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经典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三卷 苗域桃源 第二章 女尸赴京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湖南老客……红通通的女人……

  我心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湘西赶尸!

  湘西赶尸,大家应该不陌生吧?这是起源于苗族的一种神秘巫术,近些年来媒体多有报道,但见于媒体的,都基于教导百姓树立“社会主义的科学观念”,而将其统一定性为骗人,说是赶尸的有两个人,一个在前面领路,一个在后面蹦蹦跳跳的装僵尸跟着,身后背着砍下的死人肢体云云。

  在《天机不泄录》里,关于湘西赶尸描述甚详,包括其赶尸的范围和方法、驱尸镇尸的辰州符的制作、阴锣和摄魂铃等各种道具的使用,甚至赶尸匠的着装和僵尸的打扮等等,都有具体讲解。

  赶尸主要流传于湘西沅陵、泸溪、辰奚、叙浦四县,传统的赶尸匠衣着很有讲究,不管什么季节什么天气,都要穿一双草鞋,身上穿青布道袍,腰间系一条黑色腰带,头上戴青布帽,而且腰里要揶着一包符。手里还要敲着小阴锣摇着摄魂铃,时不时的吆喝两声“生人回避”什么的。

  而男尸一般都披着黑色的宽大尸布,带着高筒毡帽或者粽叶斗笠,额头上压上辰州符,日落而行,日出而息。

  湘西赶尸,一般不出湘西,很少走到外省的,而且大多赶尸人都赶男尸,很少有赶女尸的。因为一来女人位卑,所以死在外面多是就地敛葬,极少运回故里;二来赶尸者都是男人,赶女尸也不方便,虽然人家已是尸了,但好歹也是女的嘛;三来女尸性阴,怨念强,如果死的心不甘情不愿,赶尸途中经过的多为人烟密集的村镇,受到惊扰极易炸尸,而且很难克制。

  正因为有了上面先入为主的观点,我才一时没想到这干巴老头居然是赶尸来京的!

  兄弟们,这可不是看本山大叔的贺岁片《落叶归根》哪!我真的在2007年元旦过后没两天的大中午,于北京一家小饭店碰到湘西赶尸人了!

  难怪那女的红头巾、红手套、红羽绒服,里面还套双红鞋子,红色克邪镇尸,看来还是个怨灵,老头也怕制不住这具女尸啊!哦啦!为了驱使女尸行走,她脚上穿的红鞋肯定是画满了辰州符吧?因为怕被别人看见惊世骇俗,所以才又给她套上一双大号旅游鞋!

  怪不得会越来越冷,连汤都冰住了,身边伫着一具有怨气的尸体,没法子不阴寒入骨的!

  心中疑窦丛生,这都什么时代了,天上飞的有飞机,地上跑的有火车汽车,水里游的有船只,还需要用赶尸的方法将死人押送回故乡的?

  看这两位风尘仆仆的模样,别是一路从湘西赶着走到北京的吧?

  开始的时候觉得碰到这种事情有点恐惧,但没一会,好奇心占了上风。这还是我看《天机不泄录》以来,碰到的第一个会民间法术的人呢(先前那个日本的阴天乐似乎也懂点日本法术,可是能把日本鬼子算为人么?咱跟他不同类!),真想过去跟这个老头盘盘道,好好交流交流。

  我这儿正琢磨着呢,老头已经速战速决吃完饭,把账结了,带着女尸一摇一晃地走出门去。我急忙也结了账,抓起笔记本追了出去。

  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搭讪才好,难道说:“嗨,老爷子,靓女,要搭车吗?”估计这爷两得上来挠我!

  跟出五六百米,眼看着老头领着女尸拐胡同去了,我也不假思索地拐了进去。一进拐角,发现老头一双锐利的眼睛紧紧盯着我。

  “年轻人,我们身上没带太多的钱,你想抢劫找错对象了!”他操着一口浓重的湖南腔说。

  “咳咳!这是误会……您误会了……”一着急,我还是把刚才想的那句胡说八道端出来了:“我……只是看您和这位……嗯嗯……走路太累,问您要不要搭车!”

  老头冷冷地打量我。

  我给他瞧得十分不安,靠!瞧女婿呢?我可对你领的这位女士不感兴趣。清清喉咙,“咳!老人家,我看您赶的这位……好象不是一般的……呃,人吧!”瞧瞧,话都说这么明白了,老头应该知道我的意思了吧?

  老头勃然变色,“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我摊摊手,“老爷子,我也是同道中人,您就别瞒我啦!”我觉得自己挺无赖的。

  老头上下打量我,表情忽然就变了,满脸皱纹象菊花盛开,笑着说:“原来你是同道中人,怎么不早说,那边那位跟你是一起的吗?”

  “谁啊?”我奇怪地回头看,除了三十米外站着一个卖冰糖葫卢的,没有别人。立刻知道不妙,倏地回过头来:“您说的是谁……”

  眼前蓦地扬起一阵淡青色的药粉,我一惊立刻后退,但是猝不及防之下,仍然吸入一口,浓浓的腥香入肺,只觉得头脑一阵晕眩,四肢酸软无力,“砰”地摔倒在地。

  眼睁睁看着老头带着女僵尸走远了,我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一动也不能动。心里这叫一个骂:老不死的,老家伙,老狐狸,老王八,背后暗算的小人……骂完他又骂自己笨蛋,怎么可以对这些老江湖一点都不提防,真是活该……

  眼看着身边人来人往,我不住以目求救,可这年头哪找那么多雷锋去啊,大家都怕粘包赖上他们,就几个闲得没事的老头老太太围着我看热闹。

  “看看现在的年轻人,这才几点哪就喝多了!喝多了您就哪儿清静上哪儿眯着得了,躺大街上展览个什么劲啊!”

  “我看不象喝多的,象是给人打的,现在的年轻人爱搞多角恋爱,没准是撬了谁的墙角,被人报复了……”

  “不象不象,挨打了怎么都没伤,搞不好突发急病了吧?要不咱们帮着打个110得了。”

  “什么急病啊,你看他瞪眼睛跟咱们使厉害呢,要我说就是喝多了……”

  “肯定是被打的……”

  “我看就是发病了……”

  这几个大爷大妈在一边争辩得差点打起来,气得我够呛,可惜嘴也张不开,不然非跟这几位磨磨嘴皮子不可。

  后来总算有好心人打了电话给110,很快来了好几位警察,围着我研究半天,又打电话把120急救车也叫来,大家七手八脚地把我抬车上。车还没开出多远,身上的手机响了,我一听铃声就知道是孙威的。这个倒霉时候如果给他看到,非被损出核(音:胡)来不可,说什么也不能接他的电话——就算我想接也接不了啊!

  这时一个警察拿出我手机按下接听键,跟他说我突发急病倒地,正在送医院途中,孙威急忙打听清楚是哪家医院,表示随后赶来。

    返回专辑:天机勿语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