涂着厚厚的辰砂(辰州产的朱砂质量最佳,因此称之为辰砂)。

  孙威也凑了过来,我们两个一齐借着手机的亮观看。这具女尸看上去大约二十出头,脸上皮肤青白,眼睛紧紧地闭着。她生前一定很清秀,既使已经死了,面上也没有一点尸体的狞厉,只是肿涨的脸显得很不甘心。在它的额头上用辰砂符镇着,耳孔和鼻孔里也塞着辰砂,我小心地捏开女尸的嘴,发现嘴里也含着辰砂,再拉起她的手,果然没错,掌心劳宫穴上也用辰砂画了符。

  “老俞,你看这姑娘是怎么殁的?”

  “我又不是法医!”我说着动手去搬尸体。

  “那你对人家摸摸索索,好歹那也是个大姑娘呢!”

  “靠!我那是想确认一下湘西赶尸的法术!”赶尸的讲究很多,首要的就是用辰州朱砂画符压住死尸的脑门心、后背心,前心窝、左右手心、左右脚心,封住这七窍,以使死者七魄不外泄。然后将朱砂塞入耳鼻口中,以留住死者三魂。全身上下还要用辰砂画符镇尸,一保尸体不异变,二保尸身不腐。

  一生气,将女尸塞给孙威,“搬床下去藏起来!”

  孙威脑筋一转,就明白我的意思,我们两一起动手,将女尸抬了起来,塞进床底下。孙威不小心把女尸额头上贴的黄纸符碰到了,吓了一跳,林正英鬼片的经验告诉他,这张符一掉就等于僵尸复活,忙拾起符吐口唾沫又粘回去。

  我们两个刚整理完,就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我一个箭步窜到墙角,抢过布单蒙在自己头上。孙威也钻进布单里。

  “出去,这里面藏不了两个人!”

  “我没处去!”

  “床底下有地儿!”

  “废话!你跟那女尸一块躺着去!靠!说不定还整段人鬼情未了……”孙威回嘴小声骂我,两人正鼓捣着,大门蓦地推开。我们两个立刻端立不动。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