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三卷 苗域桃源 第四章 湘人同会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孙威好不容易把我弄回家,放到床上,然后问:“老俞,怎么办?”

  我眨着眼睛,回答了他一个词“NO”。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老头只是想给我一个教训,谁让我多管闲事呢,估计不会要了我的命,最多当僵尸一样躺几天,慢慢的总会恢复的。

  当下拿眼睛赶孙威,半天,他都假装不懂,愣是不走。我一寻思,爱走不走吧,反正我不跟你说话,于是闭上眼睛不去理他,没多长时间,居然睡着了。

  迷迷糊糊地被手机吵醒,刚按了接听键就听到里面的咆哮声,是部主任的声音。想来是自己采访一起不返,她终于怒了。不管她,自己病着,正害僵尸症呢!随手将手机关了塞在枕头下面,翻个身继续睡。眼睛还没闭严,忽然坐了起来,咦?我会动了!

  摸摸头,摸摸腿,跳下床走了几步,除了有点头晕之外,胃部也觉得不舒服。看看窗外,阳光正灿烂,再看看挂钟,十二点五十分。昨天自己被弄回家时已是下午三点多了,看来现在已是第二天了。

  距离昨天中毒倒地,整整十二个时辰。难怪头晕胃空,原来是睡多了兼饿的!

  孙威推门进来,一脸的惊喜:“老俞,你能动了?没事了?靠!都给你吓死了!这一天一夜,都快赶上反恐24小时了!”看来这小子怕我出事,从昨天到现在一直都没走。

  “威子,有吃的吗?”我边去洗手间洗脸刷牙走边问。

  “我煮了猪脚花生汤,你饿了一天了,先喝一碗。”

  我停住脚步,“威子,我听说猪蹄花生汤好象是给产妇催奶的吧?”

  “那是猪蹄黄豆汤!”孙威笑骂:“少跟我这儿不懂装懂!”

  “呵呵!”

  我先去冲个了热水澡,孙威已经在餐桌上摆好餐具,只等我入座。他自小就没有母亲,所以自理能力非常强,这两年和女朋友在一起,更被煅炼成做家务的一把好手。

  餐桌上荤素搭配,汤汤水水俱全,我也不客气,坐下来就往嘴里扒。

  “喂,你注意点餐桌礼仪好不!谁跟你抢饭哪!”孙威嘟嘟囔囔。

  “靠!谁抢饭了?我吃完饭还要去办事!”

  “办什么事?”孙威很感兴趣地问,“是不是跟你昨天的遭遇有关?对了,我还没问你昨天怎么回事呢!”

  “孔子教导我们说,食不言,寝不语……”看孙威似乎想要拿碗砸我,急忙改口:“我们现代人当然不能全听孔先生的,昨天我是碰到了……”

  简要的将自己事迹讲述一遍,当然,最后因为不小心被老头迷倒的事情被我改编成自己英勇搏斗,勇救落难女尸,结果被邪恶的赶尸人暗算了。

  孙威先是听得目瞪口呆,到后面的时候,就不住做出鄙夷状。

  我急急地吃完饭,“威子你把东西收拾了,记着碗洗了再走啊!”拿了外套就走。

  “我又不是你雇的钟点工!”孙威抱怨着跟了上来。“我也去!”

  “我去取车,你去干嘛?你不上班啦?”

  “今天我请假了!哼!你这种人睚眦必报,吃了亏能不找回来?你也别瞒我,老实交待,是不是要去找老头算账?”

  “嘿嘿……”差点忘了带家伙!我回书房去收拾应用的东西。

  我重新回到昨天用餐的那个湘汀小馆。呈僵尸状的时候,我发狠要找到这老不死的跟他算账,不过北京这么大,外来人口多得人眼晕,怎么才能找到他呢?我一次次回忆见到这老头时候的每一个细节,想起他和服务员谈话时,两个服务员的又惊恐又惧怕又不敢得罪的表情——这两个湘妹子是在害怕什么?莫非她们知道那个老头是赶尸匠,正带着一具尸体光临她们的店?或者仅仅是人类碰到异物虽然不认识但却有的本能恐惧?

  湘汀小馆里大约有三四桌客人,都正用着餐。昨天见到的两个湘妹子比较轻闲,站在前面一副随时等候客人传唤的模样。见我进来,其中之一立刻满脸笑容地迎接上来。

  “两位先生,欢迎光临,里面请。”

  “雅间还有吗?”我不是来吃饭,而是来问话的,最好选个清静的地方。

  “雅间还有一个,就两位客人吗?”

  “暂时是!”

  “那……您跟我来吧!”服务员嫌人少有些犹豫,但仍然答应了,在前面领路,巧了,刚好把我们引进昨天老头用餐的那个雅间。

  “两位先生,您请点菜!”她笑着递过来一个菜单。

  我接过菜单,随手放在一边。问:“你还记得我吗?昨天中午我就在你们家用的午餐。”

  这个服务员笑着点点头:“昨天您是一个人,坐在外面靠近窗户的座位。”

  我满意地点点头,很好,看来她不会突然得失忆症。紧跟着问:“那么,昨天中午,坐在我隔壁,也就是这个雅间的两位客人你还记得吗?”

  服务员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有些呆滞地问:“那……那两个人!哪……哪两个人?我……不记得了……”

  她反应这样强烈,这就证明昨天那两位在她心目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就是一个湘西的老头子,带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确切地说吧,他们一个是人,一个不是人!你知道的。”

  服务员身子打了个突,颤声说:“我……不不不,不知道……”

  孙威推开我,从钱夹里拿出两百元钱,放到她面前,“你不要害怕,我们也没有恶意,只是想找他们了解一些事情,如果你知道——这是小费。”

  服务员看看桌上的钱,咬了咬嘴唇,看得出,心理很是挣扎了一番,终于,她摇摇头:“对不起先生,我什么也不知道。”

  “你不怕我们在店里嚷嚷,说你们这里有尸体?那么接下来这个饭馆可能会倒闭哦?你们也就失业了!”我小小威胁她一下。

  服务员有些惧怕,但仍闭着嘴,只是摇头。

  孙威又从钱夹里拿出几张钱,铺面扇面,放在桌上,推在她的面前。我看她下巴一下一下地点着,一共点了十下。这是在下意识地数钱,点十下,证明孙威摆在她面前的是十张钞票,一千元。

  她犹豫着,突然伸手将那把钱抓了起来塞进口袋里。飞快地说:“湖南人在北京有一个同乡会,位置是在×××胡同的215号,很多来自家乡的人都会和那里有联系。”

  “谢谢!这一千块钱想必也不值得你骗我们,否则……”我话没有说完,跟孙威一摆头,示意离开。

  那个服务员面无表情地跟着送我们出来,另一个服务员上来问她,“客人怎么走了?”

  “他们说有急事要去办……”

  “哦……两位先生慢走,欢迎下次再来……”另一个服务员在后面说。

  虽然我跟孙威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但某某胡同215号,这个地方还真是不好找。北京的胡同本来就多得跟牛毛似的,经过这些年的拆建,胡同消失大半,剩下的多是在一些偏僻的地方。

  我在停车场取回车,开着车在街上绕了三个来小时,问了好多人,总算在西城找到这条胡同。胡同很窄,看样子仅能容车通过,于是我和孙威商量一下,把车在附近找个地方泊了,步行进去。

  这条胡同很深,里面七扭八拐的,脚下是青砖路,两侧是保存完好的四合院,高墙深户,光线昏暗,行人稀少。我们仿佛一下子从现代城市穿越到清朝时期,好象随时会从对面过来一位长衫马褂瓜皮帽、提笼架鸟甩大辫的没落八旗子弟。

  此时已是华灯初上,我们在胡同里来回找了两遍,也不知道这里的房子门牌号码是怎么设置的,东一个,西一个,19号挨着218号,218号那边又是136号……如此这般全无章法可言,我跟孙威就算掉进在八卦阵里也不至于象现在这么迷糊。后来在一个小卖店里买矿泉水的时候,跟开店的大爷打听半天,他也说不清楚215号是哪里,但总算告诉我们,左拐再右转再右转再直行左数第三个门,那户人家常常有湖南人出入。

  我跟孙威长长出了口气,丢下钱就按他说的地方找了过去。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